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太姥姥

寻找太姥姥

一、给你的故事

 长沙的天气仍然是阴晴不定。忽晴忽雨。虽然到了春天还是略带寒意。

我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没有生灵的世界。此刻,我静默中写下这些文字,妄图在字里行间寻找当年的影子。这是个故事,你说,你喜欢听我讲述的家族传奇。我用着僵硬的指尖,在你的背影里看见了爱情。这些天里,我一直思念着你,这思念甚至比过去更波涛汹涌。我认真的联系着所有的线索,你知道我在叙说着什么。

我给你写着这个奇怪的故事。一边听着杂乱无章的音乐。所有的声音都很柔弱,像从天空的缝隙里轻轻飘落。窗子紧密,寒冷而宁静的天气中,孤坐着我一个人,写着一个孤独的故事。

二、黑暗中,死亡

初春的天气,薄被微凉。我躺在黑暗中,我的太姥爷也躺在黑暗中。他还很年轻,有着比我更多的青春要挥霍。外面的世界炮火纷飞,只有他和她,在自己的世界里,织布,耕田,恩爱。

那晚的天空飘起了白雪,她——我的太姥姥,穿着一身白色,站在雪地里。泪水顺着脸庞流下,凝结,最后掉落在白雪上,发出轻微的“呋”的声音。而他——我的太姥爷,却毫无察觉。他躺在那曾经点着红蜡烛的床上,闭着眼睛,一身黑色。

太姥姥十八岁那年,太姥爷别离了人世。他深爱的女人正当年轻,他深爱的女儿尚在襁褓,他深爱的土地等待着耕种。可是,他就这样去了,抛弃了一切值得迷恋和需要爱护的人和物。

生命总是爱这样开着玩笑,生命中这样的玩笑太多了。就像我和你,隔着千山万水;我们心中隔着的只有一个结。

点亮一盏长生灯,生命却不再长生;发生在长生殿的爱情故事,也早没有了男女主人公的踪影。

长夜是那么的漫长。我无法揣测当时的太姥姥怎样的伤心,那泪水是否也曾在我那慈祥的奶奶脸上留下过痕迹?当一切的历史已经无迹可寻的时候,我只有臆想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

太姥姥并没有大声抽泣,只是在寒冷中站立或者冰冻。弯如新月的眉挂满了寒霜,凝如瑞雪的肤画满青紫,嫩如朝霞的脸冻成月光,她成了这冬夜里唯一的雕塑。

众人把她拉回房间,拉到太姥爷的灵前,为她燃起熊熊烈火,那火焰并未烘去太姥姥冰冷的心,倒勾起了她对太爷爷当初爱的思恋。

三、栀子花香

你在听我讲故事么?我笨拙的笔无法将你的情绪渲染,我在试图将一个寻找和被寻找的故事拉得很长。我没有过爱情,而你偶然闯入了我的心灵。就像当时,太姥爷在机缘巧合中遇见了太姥姥。他们并没有相爱一生,但那一瞬间的事情已经融入了后代的血液。

青石板,酒肆林立,商铺比邻,船只纵横。尽管经历战乱在繁华的对面是断砖残垣,尽管死亡的气息还笼罩着这座湘西北重镇。可一切的萧条都掩藏不住那爱情的的萌发。

“卖花啦,卖花啦!”瘦小的太姥姥站在街头叫卖着刚从家园摘落下来的栀子花。

太爷爷摇着一把折扇,走过太姥姥面前。顺手拿起一朵栀子花,放在鼻子面前闻了闻:“啊,好香!”

当纨绔子弟遇上了良家少女,会是怎样的情况。当我这样的草根面对你这朵温室里的花朵,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太姥姥娇羞着脸:“少爷,您要买花么?”

太爷爷大手一挥,拿出二个大洋:“你这花我全买了。”

太姥姥连篮子都给了太爷爷。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邂逅。太爷爷挎着花篮,走回家里。将白色的栀子花铺满了整张床,铺满了整张书桌,他在花朵的香味中陶醉,舞蹈着。太奶奶握紧大洋,走回家,他们将用这钱,购买粮食,购买过冬的棉花。

太爷爷站在栀子花中,挥毫泼墨,写下这样一首诗:“洞庭春外落红妆,栀子花中留余香。此生不知烟花在,还遣碧水倚绿墙。”太爷爷生在地主家庭,诗书于他不是难事。只是年有十八,尚未娶妻。写下这么一首诗,也见得对太姥姥的爱慕之情。

此后,太爷爷便足不出户,每日在家吟诗作对,也常常思念那卖栀子花的红妆。对于未来,他一无所知,他又怎会知道机缘凑巧,再次遇上了她呢?

四、爱在过去时

爱情是盲目的伟大,生活是痛苦的挣扎。在太姥爷对太姥姥的思念中,栀子花的颜色也是斑斓的。那在太姥姥对太姥爷的思念中,就仅仅是那两块大洋么?

院前有几棵大樟树,据说是自光绪元年就种下来的,枝繁叶茂,樟香袭人。太姥爷喜欢在这里春看花开,夏听蝉鸣,秋窥落叶,冬赏清雪。

这个夏天格外的热,连蝉都不愿出声。太姥爷搬了一把太师椅,坐在樟树下,摇着折扇,看着诗书,好不自在。可是,谁曾感受到太姥爷的疑虑和恐惧呢?国难当头,正是青年的太姥爷能够抑制自己的热血沸腾么?

太姥姥打大樟树下过,五百年前的姻缘注定今生这场邂逅。就像你的文字从我的眼前闪过,让我从此迷恋上你的一切。

“还有栀子花卖么?”太姥爷突然问了一句,把太姥姥吓得一怔。

太姥姥转过头来,笑颜如花:“回少爷,哪还有栀子花开呢?”

“你姓甚名谁,从哪里来啊?”太姥爷把折扇一收,仔细打量起太姥姥来。

“我姓易,是隔壁镇上的。”太姥姥继续走着路,不敢作丝毫的停留。

看着太姥姥,太姥爷又是一阵发呆。等回过神来,便望着太姥姥的背影,高喊了一句:“易,我会娶你的。”

太姥姥一阵脸红。任何女孩子听到这句话都会脸红,但很多都把这个当作调戏而不是誓言。就像你,总是不相信我的话语,总以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就不是了。将来我无法预料,但我会像我的太姥爷一样,对说过的每句话负责。

太姥爷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巧被我的太爷爷——一个长工听见了。我的太爷爷生性憨厚老实,这也是我家族的基因。太爷爷和太姥爷又是同岁,两人无话不说。太爷爷等太姥姥走远后,放下背上刚割下的稻谷,走到太姥爷面前:“少爷,你也该成家了。”

太姥爷微微一笑,打开折扇,闭上眼睛。

夏天的太阳很炽烈,但比不上太姥爷爱的火焰。

五、只要还活着

你能看到我吗?你能看到我的心么?我常常看见你的背影在梦中浮现,伸手想去触摸,却化为云烟。只要还活着,我就会等待。我等着你,太姥爷等着太姥姥。

秋夜、秋风、秋雨,秋日色彩总是带着悲剧;愁夜、愁风、愁雨,愁绪气味总是四处飘散。太姥爷孤单的站在秋天的边缘,看见了太姥姥在秋风中瘦弱。

太姥姥病倒了,因为饥饿或者其他。那病很是古怪,就是怕冷。一到秋风吹的时候,就得赶紧缩到被子里面去,生怕风吹到身上。

太姥姥的家人请了很多中医,但终究还是没有明显的治疗效果。太爷爷打听到这个事情,把症状告诉了太姥爷,太姥爷拿折扇一拍大腿:“这是女子阴虚血热嘛!”

太姥爷到药店抓了一副药,据我考证,这副药的主要成分是当归4. 5克,川芎1.5克,艾叶1.5克,阿胶珠1.5克,甘草1.5克,黄柏1.5克,知母1.5克,白芍2.4克,姜汁炒黄连2.4克,生地黄3克,黄芩3克,香附3克。太姥爷给太姥姥送去,紧抓着太姥姥的手说:“用水煎服,空腹时喝下去。”

太姥姥深情地看着太姥爷:“谢谢!”

一个星期以后,太姥姥终于能够起床了。她走到堂屋,看见家里挂满红布。原来在太姥姥病着的时候,太姥爷早过来提亲了。

太姥爷站在太姥姥家门外:“只要你活着,我就要娶你。”

太姥姥没有说话,只是笑,太姥姥的笑像一朵栀子花,清雅,芬芳。

乡村的风景很美。在鲜花开放的地方,在远离炮火的地方,太爷爷和太姥姥相拥着,他们看见了美好的夕阳。

你是否如我一样看见这美好的爱情。当我们都在等待彼此的时候,我们彼此的幸福也迟迟未能到来。明明爱着,却不能如太姥爷和太姥姥那般大胆。

太姥爷和太姥姥结婚的那天,太爷爷喝醉了。在这段爱情中,太爷爷为自己能撮合他们而高兴着,他自己也感受到了幸福的味道。太爷爷对太奶奶说:“我终于做了一件有功德的事情了。”

六、日子已经枯萎

一下回到解放前,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而实际上,关于太姥姥的故事,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我的奶奶,每次说起她的母亲,我的太姥姥的时候,总不忘说上这么一句:“太姥姥年轻的时候可是大美女!”

在我朦胧的记忆中,在我们血脉的记忆中,太姥爷,有一张象孩子那样微微上翘、微红的厚实嘴唇;太姥姥,有着一双大而天真的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个世界,看着自己的爱情。他们自由自在地活在声势浩大的民国里,无论军阀混战、兵荒马乱,也无论社会革新、思潮澎湃。在一个被改变的时代里,两个人毫无拘束的相爱。

而太姥姥这样一个大美女,也大抵只有我的太姥爷才配得上了。太姥爷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活在民国年代,隐居江湖之中,算是真正得儒士了。称得上士,却从未有过赴仕之念。能得到太姥姥红袖添香,对太姥爷来说已是不枉此生。

无有衣食之苦,无有社稷之忧,不求飞黄腾达,只愿长相厮守。太姥爷和太姥姥每日过着这样神仙般的日子。太爷爷常唤太姥姥做“栀子花”,太姥姥便称太爷爷是“折扇”。自太姥姥过门,太姥爷每日诗兴大发。我爷爷转述太奶奶的话说:“那每日的文章,就像从井里冒出来一样。”

太姥姥则每日唱着花鼓戏,刘海砍樵是必唱。“家住常德武陵境,丝瓜井畔刘家门”,太姥姥边唱边跳,那戏里的故事仿佛就是说的她和他。她的粉颈和玉笋般的纤手上,在太姥爷面前晃来晃去亮晶晶的……大红的衣裙,发钗不时地耀眼地一闪。乱花渐欲迷人眼,迷乱了太姥爷一眼的繁华。

一年后,我奶奶出世了。奶奶出生时,竟也不哭,连着呵呵的笑,这把太姥爷吓了一跳。不过我倒是没有吓着,奶奶生性开朗,在我印象中少有愁眉苦脸的时候,出生就笑,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欢颜总不会驻留太久,世界总是让每个人看上去都有痛苦。转眼间我奶奶已是三岁。这天清晨,太阳透过雕花窗户射进红色的纱幔中,像镶嵌了一屋的黄金。可纵有黄金满屋又如何?太姥爷一早醒来就咳嗽,还连吐了两大口血。

太姥姥急得团团转,马上吩咐太爷爷去请郎中。郎中来了,把了半天的脉,最后摇头说:“准备后事吧!”太姥姥见太姥爷咳得越来越厉害,便又要太爷爷和另外一个长工赶紧把太姥爷拉到城里去。从乡下到城里,40里路,走了大半天才到。等进了广德医院的门,太姥爷只剩下一口气了。

太姥爷把这最后一口气留给了太姥姥:“我这辈子能和你在一起,死也无憾。只是我死了,你们孤儿寡母怎么活?你还是乘早改嫁了吧。还有,代我谢谢那彭家兄弟,红线之恩只能来世再报。”

太姥姥也不说话,在太姥爷爷身边嘤嘤的哭着。只是那年幼的奶奶还不懂事,在旁边握着太姥爷爷的手,问着太姥爷什么时候教她读三字经。太爷爷微微一笑,一偏头竟是仙逝了。

你曾看见过这样的别离么?我宁愿我们的爱情不要这么轰烈,只愿我们能厮守一生。当我在我奶奶的记忆中找寻往事的时候,我也在憧憬我们的未来。

太姥爷姓陈,死的时候年方二十一;这年,栀子花开得特别多,遍野都是。

七、你知道遥远的么?

奶奶坐在火堆边,拿起我的手:“你知道么?我们曾经找过你太姥姥,可总是找不到。”

太爷爷死后,太姥姥整日伤心欲绝,以泪洗面。那个战争年代,一个年轻漂亮的寡妇带着一个三岁的小女孩,难免会有流言蜚语缠身。为了避嫌,或者为了其他的,奶奶回了一次娘家。

乱世中间,有英雄,也有流寇。在我们那偏僻的地方,更有着无数的土匪。太姥姥走出门的时候,奶奶还一直拉着她的衣角死活都不肯让她走。如果她那时候听从一个小孩子的话,也许我今天就不用来写这样一个凄惨的故事。

太姥姥一身缟素,面带悲伤,走在遥远的回家路上。

一群土匪突然钻出来,为首的人满脸络腮胡子,看着太姥姥姣好的面容:“小娘子,你这是去哪啊?”不由分说,便将太姥姥掳了去,从此音讯全无。

这只是我的设想,在奶奶的叙述中,我只知道太姥姥是在回娘家的时候失踪了。之后,杳无音讯。

而在太姥姥离开之后,奶奶家族里面的男丁十三口都突然死亡。在史料记载中,我们可以得知,后来常德发生了细菌战,可恶的日本鬼子在常德地区扔下了30公斤鼠疫、炭蛆病等病毒。常德石门桥、石公桥等多处地方鼠疫泛滥。全家死绝的人不在少数。

奶奶从此成为了孤儿,而我的太爷爷和太姥爷交情颇厚,最后收养了奶奶。太爷爷后来还抱养了一个人,那就是我的爷爷。

在那已经逝去的年华中,我的奶奶遭受了无数的艰难困苦,到如今晚年了,念念不忘的却是太姥姥。

我们整个家族都曾派出无数个人寻找,在太姥姥的故乡,在传说有太姥姥出现的地方,寻找着有关太姥姥的一切。但依然一无所获。在寻找中,我们可以知道,太姥姥今年90高寿,已改换了姓名,也早已改嫁了。如果她尚在,也应该是念念不忘这段故事的。

而我,将在这里延续着我太爷爷的血脉,写着那些太姥姥的故事,传说那些遗忘了的传说。

上一篇:【桃花冢】

下一篇:女人不哭

此篇小说看了三遍意犹未尽,并不是里面的情节打动了我,而是折服于那文笔的灿烂。
小说能写的如此深情全在于已把文字变的活性了,如散文、如诗歌更如心的低吟。拜读了。    [回复]

孤川  2007-06-16 18:56:00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