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哭

江南的春天似乎总是阴雨绵绵,潮湿季节的有时候会带来潮湿的心情,有时候却又特别喜欢下雨的日子,静静的观望那雨滴从玻璃上轻轻的滑落,短裂而急促,破碎却缓慢,象个脾气暴躁的人欲言又止,充满了压抑. 我安静的坐在窗户旁边,淡漠的看着窗外穿梭不停的雨伞,雨伞下面却又是隐藏着怎么样的一张嘴脸呢?人们总是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一切,却又不知道人类都只不过是造物者手中的棋子,哪个注定被吃,哪个又注定逍遥得意,哪个又注定黯然神伤,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只不过是场幻真幻美的骗局,结局却总是以赤裸裸的离开人世而告终。

“铃-------”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把我已经飘到九霄云外的思绪拉了回来!我懒散的打开门,突然一个柔软的身体扑了过来,接着就听见因为极度的强制而导致断断续续的女人抽噎声,我闻着女人身上特有的淡淡的百合香水味!

她就是舒蓝,是我喜欢的女人,她没有牡丹的华贵的身姿,却具有兰花般圣洁的气质,比罂粟更艳魅摄人,却又隐约透出梅的冷傲!

许久,舒兰放开了我, 顺着冰凉的墙壁,滑了下去瘫坐在地上,蜷缩在角落里,她那纤细的双臂环绕着自己,白嫩的脸孔在此时却显的格外的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神情呆滞的望着前方,空洞无物。相书上说,一个喜欢自己抱自己的人是极度空虚的,孤独而寂寞。

我缓缓的滑坐在舒兰的身边,从她的衣兜里抽出一根烟,燃起,轻轻的放在嘴边,狠狠的抽了几口,随即伴随着却是我猛烈的咳嗽。“不会抽还抽!”舒兰边心疼的责备我边帮我捶背。她接过我的烟,闭着眼睛大口大口的抽了起来,“他甩了我拉。”她朱唇微动,“就象这根烟,抽完了就豪不怜惜的丢了。”突然间她狂笑起来:“哈哈哈哈----我就和这根烟一样,抽过了就被抛弃于垃圾之中,不再有人要我,呵呵,没有人要了!”她把这根没有抽完的烟在地上拧了一下,弹出了老远。我转过身,紧紧的抱着她,心疼的说:“你还有我呢,就算所有人都不要你了,我会要你的!只要你愿意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半响,舒兰轻轻的推开了我,径直的走进浴室,接着就听见“哗啦,哗啦”的淋浴声。这个女人是时候该清醒一下了!

他叫俞枫,一个干净的象枫叶的男人,有着成熟男人特有的韵味,身上永远都散发着清凉的柑橘味,清爽而悠远。他是舒蓝在读夜校的老师,认识他的时候,舒蓝才20岁,而他已经35岁,一个已经有了家室的男人,他们的相恋注定着以悲剧而告终!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舒蓝却已经被他莫名的吸引住了,他一个眼神的关注,都可以让这个青春萌发的女骇兴奋的一个晚上睡不着,那时候她的世界里只有他,每当她和我谈起他的时候,她那眼神里总是泛着幸福的光芒,我知道这个女孩已经沉溺的无法自拔了!

  有一天,舒蓝突然兴奋的告诉我,他今天叫她的名字了,而且眼神里满是缠绵,我无奈的耸耸肩,看着眼前激动的她,提醒着说:“人家可是有家室了,再怎么缠绵你们也是没有结果的,你还是早点清醒吧,优秀的男人有很多!”舒蓝怨恨的瞪了我一眼说:“有家庭了有如何呢?真正的爱情是不在乎一切的客观因素的!他是个处女座的男人,处女座的男人的爱火一旦真正被点燃,那将会烧得很久很久,甚至一辈子。星座书上还说处女座的男人和天蝎座的女人速配指数达四颗星呢!而且他是用4711古龙香水的男人,用这种香水的男人古朴而干练,是我喜欢的男人!”这个天蝎座女孩爱的是那么的绝对,爱的是那么的无畏。我知道此时我说什么也都无济于事的。这时舒蓝跑过来抱着我对我撒着娇:“我的好姐姐,支持我嘛!”我爱惜的抱着眼前这个比我小四岁还未经世事的女孩,花一样的脸庞不该选择如此这般的爱情的,但是我还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支持。她得到我的肯定后,雀跃起来,她还只不过是个孩子,我这样想着。

  有一天舒蓝红着眼睛跑来找我,我吓了一大跳,她抱着我大声的哭泣着,抽噎着说:“我看见他和他老婆在一起拉,我好嫉妒,好嫉妒”我安慰的说:“算了,那不是你的东西,你何必去强求呢?”“不行,我想要的东西,我一定要得到。”说这句话的时候,舒蓝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接下来的两星期舒蓝一直都没有来找我,我心里还感觉挺安慰的,“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我想这个女孩或许已经走出了这段畸形的恋情。但是直到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在“跳跃酒吧”的门口遇到舒蓝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错了。那时候舒蓝挽着一个男人,我知道那个男人一定是俞枫。

  舒蓝看见了我放开了那个男人,跑来挽着我的手说:“宁,你也来了啊?过来我给你介绍哦,他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俞枫。枫,她就是我的好姐妹---宁”那个男人礼貌性的朝我点了点头。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俞枫,不禁也被他身上特有的一种浓重的男人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给折服了,就好象一只被烘烤到极至的烤鸭,散发出来浓烈的诱人的烤鸭味,让人闻着那香味就能咽口水了。凭着女人的直觉我知道这样的男人是最有危险性的,因为他对女人的杀伤力可以达到四颗星,就象一个超级巨无霸汉堡包,一个人根本吃不下,那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被蚂蚁部队分享掉。而舒蓝却只是他的其中一只蚂蚁而已! 

后来当我问及舒蓝是如何征服这个男人的,舒蓝却总是对我神秘的笑了笑,不过我知道是这个男人让舒蓝一夜之间从女孩进化成女人的。也许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但是他们的爱情总归是见不得阳光的,白天他们却犹如陌生人,只有在漆黑的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的爱情才会犹如僵尸般得到了月光的轻柔的爱抚而死而复生,在黑暗里享受着清风拂面,在黑暗里温存着爱情的种子,在黑暗里缠绵着昨夜的余温。

他们也就一直保持这种若有若无的关系,四年,舒蓝整整用了四年的的青春来浇灌这份黑色的爱情,黑暗似乎被诅咒的,黑暗里的爱情之花虽然美丽妖娆,但是却注定不会长久。

“宁-------”舒蓝的一声轻唤把我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只见她揉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我拿了一条干毛巾帮她擦起了头发,“知道吗?”舒蓝用微颤的声音对我说,“昨天晚上我们在公园里散步的时候,他太太居然出现了,指着我就骂我是贱女人,还伸手拽着我的头发打我,我扭捏了一下就把那个泼妇给推在地上了,呵呵 ,那个面身肥肉的女人怎么会是我的对手?”舒蓝冷笑着,眼里放出了得意的目光,随即又暗淡了下来,“那个泼妇居然就坐在地上哭起来,他居然为了那个女人抽了我一把掌”我听了心疼的摸了摸她那还微肿的脸庞,她全身充满绝望的颤抖着。“他居然为了那个泼妇打我,我爱了他四年,他为什么可以对我这么绝情?宁,我真的好心痛!我心里好难过,好难过。”我心酸的抱着她,女人啊,你可知道你和他虽然是四年的感情却如何能抵的上他和他老婆已经是十八年的感情啊?“蓝,心理不舒服就哭出来,哭出来就好拉”这时,舒蓝推开我冷笑着说,“哭?我的眼泪已经在昨天晚上就为那个负心的男人流光了,我不会再哭了,我不会再为任何一个男人流泪了。”她的眼神里透着腊月寒冬的冰柱般的钢坚而冰冷。

我心疼的抚摩着舒蓝外露的头皮,它似乎在无声的审诉着昨天晚上悲惨的遭遇。这个花样的女人本应该拥有灿烂而美丽的初恋的,她应该拥有恋人的呵护和宠爱的,而如今却承受着如此不堪的结局。“宁,我能住你这里一段时间吗?”她恳求着望着我。“当然可以,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我知道她是在躲那个男人。

                         2

时间是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停留的,日子也就这么过了下去,出人意料的是,舒蓝很快的恢复了正常的生活,用她自己的话说,当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其实强求是没有意义的。我一直以来觉得舒蓝是个坚强而柔弱的女人,她坚强的让人心疼,柔弱的让人疼惜。也许白天的时候她坚强的可以象只雄狮,晚上却又柔弱的像只猫咪。有时候她会抱着自己对着天空发呆,正如安妮宝贝说的,当一个女人仰望天空时,她不是在寻找什么,那是因为她寂寞。

  也许女人都寂寞。有一天她凝望着问我,宁,为什么你没有男人?我怔了一下,淡淡的回答,曾经有过。

  曾经有过?她重复着我的回答,你心里有个疤,一个很深的疤,天蝎座的女人爱的绝对,恨的也彻底,心里一旦有个疤就很难痊愈了。

  也许吧,我淡淡的接过话茬,我心里没有恨,随着时间的流逝,没有东西是可以永远的,爱情也是如此,过了保质期也应该放弃,因为即将变质的东西是没有价值的,既然曾经有尝过了其中的滋味也就应该学会满足的,因为放弃也是一种美丽。

  舒蓝出神的望着我,你是个自私而可怕的女人,没有恨,就无所谓爱,没有爱,你就会像把锋利的冰刀总是去伤害别人。

  不,我有爱,我是爱你的,在你面前我的刀刃总是向着自己,我宁可伤害自己也不会去伤害你的!我动情的说。

  宁,我也爱你,我会永远守着你的。舒蓝紧紧的抱着我。

  两个天蝎座的女人彼此依存着彼此,彼此温暖着彼此,彼此慰寄着彼此。我以为这个天蝎座的女人,对男人她会拥有着和我一样的绝情,可是没想到,她对那个男人依旧还是如此的情意绵绵,细水长流。也许就如大学国文里说的那样,“士之耽兮有可说(tuo)也,女之耽兮不可说(tuo)也。”男人投入一份感情的时候是很轻易的自拔的,女人一旦投入一份感情也许要么天长地久,要么就是灭亡。爱情就如一个泥潭,越是缠绵陷的也就越深。这个单纯的女人却被那份缠绵的情意带着走向了一条不归之路。

  日子很平淡的过了一段时间,没有阴雨也没有阳光。

  一天我回到家就看见舒蓝坐在客厅的角落里,蜷缩着身体,光着脚丫子,紧缩着眉头,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根女士香烟,她看见我进来微微抬头注视着我,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复杂,矛盾和歉意。我走过去轻轻的抱着她冰冷的身体。她却挣脱了我的怀抱。我愕然了。她随手递给我一张封信,没有署名,我展开来看:

  我的宝贝:

我知道无论说些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的,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是真的爱你的,没有你的这段日子里我的生活充满了绝望,我知道我亏欠了你很多,我也没有资格要求你什么,下辈子我愿意做牛做马来回报今生对你的亏欠。今生我不能给你什么,因为我必须要承担我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爸爸的责任,你是个善良的女孩,你会明白我的苦衷的,对吗?“吾生尔未生,尔生吾已老。吾怨尔生迟,尔恨吾生早”,下辈子即使等你到地老天荒我也要等到你!------

 下面的内容我没有继续看下去,因为我知道那是男人惯用的伎俩----以退为进。男人总是喜欢抓住女人一贯的弊病----心软,而大作文章,他们也总是在犯了错误之后拼命的道歉,他们为了博取女人的同情,为了换回女人的情意而不折手段。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淡淡的吸着烟,微红的脸夹却掩盖不了她内心的兴奋,我知道这封信又重新点燃了她的爱情之火,不,也许她的爱情之火从来没有熄灭过,只不过她把那火种埋在内心的深处,保存的很好。她是个寂寞的女人,却是个按耐不住寂寞的女人。

  我专注的看着她说,他是个让人绝望的男人,他只会带你走想灭亡。

  他是我第一个男人,我爱他。

  我看着眼前这个心智正被爱情之虫慢慢吞噬的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蓝,我对你的爱才是真的,有天你会明白的。

                                3

  这个天蝎座的女人,终于还是被那个男人蛊惑走了,问世间情为何物?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曾经每个夜晚习惯了抱着舒蓝柔暖的身体入眠,如今却只落了个空寂的怀抱,多少个不眠的夜晚我静静的守着夜幕,一丝不挂,蜷缩在客厅的角落里,心无所思,呆滞着注视着什么,空洞而寂寞,我环抱着自己,任由黑暗的吞噬,心里只有绝望。

  有一天,我打开门,惊讶的发现桌子上居然摆放着一桌子的菜,都是我喜欢吃的,我知道一定是舒蓝回来拉,我激动的到处寻找着我日夜思念的身影,我紧紧的抱着她。她就这样任由我抱着。

  吃饭的时候,舒蓝特别的活跃,一如曾经那个未经世事的小舒蓝。

  饭后我们相拥着看着电视。

  我点了根烟递给舒蓝,她紧紧的锁着眉头,狠狠的吸了一大口烟,仰着她那修长的脖子吐着烟圈,徐徐地说,宁,我怀孕了。

  我并没有太大的诧异,因为我知道她总是在无措的时候才会来找我。

  吐出一口烟,她接着说,他让我把孩子打掉,可是我爱他,这是我们爱的结晶,这也是他唯一可以留给我的东西,我想把孩子生下来。

  我听了她的话,不敢相信的望着她,蓝,你不该要这个孩子的。

  宁,你不要再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我厌倦了南方的潮湿,我要带着我的宝贝去北方,说这话的时候她留恋的望着我,我已经买好了明天的飞机票。

  那个最后的晚上,我们就这样紧紧的相拥着,没有言语,只有默默的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彼此的心跳,也许我们都希望时间可以凝固在这一刻,可是该逝去的时候总还是要逝去的。

  分离的那一刻还是来了,清早,我帮舒蓝提着行李,在马路上准备打辆的士去飞机场,舒蓝默默的跟在我后面,忽然一辆卡车从拐弯处飞驰着朝我们冲了过来,一刹那之间我傻了,忽然从后面来了一股力量把我推出了马路,等我回过神寻找着舒蓝的时候,她却在血泊中停止了心跳。一刹那,我感觉到了时间的凝固,她终于还是走了------

  也许我一开始就不该纵容她的任性,也许没有我的纵容她现在依旧是伊甸园里的夏娃,快乐着。是我的溺爱带给了她毁灭。“宁,我会守你一辈子的。”耳畔依旧响起她甜美的声音,我神游般的抚摩着她坐过的沙发,轻轻的闭上眼睛感受着她留下的余温。心酸酸的,却没有一滴眼泪。男人总是觉得女人是水做的,眼泪如滔滔江水,他们却不知道女人就象蜜蜂一样,当绝望的时候她们才会放射自己最后的毒针------眼泪,但随即也带来了灭亡。

  蓝,对不起,我的泪腺已经枯竭,我不能再为你而哭泣了。我注视着远方,毁灭却也带来了重生,也许这才是最完美的结局。

上一篇:寻找太姥姥

下一篇:桃花朵朵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