办公室里的鱼

鱼缸就在我的身后的窗台上,里面飘着一些绿油油的水草,还有一截不知从哪里拣来的在水里泡了不知多少年的黑色的木头。鱼缸里没有鱼,那些水草就像一片诡异的森林,一片没有鸟的森林,安静得就像这个办公室,死气沉沉的,而且它就在我身后。

我也曾想让这个鱼缸变得生机勃勃,让我能在工作累的时候有一些寄托,看它们自由自在的游,就像我自己也正自由一样。于是在一个早上,我放了两条鱼进去,为了给它们超人般的能量,还特地给它们起名叫黑寡妇和浩克。但这名字也没能保佑它们,就在第二天早上,这两条鱼就一起归了西,我不得不说,这鱼缸简直就是杀手。如果有什么能逃过,那我真是要额手称庆了。

老王是学艺术的,长得也像个艺术家,但在他打理鱼缸的时候,我觉得他挺像个专业的渔夫,因为只有专业的渔夫才会有这么多的讲究。比如他讲鱼缸养鱼只能养单数,鱼缸里要铺上一层土,并且种上水草,为了避免水里缺氧必须要加增氧器,他谈到了养鱼时真有点滔滔不绝。那天我记得是周一,他有些恋恋不舍的站在鱼缸前,说老张想要把鱼缸扔掉,好一会儿,他叹了口气,唉!扔掉就扔掉吧!那神情有些落寞。

这个空空的鱼缸扔掉其实也是没所谓的,但我总在想鱼缸里如果有一个鲜活的生命该是多好的一件事情,就像寂静的天空突然出现一只飞鸟,就像平静的湖面突然蹦出鱼儿,这才让人感觉生命是动的,可爱的。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老王,什么样的鱼放在这水里才能不死呢?

老王的脸一下生动起来:当然是斗鱼,这种鱼天生好斗,生命力极强!末了老王又调侃道:你是想让这鱼缸再作一次杀手啊?

这倒不是,想再试一试!我这样回答,也的确是这样想的。于是就在这个星期一,我买了一条斗鱼,之所以不买太多,是因为我对这鱼缸的确也不是太有信心。

包裹送来的时候是周三中午,我专门去门口快递处去拿的,打开包裹就像打开一扇从没打开过的窗户一样,不知道会看到什么。这是一条长得极像金鱼的鱼,它通体漆黑,长着长长的鳍和尾巴,我甚至怀疑它就是金鱼,但老王说不是,这就是斗鱼。我把它放到鱼缸里的时候,其他人都围过来看这个小家伙,它真是为这个房间增添了不少生气。看着它在水草丛中游来游去,似乎也很喜欢这个新家。而且很幸运的,它安然地渡过了在这里的第一个夜晚,又安然地渡过了第一个两天周末,看样子它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而且它也展现出了它顽强的生命力。

老王变得更勤劳了,每天都会小心翼翼地清理鱼缸里长出的蓝藻,然后深情地盯着那条小鱼,就像一个慈爱的父亲。双双会时不时的拿着手机拍几张鱼儿灵动的游来游去的照片,那个沉默寡言的黄小贱居然也在百度上搜索斗鱼,难道他自己也想养一条了?而其他人也都会在伸一个懒腰后,走到鱼缸面前,两手撑着下巴放在窗台上,盯着那条小鱼,一动不动。这一条鱼,就像一个什么关键物一样,把整个办公室激活了。

----------------------------------------------------------------------------

周一的日子总不那么好,老张居然给我说要我把鱼缸扔掉,这个鱼缸在这里已经两年多,虽然里面死鱼无数,但那也是因为没有好好照料的缘故,并非是这个鱼缸的原因。说得再直白一些,就是我的心情好,这些鱼虾就都活得很好,我的心情不好,这些鱼虾就都得归西。尽管说得我像个大魔王,但真正的大魔王不是我。站在鱼缸前,为自己也为这个鱼缸感到一丝悲凉。

“什么样的鱼在里面不会死呢?”

听到这个问题时,我才发现身旁多了个人,这是和我有同样艺术修养的设计师小娜。

“当然是斗鱼,这种鱼天生好斗,生命力极强!”我回答道,“你是想让这鱼缸再作一次杀手啊?”

“这倒不是,想再试一试!”小娜这样回道。

想再试一试,她说的时候我想到了她放进去没两天就死掉的浩克和黑寡妇,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想打击她的一片好心,再试一下又有什么不好呢?说不定这里真的就变成生机勃勃呢?

我把鱼缸里的水换掉,认真的又清理了一下里面的杂质,等水变得清澈了以后,把增氧机加了进去,又从家里的鱼缸中移植了一些植物到里面。这样的环境,再加上天性顽强的斗鱼品种与我们的悉心照料,我也只能如此尽力助它躲过这个魔咒了。

周三我吃过午饭时,小娜已经把收到的斗鱼放进了鱼缸,一个鲜活的生命又要开始进入历练的过程。周末是一个最大的坎,会有两天无人照料,特别是夏天,天气太热进而导致水温过高,许多鱼也是这样给热死的。我尽量把鱼缸远离窗台,又拿了一些纸板遮阳,防止水温升太高。

这两天我是在忐忑中度过的,不知道它不是又已经归西,如果这也算是杀生的话,我已经杀生无数了。

当我再次进到办公室时,那条小鱼刚好轻跃出水面,激起一圈圈的涟漪,就像一朵绽放的花正在昭示生命的美丽。它活下来了,它毕竟没有辜负我的一番照顾。办公室里的人都在讨论它,他们的脸上都挂着笑,因为它度过了这魔鬼的两天。想想以前没有这条鱼的日子,那都是一个个多么平淡的一天。

我挽起袖子,在鱼缸中细致的清理着蓝藻,小娜在我身边看着。

上一篇:第三章 求婚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