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鱼

鱼缸就在我的身后的窗台上,里面飘着一些绿油油的水草,还有一截不知从哪里拣来的在水里泡了不知多少年的黑色的木头。鱼缸里没有鱼,那些水草就像一片诡异的森林,一片没有鸟的森林,安静得就像这个办公室,死气沉沉的,而且它就在我身后。 我也曾想让这个鱼缸变得生机勃勃,让我能在工作累的时候有一些寄托,看它们自由自在的游,就像我自己也正自由一样。于是在一个早上,我放了两条鱼进去,为了给它们超人般的能量,还特地给它们起名叫黑寡妇和浩克。但这名字也没能保佑它们,就在第二天早上,这两条鱼就一起归了西,我不得不说,这鱼缸简直就是杀手。如果有什么能

阅读全文

【原创昭文/短篇】《醉红枫》

长风萧瑟,细雨如丝。 半山腰上,青青的墓草间耸立着一个简洁的坟茔,不远处,一个蓝衣青年迎着漫天的雨丝,正沿着山路朝这边悠悠走来。绵绵雨帘落在此人单薄,却透着一股傲然之气的肩膀上,清寒,沁凉,然而他却浑然不顾,仿佛并不在意。 此人径直来到这一座坟墓前,细细的雨丝冲刷着他那一张如刀削般精致俊逸的脸庞,目光幽然,缓缓地滑过墓碑上深深刻着的一行字:挚友杨星之墓。 方方正正深红色的大字,在这个青年眼前轻轻飞舞,仿佛像极了那一年,满山遍野悠悠然飞扬着的,蔓延火红的枫叶。青年在墓碑前静静地站了一会儿,默默地叹了一声,唇边慢慢绽出了一丝凄然歉疚的笑。他俯身蹲下,眼

阅读全文

【原创昭文/短篇】《棋局·归期》

棋局(上) 荒山,小路。 夕阳西落,天色已暗,唯独那西方天际还残留着最后一道迟暮金光。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踏在泥泞的山路上,寂静无声中显得格外沉重。一位青年正沿着山路而上,手持三尺宝剑。那本是一袭清爽淡雅的月白色长衫,此时却已染上凄绝刺目的鲜红。满是泥泞的靴子早已破烂不堪,放眼来路,是一排染着暗红的脚印。 脚步虚滑,青年靠着一块山石上坐了下来,眼望着西边那渐渐隐没的暮光,苍凉一笑。自己,如今是否也如那垂落西方的夕阳渐渐隐入长长夜晚的黑暗一般,正在逐渐步入这死亡的深渊? 倦淡了星眸,合上的眼睑渐渐将那抹纯净的光芒隐去,彷如深入骨髓传遍全身的剧痛

阅读全文

展大人的烦恼

展大人的女主角? 今日和往常有些许不同,倒也不是有什么大事,只不过是今日醒来,展昭突然发现自己成了言情小说的男主角。他不知何为言情小说,更不清楚自己怎会有这样莫名的认知,可这认知就这样扎根在他脑中挥之不去,且令无端的令他深信不疑。在被这个认知困扰了半日之后,他决定去公孙先生那解惑。 其他的姑且不论,首先他得先搞清楚什么是——言情小说。 公孙先生博才多学,天文地理,岐黄之术,推理探案,人文风俗,算卦测字,嘘寒问暖,体贴大人……几乎无所不能!展昭在午后空档寻到了公孙先生的小院,公孙先生虽常被庶务缠身,却不忘陶冶情操,此刻正在摆弄他的花草。见

阅读全文

第九章 开辟二号营地

“全体野游队,快速集合了,我们今天有重大任务,开辟营地了,哎嗨哟,哈哈!”我和副队长大赞异常兴奋的催喊着正在玩游戏的所有队员们。 “开辟营地,哇!太棒了!我大将乾乾鼎力支持!嘿嘿嘿哈哈哈!”乾乾鬼魔鬼样的笑着。 “鼎力支持!鼎力支持!鼎力支持……”二洋和其他队员都齐声大喊着,有的摇着神棍,有的扭扭屁股,有的摇摇头,大家乐得忘乎所以。 “OK!OK!OK!啊!今天带的武器简单一点就好了,弹弓再加上几根神棍就可以了,我们开辟营地需要的工具是镰刀、铁锹、锤子、刨子、錾子、钉子等。我们需要割草,割树枝,把

阅读全文

第八章 初探桃花岛

最近几天天气为炎热,早上空气中就蒸腾着一股股热浪,一些嫩绿的树叶好像都被晒蔫了,不论是宽阔的大街上还是狭窄的小巷子里,很少有出入的足迹,火热的太阳似乎想起了当年“两个兄弟”的光辉时代,憎恨起那个射日的英雄来。于是中午时分更是攒足了能量,把光滑的水泥地面烤的像个滚烫的油锅,我们光乎乎的脚丫一碰到它就像烫熟了似的,贼疼贼疼的,而这时却成了知了的乐园。它们黑压压的群聚在大柳树上,演奏着空前热烈的音乐会,把我们的耳朵灌得满满的,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了。 “难道这么美好的周末要在家里度过吗?岂不是太无聊了?”我看着窗外毒辣的阳光沉思着。

阅读全文

第七章 综合林马蜂宴

从北涵洞归来,我们便在大本营自由自在的休闲,上午玩了玩红桃七卦(野游队发明的一种有趣的扑克打法),还用弹弓打院里水池里的小鱼,而且在大赞家的新房里大声的唱歌,跳舞,讲故事等。 吃过午饭后,大家又想外出游玩探险了,于是我们聚在一起考虑去哪里玩。 “大锋,好久没吃到美味的蜂蜜了,咱们去综合林搞点蜂蜜怎么样?”嘴馋的大赞、二赞兄弟拿着长长的竹竿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去捣马蜂窝了。 “去吧!大锋!捣马蜂窝!”二洋和孟坤站在巷子里的破石头堆上一脸的兴奋。 “嗯,捣马蜂窝,好!大赞集合队伍!”捣马蜂窝

阅读全文

第六章 踏入北涵洞

“大家带好工具了吗?我们马上出发!”我紧盯着全体野游队员大声说道。 “锋哥,我们去哪里啊?”副队长大赞及众队友焦急的说道。 看着全体队员抓耳挠腮的样子,我故意提高了嗓门,“我们已经从第一次大型运动会中得到了很好的训练,所以我们今天向新的地方探险,一路可能充满了未知的危险,或许隐藏着大蛇,甚至会有鬼。” “哇!有鬼!鬼啊!”胆小的老凯一脸迷茫的惊叫着。 “去你的,胆小鬼!”先锋队员乾乾不耐烦的说道。“我们野游队就没有怕的哪样,臭老凯!干脆呆在家里抱窝算了,真是个无用的家伙,抱窝鸡,哈哈!” “凭什么,我才不怕呢,我有铁

阅读全文

第五章 第一次大型运动会(二)

“大将乾乾,快点投降吧!我大赞可是顶尖的‘魔鬼王’,趁我没有发威,你还是乖乖认输吧!”大赞一边说着,一边做着简单的预备活动。 “我认输,可能吗?我让你尝尝我的无敌飞脚!”乾乾十分自信,并做了一个潇洒的前空翻。 “哎哟!大战开始了!吆!吆!”伙伴们大喊着,有的坐在草地里,有的坐在树杈上,而且吹起了口哨,引得树上的大鸟嘎嘎直叫。 随着伙伴评委一声“开始!”大赞就快速的飞起一脚,直接踹向乾乾的胸脯,乾乾急速躲到一边,接着一个飞腿击向大赞的后背,大赞闪到一旁用手一挡,接着又起了一脚,但是乾乾眼疾手快,又连

阅读全文

第四章 第一次大型运动会(一)

当天夜晚,我和三水、大赞等人商议,设计好了出席仪式,制作了参赛号码布,计分表,并邀请了巷子里所有的伙伴来观看。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我们就早早的起床了,十分钟左右巷子里的伙伴也都来齐了。我们在巷头集合好队伍,整装待发的跑向昨天开辟的练武场,其他观看的伙伴们吵吵闹闹的跟在后面,几个伙伴帮忙拿着我们野游队自制的桌椅。 “哈哈!太热闹了,我二洋这次要显显本领,展示我大将风采!”二洋边跑边兴奋的说道。 “屁二洋,能耐什么,我二赞可不是吃素的,我比你厉害!呦呦!”二赞说完朝向二洋吹起了口哨。 “

阅读全文

第三章 野游队大型讨论会

经历过凤凰岭以及几个小地方的探险,我和三水都觉得有必要举行一次大型的讨论会,对野游队进行初步的完善。 我们决定会议在一号营地举行,一号营地地面长着青青的小草,以及整齐的杨树,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河流过,凉爽的河风吹来,别有一番休闲的味道。我们用自己打造的简易的木桌椅当做会议的桌椅,然后拿了两个崭新的笔记本,由我和三水作一些必要的记录。 “立正!向右看齐!原地坐下!”大赞潇洒的指挥队伍围坐在长桌子旁。 “锋哥啊!什么会议啊!这么隆重,还神神秘秘的!”二洋做着鬼脸,腰间还别着心爱的弹弓。 “

阅读全文

第二章 探险凤凰岭

今天是周六,太阳已早早的起床了,金色的光线透过成排的杨树林,闪现出浓浓的笑脸。村东大河里浓浓的野味气息,伴随着凉爽的东风悠悠的飘来,唤醒了还在睡梦中,洪河边自由玩耍探险的我。 经过几天的训练磨合,我们都迫不及待的想出去探险游玩了,展现我们野游队的风采。我赶紧从床上“呼”的蹦了起来,箭一般的跑到大赞家,只见二赞和大赞还都在撅着屁股,头埋在棉单里,二赞嘴里不断的发出,“我要吃鱼!我要吃鱼!”这两个臭家伙还在睡,真是蠢猪!我立刻上前攥紧拳头,狠狠的照准二赞的大屁股打了一拳。 “哎哟!哎哟!好疼!”他紧紧地摸着屁股,把棉单,“呼!”的扔向了一

阅读全文

水果派(三)--葡萄篇

什么情况”?谁的电话还是那么不自觉,已经是晚上快翻日子了,还响个不停,“楼下”的石榴已经忍无可忍了:“葡萄,又是你,一天到晚哪儿有那么多电话打不完啊?“同寝室的都开始翻身了,同时叹气:”哎“是啊,都习以为常了,葡萄也只有不好意思,一下钻进被窝里。我知道石榴的脾气,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警告你哦,明天晚上要么关机,要么关成振动。““哎呀,看嘛,我又挨骂了。“只听从被窝里面传来很小声但很清楚的声音,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突然很安静的,她挂了电话,大家终于可以安心的睡觉了。夜,真的很安静。 第二天,大家又像是没发生什么一样,继续相亲相爱。

阅读全文

【封花雪月】之再见玉龙池--3

  月封儿嗔怒道,“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在人家脚上乱咬一番就是见得人的了?”谁知,自己刚出此言,便心下羞愧难当,一时情急,便又挣扎着去挣脱那手后的捆绑物,但是依旧无果。   景慕雪大笑,“你这奴婢,倒也维护她,我那一口,也是为报往日之仇,今日,算是一笑泯恩仇啦!”   说完,又兴致颇起的吹起箫来,大雨顿停,月朗星稀,寻仙亭下,好生悠闲自得,此刻,月封儿只想如何巧妙脱身,便呶着嘴道,“你总这么捆绑着我,不让我回去,宫主发现了可是要杀了我的!”   景慕雪还是沉醉在箫声中,一直看着月封儿嗔怒的样子,月封儿忽又被那剑客深情的一望,心湖涟漪缱绻,便箴默不言

阅读全文

叫声妈,我好无奈

     一   这年头都说大款潇洒风光无限,个别大款或许就未必这样。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张万和总经理说,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的经,不说一万个人,就是十万个人也难有。他有句口头禅:干事难,求人难,挣钱更难,千难万难也没有我不知道咋样孝顺俺妈那么难。这话听来新奇而陌生,咋样孝顺老娘还是问题么?不就是个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多回几趟家嘘寒问暖个事儿么?可在张万和这儿还真是个头疼的大问题。   这天晚上张总又被灌得酩酊大醉被人架了回来,倒在床上就鼾声大作。不知睡了多久,急促的“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声狠劲儿地作响,晕头涨脑迷迷瞪瞪听见了,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