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撩人

从茫然的街头慵懒的走过,席蓝很光艳,浑身散发着女人最极致的诱惑;不认识她的人把她定位在古典盛装的牡丹的妖娆上,国色倾城,一笑勾魂摄魄;有的人认识她,或者说知道她的底细的人都说她是一朵地狱里盛开的紫色玫瑰,浓香四溢中有暗杀人心的毒惑性。

席蓝知道自己做为一个女人的优势,特别是像她这样可谓尤物的女人。当她初次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一切命运的舛难坦途就开始了,一切的重复再重复的光阴如梭,一切的光影的沉迷与困惑,一切的遗忘和重拾的尊严在黑夜中蚕食累累的早已单薄的心域。她用一种被称为纸醉金迷的生活来充斥自己,而曾经青梅竹马的初恋总是在长夜里的空中被黑色的幽灵放飞,再被黑色的欲望一次次的吞并与侵蚀。北园的出现和平常的日子一样,但又有点特别。北园是个男人,在女人看来吸引力正逐渐攀升的男人,是个性情中人。

象往常一样,席蓝不喜欢呆在固定的地方,她的所有的活动取决于手中的那部手机,它和席蓝在这片彷徨土地上的年龄一样长,每当它响起,她就会按照对方指定的地点去赴约。手机那端,是一个叫丁姐的中年女人。偶然的相识和偶然的事件成就了她们彼此的信任,也就在那时,席蓝知道了原来丁姐是一个专门联系女人出卖肉体的老鸨。与其他这条路上的鸨头不一样的是,丁姐从她所介绍的每个女孩身上抽取的费用相当微薄,这也使丁姐在圈内曾经遭到相当时间的排斥。但她依然我行我素,一幅在这个领域纵横驰骋的骄横;这样也使得丁姐在这帮边缘女人的口碑中得到了尊敬与爱戴。

霜降的日子。金黄的落叶被寒风簇拥着在街头乱舞,茫然得没有目的。丁姐通知她,说有几个男人想找几个漂亮点的妹妹陪聊,规矩照旧,已经谈好。丁姐并在手机里说了具体的地点,席蓝去了,一起去的还有几个同道的女孩,都一样的靓丽光鲜,暧昧的经不起阳光的照射似的。刚到的时候,席蓝就见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说要走,说自己不习惯这个氛围,还是你们几个聊吧,自己累了,想回去休息什么的一些客套的话。席蓝看惯了一系列这样的男人之间的推辞,认为眼前这个磨磨及及的男人真是很虚伪,想泡女人也不至于这样扫同僚一道的兴啊,真真的没了打趣的意思。不过,还是一起去的几个女孩把他给甜言蜜语的一阵挽留,才有了结果。

一个年纪稍长的在几个里面或许是个权威人物的男人说:“这就对了,你看这些漂亮的妹妹们多热情啊,你忍心拂袖而去?来,让这个最有味道,最漂亮的妹妹给你。”

席蓝知道,他说的就是自己。开始席蓝很有些不情愿呆在这个很是唯唯诺诺缩手缩尾的男人身边,总认为他存在着那种“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的伪君子,她宁愿在一个色鬼的身边,也没有心情和这个男人聊什么风花雪月等等的东西,实在乏味之极。

后来,席蓝知道了这个男人叫北园。北园起初要告诉席蓝自己是干什么的,个人具体情况。反正闲聊吗,也没什么规定。但还没等他吐出口就被早已猜透了心里的席蓝给挡了回去。

“好了,”席蓝不屑的脸有些清俊的冷,说。“知道名字就行了,只要不把你当成是什么张三或者李四的就可以了,名字嘛,就是个代号,知道是谁就行。”

北园也知道了眼前这个说话很是飞扬跋扈的女孩叫席蓝。他一直感觉,在这个女孩的眉宇间压抑着太多的幽怨一样,让她这样的年龄失去着太多的快乐与笑容。

那晚,席蓝和往常一样,喝了大量的烈酒,醉得一塌糊涂。每当这样的夜里,席蓝总是以这样的方式来麻痹自己,只有这样当翌日的太阳升腾起来的时候她才不会感到痛楚,才不会觉得自己很肮脏。午夜了,几个男人簇拥着准备各自离去,每个人都似乎畅谈的很开心。当大家成双成对男男女女的一头扎进温暖的出租车里相继远去的时候,北园和席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北园不知所措,还是席蓝说了话:“我们也走吧?”

“去哪里?”北园说。

“我们找个地方住下啊?”席蓝说。“你可别告诉我你和我不知道下一步要干什么?”

北园一时尴尬,看着眼前的席蓝,开始紧张起来。

“你还是回吧。”

“大哥,行有行规,你不会让我这样就回去吧?”席蓝说。“这样回去我没法向丁姐交代的。”

在这一瞬间,席蓝觉得这个还算俊朗的中年男人有点可爱,目前为止不至于让她讨厌了。于是她把一只胳膊插到北园的胳膊里,挥手招呼了一辆出租车,消失在寒风中。

在席蓝的混沌的日子里,从此这个有点腼腆的中年男人走进了她的心灵深处,并逐渐在她懵懂不堪青春压抑的内心有了可以聊以自慰的对象。说是利用他来填补自己空虚的心灵也吧,说是在滚滚红尘中找个依靠也可,无论是怎样的一个结果,席蓝都在默默中接受。她这样解释自己:自己是什么?说的光彩点,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是;说的晦涩点,其实自己不过是一个风尘女子罢了,一个靠卖笑为生的寄生虫,寄生在这个恶毒的社会中,每时每刻都在腐蚀着这个社会,社会又在潜移默化的在教唆着她,并冠以了她妓女这样的一种人生险途,又有人美其名曰:小姐。这个世界真虚伪,非要把堕落不堪的东西硬是说成是从天堂摘来的绝世极品,从内心去粉饰太平,自己又都在欺骗自己和社会。

你不能回避关于席蓝的生存状态,关于她的混世观念,道德观也许在她们这样的一个层面里只是一种徒有虚名的摆设,点缀太平的一种虚无的东西,包括席蓝的美丽,被夜的诡计所掌控,所左右。

“大哥,你又何必当成一回事情呢?”她在夜的掩饰下往往表现出诸多毫无廉耻的浮华,把自己扮演出一个仿佛从天堂堕落凡尘的无助天使,在忍受了人世间诸多苦难之后,然后再演化成从天堂到地狱过度的人魔。她的媚态足以摄魄勾魂,撩人心动的身体也许就是一切罪恶的源泉。

那夜北园的思想在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生了窒息,在空中一种难耐且飘浮的窒息;席蓝演绎着她与以往依然没有别样的夜,她的心灵是孤独的,她的肉体是麻痹的。时间在讨伐一切关于沉沦的东西,而世界依然在浓墨重彩的漆暗的夜色中穿行无忌。对于北园这样的越轨行为在此之前他没有过,甚至连想的意思都不从尝试,他明白那种浅则上瘾的嗜病,一夜情其实就是一剂高纯度的海洛因,沾了会让你无法自拔。席蓝在一段时间里也发现北园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并不是初次所认为的虚伪,其实他是那种矜持有度的人。但对于自己与北园的恋情只能是一夜情的性质,别的,什么也不是。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语或者修饰的腔调都是一种对自己无聊心理的矫情诠释,那样会更加证明一种令人厌恶的极度虚伪。

丁姐知晓了关于席蓝的事情后,也逐渐祝福她能有淡出这行当的宽慰,于是,她尽量说席蓝已经有人约的谎话来搪塞一些对席蓝垂涎的无赖男人,还以她正常人的清净。

也许对北圆而言,与席蓝的激情遭遇是他生命的一场桃花劫,关于风花雪月关于死亡与涅磐的桃花劫。有一次,丁姐实在搪塞不了一个十足无耻甚至有些卑鄙的男人,在万般无奈之下联系了席蓝,席蓝想到丁姐这么长久一直无微不至的关切,勉强答应了。那夜,席蓝一身伤痛的回到住处,丁姐知道了这事情以后说:“这个狗娘养的,简直是个畜生,不通人性。”

“他是个有钱的主,狂傲那是他有资本,有后台。”席蓝自言自语的说。“我有钱的话也不会来当这千人跨万人骑的婊子!”在她的眼神里,丁姐分明看到了一种无法压制的仇恨,一种复仇的火焰在燃烧。她也知道,类似这样的结果已经出现了不只一次。

去年盛夏,那时的席蓝青春阳光,一脸的童贞未泯。对于在黄河三角洲上新兴的这个城镇她即陌生又充满好奇,她也是怀揣着一个淘金梦而来到这里的,当时的席蓝想:只要辛勤劳动一定不会饿死,养家糊口绝对不在话下,甚至还完全可能绰绰有余。然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席蓝的这个梦想就完全被打破了,一切都仿佛在她的生命中不符存在了。席蓝打工的那个胜喜龙超市每天都在晚上八九点左右才下班,因为是夏季,有时会更加晚。加班之后还要轮流打扫卫生,一耽误就是半个多小时。这晚,是席蓝和另外一个高个子的胖女孩值日,回住地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十一点钟了,虽说天气炎热,在外面乘凉的人还很多,但她们回到住地需要穿过一片细柳树林,也属于公园的一部分,在她俩路过这细柳树林时,总有阵阵阴风不禁吹袭而来,让席蓝浑身泛动起一层层的鸡皮疙瘩。转过林子,是一个水溪,水溪岸边是一排排的输油管道,恰似几个人影矗立在黑暗中。又一阵风不慎袭过,他俩感觉身后有几个黑影扑了过来,把他们捂了个密不透风,随后就是几只粗糙的手在摸索着行动,其间席蓝听到另外那个女孩尖利的挣扎声,之后又是徒劳,自己却丝毫动弹不得,就连呼吸也困难了,一度处于昏迷状态,朦胧中她听到有人落水的响声,接着是一阵打捞的嘈杂,然后有人奔跑的震动,像是那个胖女孩逃跑掉了。席蓝一边为她庆幸一边又为自己现在的情况在心里打鼓。看来自己今天是逃脱不了此劫了。

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搏斗之后,席蓝觉得再挣扎逃脱的可能性几乎渺茫,就只有忍受了。等那个龌龊卑鄙的男人在席蓝的身上行使完了自己的劣迹,哗啦哗啦的系着腰带,嘴里还在嘟囔:

“还是个原装货。”席蓝闻到他身上有一种很浓烈的油污味道。“tmd!看来今晚严禁行动。取消了!”

当时席蓝纳闷,这是一帮什么人,想来肯定不是些善良之辈,非奸即盗定了!她也从心里身处恨透了这帮禽兽不如的东西,想想一个女孩的初次就这样灰飞烟灭不再存在,她更是咬牙切齿的痛恨。

月亮拨开了云朵,在慢慢抹去愁容的姿态。席蓝看见,站立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简直丑陋的不忍再睹,同时,也让她牢牢记住了这张肮胀且令人呕吐的尊容。

席蓝从往事的沉痛中苏醒了,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的样子。

自那以后,席蓝在绝望中破罐子破摔了,涉足风尘,难以自拔。至今她伤痛难泯。

“别干傻事啊。席蓝,为这么一种畜生不如的人不值得,也犯不来和他计较。”丁姐劝说。

在一个女人又重新遭遇到自己曾经痴狂的爱的时候,除了痴情就是疯狂。

席蓝知道,毁了她的这个男人的确有些来头,是一个出了名的偷盗分子。在这个黄河口流域上的小镇上,偷盗石油是一个发家致富非常好的途径,所以在这个油城小镇上,盗油十分猖獗。那个毁了席蓝的男人就是这样的人,靠偷盗发家赚来的钱一时威风八面桀骜不逊骄纵跋扈。这也许就是席蓝理解中的天堂与地狱的关联,对于除了席蓝这些风尘女子之外,他们是从天堂里偷盗的一群地狱的恶魔,他们在屠杀天使的同时又把天使无情的占有,无情的蹂躏。天堂充满了唯美的东西,但没有人去过天堂,或者带来过天堂的任何物证,然而,天堂又让尘世间无数奔忙的俗人无限向往;地狱无论在任何人看来都代表着一种邪恶的力量,或者是恶人的最终归宿,一提到这两个字眼就让任何人面露惧色。黑夜也许正是这种邪恶存在的最好的一种空间,空灵的帷幕下更加让人充满辽阔无边的幻想和猜疑。于是,人人又都在夜色的掩饰中心情忐忑的走过,走过时空的操纵,走过青春的激情与冲动,走过这样无边无际的夜。

万树凋零的时节,席蓝的仇恨也不知不觉中演变的漫无目的,仿佛行尸走肉。她要维护与北园刚刚建立起来的那渺小的几乎微不足道的爱情。虽然北园有自己的家庭,但她不会打扰他的家庭,她只想在北园这个暂时的情感港湾中停泊片刻,在红尘中稍做喘息。为了这个港湾能在自己原本残破不堪的生命中能够停留的长久一些,也为了能与北园继续私守,在那一刹那,一个可怕的念头盘旋了许久终不愿溃散殆尽,反而越凝聚越加强烈,甚至凝聚成一股事态。铲除挡在面前的这个毁了自己一生的障碍,今后还继续困绕着自己未来的障碍;这是自己唯一的出路。席蓝思忖。她的思绪一派空白着。

大概是十一月,已经立冬,席蓝创造了一次和那个偷盗男人相处的机会。她早已经和这个男人很熟了,在席蓝的肉体上他曾无数次仿佛一匹纵横驰骋的野马,践踏了不知多少次。她也明晰了这个卑鄙男人的嗜好和德行。每次都是在女人身上撒野一番之后,就到原野里和他的一帮狐朋狗友进行疯狂的偷盗石油的卑劣行经。然后再把大把大把的钞票挥霍在女人身上。而这个夜晚,席蓝的打扮却是格外的诱惑不羁,艳唇如火,衣紧的勾勒出让男人垂涎三尺的魔鬼身形,酥胸塑造的格外高耸,一个十足的风尘尤物。就连看惯了她的今晚要陪的这个男人也被震慑住了。

“今晚我要去看海,”席蓝把媚惑的情潮超常的发挥着,嗲嗲的说。“好吗?”

从他的神色里,眼前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色中恶狼,狡诈的本质显露无疑。

“今晚就要,”她矜持的发挥着,表演着。“可以吗?要那种欲死欲仙的境界。”

“上次是我不对,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他的饥渴愈来愈明显。“我嫉妒其他男人对你的不敬。”

“我知道。”

“好!我们去看海。”

片刻,上弦月不是很开,衬托着不远的几颗星斗,分外迷人。北方的天空里好象一个缠绵的少女,被幽静的夜色点缀着,星斗恰如少女衣裙上的颗颗银饰,装点了她的美丽。在逐渐倒去的枯萎了的片片芦苇荡中,风是催情的行家,几乎破烂的车在还算平坦的柏油路上行驶,刺破了寂寞冗长的夜。

已经有了海的咸腥味道,撩动慢慢滋生的汩汩情潮。刚停歇下来的车还在挥发着汽油的呛人气味,男人就开始迫不及待的抱着席蓝纵情亲吻起来,席蓝感到了一股恶臭,让她不忍再多呼吸多余的气体。席蓝上衣的一个纽扣被扯掉了,风涌了进来,一起涌来的还有一只丑恶的手,冰凉的仿佛来自地狱的剑刃。腹部前开的裤子里有了骚乱,有了枪械横冲直闯的武斗。席蓝对这些非常明白,她早已抱定了与之玉石俱焚的念头。等到那个男人在她的身体上发泄即将完毕的时刻,突然,席蓝从别在发髻的头发里不知不觉中抽出一根钢针,趁正在消魂中的爬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腹股沟的地方冷不防猛刺下去,只一声闷喊,抽搐了几下,就没有的呼吸。然后,席蓝从包里拿出一瓶女士香水一样的可爱瓶子,她看着远处阵阵的海浪拍打的岸边,海面上,一道道的潮水泡沫好象浮华的世界一样一次又一次的在向着自己涌来,席蓝明白,自己一个人是永远也阻挡不了这潮水汹涌的态势的,不能阻挡那么自己干脆在这潮水中性情的随波逐流罢了,逃避现实对于女人也许只是一种徒劳,除非让自己消失。

在这支美丽的曾经盛含了香水的瓶子了,席蓝让它重新负载了一种液体,是一种致命的液体。

对!消失,在黑夜地狱的窗口她眺望见了天堂的月亮,一种盛开在来自天堂爱情树上的月亮,月亮上挂满了各色纸张的情书,每一分情书都是她猜疑的内容,这是北园书写的情书,是北园把它们挂在了美丽的爱情树上,也许会开花结果,也许会弥漫着淡淡的香味。

海风侵袭而过,满是淫荡的表情。席蓝饮下那瓶液体之后,银蓝的荒原上,死一般静谧。

次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天老作美,从凌晨时刻,零零碎碎的雪花飘荡不减,充斥在这个原本荒蛮的原野。芦苇在晨曦的苍茫里显现出风华绝代的壮美。当天午后,海边的拦海水泥坝上来了几辆警车,傍晚的时候走了。在坝上的石板上,几滴乌黑的血迹被海风风蚀的翘起了边角,边角在腥咸的海水味道里无奈的颤抖。

狂乱的芦苇瀚海一样寥廓不羁,干枯的叶子早已凋谢,只有万千的苇絮放浪形骸的四处飞舞,仿佛雪花,享受着风的横行无忌。

不久,在坝的不远处一个叫飞雁滩的地方,多了一个坟冢,崭新的土壤已经起了一层盐碱的白色。坟冢前焚烧了纸钱什么的,灰烬没有目的的飞舞。北园抽着一支香烟,伫立风中,眼神里一片茫然。海仿佛在呜咽,历数香消玉陨的永逝。水泥坝的镂空缝隙里传来了海啸的急促呼吸,形成风;那么,人呢?人的死去会形成什么?会到哪里?天堂还是地狱?

北园说:“夜啊!你我该怎么走过?”

北方的天空下,并非都可以纵情放歌。

2004-11-14

上一篇:独立飞翔

下一篇:蝶变寓言

这个世界每个人都爱,社会应该给受苦的人一个爱机会!    [回复]

玲子  2007-12-29 22:52:00

不错!    [回复]

何夕今夕  2007-01-07 21:39:00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