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生命

题记:在一个乡村里,一块西瓜可以结束一个鲜活的生命。你信不信是真的?

豫东大地的六月正是农忙的季节,每当这个时候就有人看到一个四十多岁,满脸污垢,两眼发直的兰英手里捧着一块西瓜,见人就说: “妹妹你吃吧,你吃吧!我给你吃”。所有的人看到她瞪直两眼走过来,都慌忙的跑开。身后留下一串串哭笑声。现在她的病是越来越历害了。刚开始还知道干些活,后来就什么也不干了。

村里的人都知道她发病的原因。

那是三年前6月的一天,天奇特的热,她的弟妹风琴从地里回来,拿了毛巾拭着脸上的汗水,驱除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她听到了一陈陈高低不等的说话声从堂屋里传了出来,是自己的姐姐从家里过来了,他就急忙走过去,想为离家4里多路而来的姐姐打声招呼。

刚进门,看到了在中房客庭里坐了很多人,正面是她的婆婆,左手是她的姐姐和自己的小姑子,秋香。右边是她的嫂嫂兰英,和她的侄子黄安。

在她们中间的桌面上放着一个大的西瓜,已经切了一半。黄安就在那里先吃了起来。风琴走过去满脸喜色,边擦手边对姐姐说:“姐你来了,家里还好吧!孩子没有和你一起来吗?现在也放假了,你可以带他们一起过来吗!”

姐从座位上站起来,握着风琴的手,应着:

“我没有叫他们来,主要是天太热,再者我主要是来看看咱娘,这一段时间身体好吗!我也没有带什么东西,就给咱娘买了一个西瓜,来吃一块。”说着弯下腰来顺手从桌上拿起了一块。

你不要给她吃,她现在身体不好,吃西瓜滑胎。坐在桌对面的兰英忙按住了姐姐的手。一块西瓜也从兰英嫂子的慌忙的动作下落在地下。

风琴的心格登一下,霎时脸色有红变黄,由黄变白。这样的事是和书印结婚时,受到过最重的一次,况且又是在多年不见,一直都和自己合得来,在心中比较敬重的姐姐的面前。

风琴的泪水在眼圈里打了一个转,没有落下来,她转过头去,迟疑了一秒钟,再回过头来,深情地看了自己的婆母一眼。心中有很多话想说,可是没有说出来。想哭也没有哭出声。她急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把门拴上。

风琴走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嫂子风莲的身上。这些目光里有责备,也有埋怨。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我说的不对吗,现在来我们家都一年多了,连一个老鼠都没有生下来,现在好像是怀上了,我不让他吃这样的东西,我是关心她。

“你说这些话小点声”在一边的母亲说:“你也不是一次嫌人家没有怀上,

人家男人都没有说过这样的事。你以后就不要再说了,你看她们俩口过的多好。”

“谁说怀孕不可以吃西瓜?我听别人说多吃水果对始儿有好处。”姐姐为了缓和气氛,责备说。大姐说完话也从堂屋跟了出来。

“你们这些人,还在这里埋怨我。我也不是想为咱黄家多续个香火”。

我就是要说!我就是要说,她连一个老鼠都不会生,大嫂边说边提高了嗓门,并把嘴呶向了风琴的房子。

你看你!你小点声,别叫她听见。胆小的婆婆忙在一旁阻止她。

“就是在她的面前我也敢这样说”,风莲不服气地说。

风琴走出来回到自已的房间,随手把门关上,任凭大姐在外面叫也没有去开。

“呯!”玻璃瓶子清脆的响声,打断了他们的争吵,接着散发了一股浓浓的农药味。

不好,快,风琴喝药了。大姐第一个感觉到,事情不妙。

“风琴妹,你快开门”!房间里没有应。所有的人都在叫喊及啪打房门。“快去叫人。”

母亲,在一旁推了一把黄安,急忙叫道。

“他二叔,你快来吧,出事了。”

隔壁的二叔,听到这些忙乱声,急忙跑出来,简单问了下原因,就感到事情的严重。

先是叫了两声,没有应。就破门而入。

风琴侧躺着在地上,一只手搭在破粹的瓶子和洒在一地的农药中间,口中吐着白沫。双眼紧闭,头发帖在腮前。大姐看到眼前的情景,一把抱起了风琴 。

一边急声的叫到:你们还站在这里看什么,还不快去找车送医院。

现在院子里已经聚了很多人,平板车已经准备好。几个小伙子飞也似的向人民医院跑去。

“书印,还不快点回来”。母亲在一旁手无举措,浑身哆嗦,语列论次地说。

在一旁吓呆的婆婆,在柜头底下拿出几年辛苦积攒下的几百元钱。交给了二叔,你就快找个车子骑上撵他们去吧。

好吧,你放心吧,我想,应该不会有太大事。二叔安慰大嫂几句就蹬上自行车追去。

几个小伙子拉着车子,旁边是姐姐陪着。

边跑边在一旁数道:

“妹,你怎么这样傻,怎么就因为这几句话就想不开呢,你千万要顶住。很快就到医院了”。

一路上风琴没有一句话。

二十分钟这伙庄稼汉就跑到了十多里的镇医院。刚进门就有人叫起来。

“医生,有人喝药了!”

孙大夫忙拿起了听音器,在胸前听了一会。摘下听筒,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太晚了,喝的太多了!”

在场的人都呆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二叔骑车随后赶到,车还没有放稳。

所有的人都围过来。

“现在该如何办?”柱子在一旁轻声问道。

现在快去告诉书印。

把风琴拉回去。

一路上,个个焉焉的。只有兰英在后面一会哭一会笑,吵的大家心烦气躁。

他们就这样把风琴拉回了自己的大院。

找了一张床放在了正房。

“我家出了什么事了”?

书印,看到自己家门口站了很多人,就问道。

“你可回来了,你家媳妇喝药了”。周围的人告诉他。

“啊!”

听到这些话,书印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风琴的床前,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掀开床单看到平时红润的脸颊。现在变成紫色,爱笑的眼睛也紧紧的闭上。

他大声叫到: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所有的人都没有回答他的问话,个个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他把目光移向了母亲。

“娘,这是怎么回事?”

“孩子,我们都没有想到,风琴怎么会因为你兰英嫂子不让她吃一块瓜,一句话走了这条路?”

说着泪水朴敕地落下。

你……你,你书印走到了大嫂的面前,啪!伸手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兰英那麻木的脸上。

你们这是做什么?

“这是我和风琴共同商量好的,我们现在还不想要孩子,还不想就这样增加我们的负担,我们就想趁现在年轻,多学一点东西。你们就是这样的把我的风琴给逼死了。她那里对你们不好,你们为什么就容不下,她这样的一个弱女子?”书印跪在风琴的床前自言自语道。

“平时她也对我说过,你们对她的看法,可是我好言劝她,不要理会你们这些流言。可是今天我有一点事没有回来,你们就这样把她给逼上了这条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呀!你们还我的风琴啊”。

在场的人都在暗自为书印的伤心和哭声背过脸去拭着伤心和同情的泪水。

“孩子,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二叔在一旁拉了书印一把,说道。

“下一步该如何办,现在是不是通知风琴的家人,这样的事不给别人说也不行啊!”

“叔,这件事你看着办吧。”

我也想象不出风琴的父母和家人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会是如何的感受。她们如何能接受这样的一个现实。当初风琴到我们家就有很多家人不同意,她几乎和所有家人闹翻了才到我们家,我们当时家里穷,就是怕她过不上好日子。现在我们刚结婚不到两年,却出现这样的事你们叫我如何去面对?

苍天,如何这样对我不公? 你们还我的风琴啊。”说着,泪水向断线的珠子落了下来。

“孩子,我们就叫人去通知他们家人了”。二叔轻声应道。

农历六月的天,天气特别燥热,树上的蝉在撕裂地鸣叫。风琴的爸,妈两位老人坐在小院的柿树下的石桌边,拿着荷叶扇正面对面的坐着,埋怨着天气。

“今天也真热,是不是又该下雨了,如果这样下去,地又要开始旱了”。风琴妈在那里自言自语道。

“现在是三伏天,正是热的时候,古人不是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就是在这样的天气下练出来的。这样才可以历练人的意志。”

“老头子,你别瞎扯,我看忙完了地里的活,风琴也该来看看我们了。现在她哥在镇上当上镇长,找不出时间。你说风琴也是的,现在地里的活也该忙个差不多了,也该来看看我们俩吧。”

他们俩天正在唠着家常,这时传来儿子书臣的声音。

“爸,妈 我回来了,你们在院里乘凉阿!”

“我和你爸刚刚还说你现在忙,没有空来家里看看,今天咋就这样闲?”

“妈,看你说的,我再忙也会回家里看看您老人家。”

“现在身体好吗?”

“还好,你娘的身子骨还硬朗着呢。现在乡里事还忙不忙,你要好好做,选上你是大家都信任你。你要好好干别叫人家说闲话。”

“娘,你放心。”

“书印,是不是常和你打电话?”母亲话题一转问起了自已的爱婿。“他那个孩子不错。当初我还不放心你妹嫁给他。主要是因为我听说她那个嫂子太厉害。和村里的人合不来,争强好胜。况且她还在背后常说别人的三三四四。你妹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怕她俩合不来。前段日子你妹来时还我说她大嫂和邻居家因为侥舌还与别人吵架呢”。

“妈,她是她,我妹是我妹,现在我妹成了家也懂事多了,脾气也好多了。我刚才还在回来时碰到书印。妈,你放心,没事,她们的日子过的好着呢。你就等着享福吧。”书臣拍着妈妈的肩头,安慰说。

二老听了书臣的话,开心的笑了,是那样的安然。

“柱子来了。”书臣抬头看见满头大汗的柱子,脸色很慌张。心中一沉。因为他在回家的路上听说妹妹村里有人喝药了。

“过屋里吧。”书臣忙招呼说。

“大娘,大爷我给你们二老和大哥说件事,大娘你可要挺住。”柱子还没有开口就已经哭出声来。

“你这孩子,过屋里说”。

书臣一下子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但是看到年迈的父母,示意柱子不要在二老面前说出事情的真相。

想阻止他。

“风琴她因为一点小事想不开,她……”柱子还是没有领会书臣的示意。

杨大娘,没有听完就瘫在了地上。

书臣和老汉急忙扶起老人家。

“我的儿啊!”

杨大娘,醒来就是一声号哭。

“娘,你先别难过,我去看看事情的详细经过,我了解下事情的原因”。

书臣说着,泪水已经涑涑流下,说话也哽咽了。安排好自己的妻子照顾老人之后。

书臣回到家里,

这时的家里的院子里挤满了本家和近邻。

“我们过去,我们却不会轻饶那一帮王八蛋,先砸了他们的锅,再扒了他们的房。”

众人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

“书臣哥,你说话,你说咋干,我们就咋干!我回家开上我的四轮,咱们都去为妹出了这口气。

咱堂堂一个乡长,他们还敢欺负咱,这不是反了天吗?”二楞子在其中咬牙切齿地叫道。书臣看到大家这样的情绪,听了大家的话,心如刀绞。

他的心中何止不为这事难过,想讨回一个公道,给妹妹一个说法,叫妹妹的在天之灵看到在背后嚼舌小人的下场。

他比妹妹大八岁,从小就和小妹的感情很好,想到以后再也不能看到她在自己的面前撒娇。再也不会为别人争论自己有一个了不起的哥,大打出手。

想不到她为何,因为一个世俗的偏见,和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大嫂争强,并且还用性命为之抗争。

妹,你有什么话,有什么委屈,为何不给哥哥说,有何苦不向哥诉?却这样傻,你叫我和咱二老如何过。妹妹,你太傻了!

现在又有很多人来逼我,要我为你出这个恶气,我该如何做?

你从小就是这样好胜,我让着你,妈让着你,大家都让着你,才使你走向今天这一步,是我们害了你啊。

你样样都好,你那样聪明,为何你就这样点小事看不开呢?现在我还能说些什么?小妹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呢?

你现在争到了什么,你为何用你宝贵的生命,与一个村妇抗争,并且输的这样的惨?

她仅仅两句话就让你为之付出了生命?

你的生命就是这样的脆弱,难道你对生活就是这样的绝望吗?

你以后叫我们的父母依靠谁,以后有谁再为我们的父母梳头和洗衣。我的小妹啊。

“大爷,大娘,哥哥,兄弟们:“妹妹出了这样的事,我和大家一样心中都很难过,我也想为我妹讨回一个公道,和他们黄家评理去。可是现在母亲已经为这件事背地气了,我不想今天再为他老人家增加痛苦。你们都先回去吧,有事会找大家商量帮忙。我想静一静。”

书臣劝走了大家。

可是,理智还是战胜了他的冲动的想法。他这样的念头在心中一闪就消失了。

还是把这件事交给民政上处理吧。他这样想着。就掏出手机拨通了吴主任的电话。

“吴主任,我是书臣。”

“杨乡长,有何吩咐。”

“是这样的,你去处理下李庄一家喝药纠纷,尽量把事情最小化。现在是农忙,尽量好好的处理,不要耽搁了生产。”

好吧!我这就去处理。

书臣挂了电话, 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坐下来,心中很乱,起身推开门,门外站了很多人。

“你们都进屋来吧。明天你们去李庄,我就不去了,现在乡里有很多事我抽不开身。你回来告诉我妹的坟埋在那里就行了。

你们了不要太为难他们家人。

尽管是他大嫂的不对,可是他们也不想有这样的一个结局。我想他们现在也很后悔。她大嫂尽管说了些混帐话。但是,这也是我们中国几千年来对续香火的错误认识。

楞子,我知道你的脾气不好,你明天也不要去了。叫他们几个去那里表示下我们的哀悼吧”。他环视下周围的人,作了交代。

“哥,这件事就这样算了,也太便宜他们了,我看这件事不能这样算了。我到那里先把那个臭婆娘揍一顿再说。”二椤子不服气。

“兄弟,你别给我添乱了,你就是打死她咱妹能复活吗?再说,这也不是处理事情的最好办法。

这样好了,我已经叫吴主任去处理这件事了,你们就不用再问了,一切听吴主任的安排吧。”

书臣摆摆手,意思叫大家不要再这里说些气愤的话。

第二天,也是闷热后的第二天,天阴沉沉的。之后大雨倾盆而下,时辰到了,出殡队伍在雨中出发了,大雨沱泼。

乡村的小道泥泞。

黄安走在前头,在书印的搀扶下扛着白番,一走一拐的向选好的坟地走去。

吴主任根据自己的以往的经验知道,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为了泄愤,出现群斗,是很常见的。他一面埋怨着天气,一面在主持着这里的局面。一路上只有悲痛的哭声,夹杂着雨声。

和一条白衣的送殡队伍。

下午,风琴终于下葬了。书印把平时最喜欢的东西扔在墓穴里。愿这些能在九泉下陪伴她。吴主任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书臣问吴主任:“昨天你是如何处理李庄药这件事的?”

“一切正常,没有出什么乱子,我原想着女家会大吵大闹一番。结果一个人连句难听的话都没有。当时我就想,他们娘家是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熊的人。”

吴主任说这些话根本没有觉察到书臣的表情变化。

在一旁的张秘书用脚踢了下他。意思叫他不要再说下去。

“他们把坟埋在那里”?书臣转过身来平静的问道。

“埋在东南那块玉米地里”。吴主任应着。

“哎,杨乡长,你怎么对这件事这样关心”。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书臣说完走出了办公室。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书臣叫司机把车停在路边,自已向风琴的坟地里走去。

他站在从小就争强好胜的妹妹的坟前。想到以后再也看不到了,凡事就争个高低的可爱的妹妹。潸然泪下。妹,你在这里将要化为尘土了。

再也没有人和你争了,你可以安息了。

可是别人还好好的活着。

风吹着玉米叶,哗啦啦作响,像似有人在哭咽,令人毛骨悚然。兰英嫂子在地里回家后见人就说:她看见风琴伸手给她要那块瓜。

我以后给你吃,都给你吃…….ha ha

上一篇:我永远的记挂

下一篇:第三世界(一)

其实,这个故事是一个真实生活中的一个缩影,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示性的感悟!哪怕只有一点儿,我心已足矣。还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文章。    [回复]

青石  2006-12-29 23:17:00

果然是好文章    [回复]

世浪  2006-12-23 20:05:00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