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身边

爱在身边

              ——谢谢你给过我爱在身边的日子

 “像我这么的男人上哪找去。”天楠自豪地说。阳光下,他的笑容尽情地绽放,犹如茶花般清淡。

 “是啊,打着灯笼也难找,我是打着蜡烛找到的。”

 “那你还挑三拣四的。”他的声调上扬,有点不满。

 “你敢凶我,我立刻走人,你要是不听话就死定了。”

 我用力削他后脑勺,抿嘴笑了。是坏坏的笑。抬屁股走了。人活了一辈子,不就是想拥有更多的瞬间吗?曾经我们在梦想中遨游,很勇敢,很执着。后来,我们学会为爱停留,很幸福,很受伤。现在我们拥有了很多,可又拥有过什么。    早晨醒来,我忽然坐起,迅速给慕容天楠传了条简讯: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现在”我强调是现在,说不定过会二我就忘记曾动过这样念头。

 他收到马上回话:“好啊,你来吧!”

 我赶紧起床,以惯有的速度蹦蹦跳跳的跑到楼上收拾行李。翻箱倒柜地忙碌开来,看看这件不行,瞅瞅那件不中,天楠不喜欢我穿露背装,他的理由倒是让我哭笑不得:

 “露背装穿在你身上容易引人犯罪,不想你被别人打量来思量去。”

 他话语落下的同时,伴随着我含在嘴里还没来得及吞下的满口可乐一同喷出,喷了他一脸。

 看在他不知死活说出这话的份上,我用心相印给他擦脸。当时一面擦,一面没心没肺的笑,心里头很得意。以后就要同花枝招展的生活say bye bye 了。想来还很臭美了一番。算了,这件不要,都不要了。收拾好几条牛仔裤和朴素极了的上衣,就打包好了。书包里装着随身听,复读机,三毛的书,一本红楼梦和日记本就差不多满了。在科技飞跃的e时代,与我同龄的兄弟姐妹胸前挂的是扬眉吐气的mp3,mp4(也许不久mp5,mpn会层出不穷,胸前挂的是不断更新的高新产品)携带方便,音质也很好,外表美观,小巧玲珑,重要的一点是在任何场合拿出来都会让人在视觉上有美感的冲击,相比之下,随身听和复读机都逊色许多。磁带要定期更新。光花在着方面的钱也够买个非常之不错的mp4了,而且体积“庞大”,外观虽说不丑,但人们审美的观念也日新月异了。朋友在劝我换掉,可东西用久了便生出感情。何况我喜欢收藏磁带。兴奋地收拾好行囊,才想起来衣食住行的问题,光是资金来源就是不可轻视的大问题,房租会不会很贵,天楠还在念书,周末打工挣的钱还不够我一人挥霍的。。。。。。一想到这些,我全身兴奋的神经就又松了扣,我放下行李,坐在地板上,望着窗外的天空,这时“追刀派掌门人”(也就是我妈)上来了,她可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屋邻高手”。扒开门看了我一眼,知道我还在,就走开了。我有必要给掌门人一个特写:自从我生病休学以来,她就开始接管我的所有力气活,包括熬药、洗衣服、做饭、叠被子、洗碗,就连出行的状况都在她的管辖范围内。出远门要先向她老人家请示,走的远了不告诉她的话,在不超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她便能踩着我的行踪一路找上。然后我就灰溜溜地跟她屁股后面回家,老老实实地躺下不在乱跑。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找的到我,这点让我好生佩服,可内心极不服输,我屡试不爽,得到的都是一个结果——被她乖乖带回家。在我偷偷去隔壁上网的时候,也是心惊胆战的聊天,生怕还未尽兴就让她堵个正着。以后在我朋友之间更多的话题边式我这个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追刀派掌门妈妈。时而让我感到很自豪,很得意,时而让我垂头丧气、情绪低迷。久病无孝子,久病能成医,可久病也无慈母啊,在家白吃白喝又不干活,动不动就耍脾气,使性子,心情不好看谁都想多瞅两眼,看到我不想见的人免费见一个骂一个,最后还不忘将之扫出门,得罪了家里不少老客户,做了我不爱吃的饭菜,我就不吃正餐,一天三遍的汤药,每次到了吃药时间,掌门人总是把药不多不少地放进微波炉里转的烫人,又是威逼利诱又是软硬皆施,我才新不甘、情不愿地一口气喝下,末了还在碗底剩下一口,以表我的不满,有时实际上我热完药之后,趁她不注意就倒掉了,在倒掉之前,我还得喝一小口,以保证“唇齿留香”,诱导她的嗅觉神经。还与一个习惯性的动作就是喝完药后,我总是用热水漱口,发出“喝,喝”的响声,把下水道用水冲干净,不能让她抓到犯罪证据。这些都要做到位,才可以蒙混过关。可惜的是好景不长,有一次被她老人家亲眼目睹了我“犯罪的全过程”,天啊,地啊,失策啊!她站在窗外用那双利刀般的目光狠狠地刺向我幼嫩的心灵深处,顿时我的脸像接近沸点般烧的沸腾,心口扑通扑通地跳动,想着她会怎么骂我,她却二话不说,抓着我的衣领把我拎到抗上,长期以来堆积在她心中的怨气一下子爆发了,我没做好心理准备,被突如其来的破头大骂吓住了,我一动不动低着头,一言不发,显然她已经被逼到了一定高的境界,毫不留情将我的那些臭毛病全抖落出来,我像是被拨光了衣服一样无地自容,说了一会儿,她累了,也渴了,我给她泡茶,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出门了,把门咣一声摔上了,慈母如今已成怨妇,年轻貌美的妈妈也早已被岁月在脸上堆起了纹理,我想每个女孩儿逃离不了这样的经历吧!我这个没人性的不孝女,净惹她老人家生气,我反思再反思,后悔再后悔,决定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可是第二天早晨醒来又打回原形,照例一如从前,趁机捞稻草,一样摔东西,大声哀嚎,老妈已经心力交脆,不管我死活,任我发飙,任我胡闹,她不靠近我了,一个人躺在床上,她不理我,我就看电视,听歌,把音响开得很大,一天也是过得很快,只是我不敢轻举妄动,做一些不伤大雅的事还算可以,若有一个差错出现,我可彻底完蛋了,还是静观其变好了。这种日子过久了,人会抑郁,也会变态的,所以就想换个环境,到天楠身边呆着,起码他不会骂我,不会像我妈一样粘缠,也不会对我打发火气,也不会给我脸色看。想到一连串的好我起身提着包就下楼,从前门溜出去,留了张枝条在电视机上:“我出去散散心,不用找我,过段时间我自会回来,药带足了一个月吃的量,请放心!”

 外面的空气真实好的不得了,离开家的感觉真好,坐上长途客车,我就兴奋的不行。渐渐的有些困意,枕着背包睡着了,睡梦中见到了美丽动人的乌镇水乡,我在小船上轻轻荡漾,古镇的古色古香萦绕在身边,完美的画面吸引着我的一切。

 “检票了,检票了,喂!别睡了。”售票员把我摇醒。

 “呐!还有多少能到沈阳?”我揉了揉眼睛问她。

 “2个多小时吧!”答的言简意赅,我睡眼蒙蒙地看着窗外,大地开始新绿起来,悄然换下外套,这种微妙的变化实在令人兴奋。我“吱吱”地笑出了声音。邻座的女人没头没脑的瞟了我一眼,那眼神是在对我说“真是有病,在这傻乐。”

 我怕她真把我当成精神失常的人,立刻叫住她:

 “你看外面的景色多美,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色。”

 “有什么好看的,年年春都是这样。”她不屑地应着我的话。

 是啊,每年这个时候,大地都是绿装披身,我一个农村小破孩,怎么连这点常识都忘记了呢,刚刚不寻常的举动就好象城里人见了红薯是长在土地里时眼里发出的都是不可思议,那种既生动又传神的场面一般,一时无言以对,好几年也没看过大地回春的画面了,这些年都忙了什么,无非是学习、考试,和一次次跌倒后勇敢幽软弱地爬起,跌倒在地上吧,可是泥土的气息已经很远了,我看了看旁边的女人,她是来沈阳看丈夫的,一两个月来一次、两次的生活也很不错嘛,整天看一个人也会有厌烦的时候,距离不远也不近倒让彼此更珍惜在一起的时光。她脸上的笑有温暖的成份,让我情不自禁想到了天楠,谈不上轰轰烈烈的恋爱也是件好事,那种伤筋动骨或恋爱也只是速战速决的作品,倒是比较符合现代快餐文化的时尚生活,快餐文化漫步侵蚀日益活跃的人群,快餐爱情也跟随时代的脚步流行起来,变得摩登时尚了,很多人心向往之,在满足人们需要的同时,也给人们带来很深远的影响,能在一天一个样的社会环境中活的人性张扬,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要有足够的耐力和勇气才行,加上时刻准备着必胜的信心。一向做事不紧不慢的我,除了玩的时候积极,就要看心情的好坏了,让我快节奏投身于生活中,我宁愿冬眠。等到悠闲变为一种时尚,我再复苏,还有可能成为潮流的前卫者。我再次笑出了声,不同的是,女人用羡慕的眼睛笑看着我:

 “十七八岁的年纪多好啊,无忧无虑。”

 我说:“阿姨,我已经22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再说十七八岁的孩子也有事情考虑,怎么可以无忧无虑呢。你说的那个岁月已经从我的指尖流走了,很远了,妈妈在我这么大的时候就嫁给了爸爸,婆媳之间的持久战要打到什么时候呢。我啊还未修成正果,自然不可轻举妄动,打没有准备的仗。”

 其实我倒觉得做好孩子很容易,可是做一辈子那是不可能的,谁还没点叛逆想法,在做惯了一种性格之后,就想克制一下新的角色,与之前的自己截然不同的风格,我试着改变,比较成功的转型,紧急关头还需自救,生病期间老妈的好言相劝都觉得是废话连篇,当时的我就像是颓废派的得力弟子,面容憔悴、毛发枯萎,就差牙齿还健在,要不整个一老态龙钟形象,心情在低谷期停留太久,快乐就潜伏在暗处缓缓招手,一觉醒来恍如隔世,看看镜中邋遢的自己,决心走出自己设置的坟墓,铁定了要用美丽的心情压倒一切疾病,而美丽心情的源头呢?就是天楠那小子。他总是给我足够的力量面对各种挑战和困难,见他微笑就很轻松,在一起认识快三年了,真担心3年这个字眼,三年对我来说就意味着别离,也是死穴,能不能过去就很难说,4个小时的车程这么就到头了,想想天楠会以怎样的方式出现在眼前呢:手捧百合乐颠乐颠的跑过来,是我最想要的表现。可他还没到,我蹲在原地累得我不详看周围一眼。

 “老婆,我来了!”他不知从哪里没头没脑地钻出来吓了我一跳。

 “你怎么才来,都等你半天了呢。”看见天楠高兴啊,连埋怨都像是甜言蜜语。

 “对不起,我洗了个头,打扮了一下,刚要走的时候室友又找我有急事。我怕你等太久,打电话又关机。”

 我看看手机,啊,没电了。

 “你室友的事儿急,那接我就不急了,不是说老婆大过天嘛,就这个大法啊。”

 “老婆大人,天大地大老婆最大,行了吧!”

 “我可不想作你的老大,本人还没打算打入敌人内部呢,你省省吧。”看他费力不讨好的表情我就忍不住要笑。

 “就认准你了,别人都白费,我瞅都不瞅一眼。”

 天楠正儿八经地挡在我面前说:

 “快别八瞎了,你说你没瞅哪个美女——瞅吧!对啊,不止一眼,怎么第还不得看够了算。”

 “你可别玷污我对你的专情,净埋汰我了。我是那样的人嘛。”

 “开你玩笑用得着当真吗?再说现在的人都这样,不差你一个,我还是可以接受地,你就放开胆看吧!我也喜欢看美女来着,养眼啊,咱俩也算投其所好了。”哈哈不断,我笑的没心没肺。

 “走吧,我带你去我寝室。”天楠背上我,我背上一个包包

 “把我放下吧,别人见了还以为我残疾呢。”我感觉到别人把目光聚焦到我身上的热度,情况不妙,我还是还是下来吧。宁愿累死,也不想被目光烤死。

 “爱谁谁,你是我老婆。他们怎么看不重要。”天楠执意不放。我还是自己蹦下来了。

 “我不去你们寝室,都是男生,我怎么能进去?!”

 “你还怕他们吃了你不成,多心了吧!”

 “那可不!现在人吃人的现象多的是啊,别不警觉。再说了,我就多心又怎么了,我也是防小人不防君子,对吧。你给的那点安全感不足以让我相信整个是都是好人。”

 “哟呵,还叫劲了。那好,你说怎么见面,听你的。”

 “ 八个男生在一起,倒挺引人深思啊,指不定觉得我多随便呢,让他们都携带家眷吧!人多热闹,没家眷的就两两组合吧,自发组成团体,咱就逛公园吧!”

 “这主意不错。那我可放信儿啦。”天楠一支手拎着包包,一支手牵我,我的另一支手在空中自由摆动,无拘无束,沈阳的空气中总有微尘的漂浮,重工业城市真不是盖的,这里的一切都提醒着人们重工业在本地的地位,和大连比是差了一截,可怎么着也是地球上的合法面积,不作比较会更舒服些,在公车站等车的时候心里有点慌,以我现在的形象去见他朋友,那他们对我的第一印象不久全毁了。

 “喂!天楠,我头发乱不乱,脸色怎么样?衣服呢,衣服干净不?”

 “又不是让你去相亲,紧张什么?!”有一搭没一搭地会我话。

 “要是真去相亲就好了。”我小声嘀咕着。

 “再说一遍,哎呀,你长几颗心,有我在你还想相亲。胃口不小啊你。”天楠的语调抑扬顿挫,火药味十足。

 “要是相亲的话,我会穿的在邋遢一点,头不梳,脸不洗,牙不刷,还要时不时地来几句脏话,怎么地也得吓死他,让他见识见识本姑娘的厉害哈哈~~~~~~~~~~”

 “你这不是在自毁形象吗?”他得意的在旁边傻笑。

 “还笑?要是遇见好的,我可是会弃暗投明地。”我是这么说的,也正这样想,一辈子哪能和初恋走到头呢,生活又不是演戏,有那么多令人荡气回肠、煽人泪下的完美情节呢。太不切实际了。身边的男子才识实实在在的,柏拉图式的爱情本人拥有不起,索性放弃。

                               未完 待续

上一篇:千年断弦

下一篇:爱在身边--快乐的一天

写得不错呀!这让我想到好多!    [回复]

咋一粗人  2008-09-24 14:52:00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