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站在桥上一眼望去,就能看见……

一年了,爸,我回来看您了!

你知道么?我刚回了一趟南昌。

南昌人说话还是那样,又急又快,正常间的对话都似争执。到处都因修地铁而泥泞不堪,并不是我喜欢的城市。可是还是好想回去看看,因为那是你的家乡,所以总是觉得亲切。

两天的时间里,我一个人慢吞吞地逛了八一大桥、腾王阁、胜利路、百花洲、八一广场……

八一大桥上黑猫、白猫的典故,你给我讲了好几遍,可我还是好想再听一遍啊~

天,灰蒙蒙的,隔江望去,一片片的高楼,南昌真的变化好大啊,你看到了么?

老旧的“八一大桥”还在那里!

记得小时候,我最爱去那儿玩耍,拉着堂妹的手,在早早的清晨,风极大。

我们总是热衷于玩同一个游戏。

在桥上抛置红色胶袋玩,薄薄的胶袋像是永不落地的风筝被风吹呀吹的,飘得好高,好高。

和堂妹追来逐去,长长的大桥上,追来追去的只有两个疯狂的小丫头。

每每回忆起这段,总是很奇怪,那时为什么桥上通行的车是这么少的呢? 要知道,就是因为旧‘八一大桥’太窄,通行的车又多,不胜负荷,才会新建‘八一大桥’。)

八一大桥南端的浔阳楼旁有好多人在那里打牌、遛鸟、闲聊……,很是热闹。总觉得好似你就隐在其中,不知道是打得入迷还是聊得太开心,总之就是顾不上搭理我。

身旁的槭树叶很嫩很绿,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仰着头拍它的时候,眼睛立马就模糊了……

登上南昌人引以为傲的江南三大名楼之首:腾王阁。

因没登过另二座楼,不好太自夸,但它的依市临江,视线开阔,碧瓦丹柱,雕梁飞檐,气势雄伟,还是令人不得不引以自傲!

只不过阁内太多的历史典故、随处可见的珍贵的名人手记,都让我这无心之人觉得乏味,终只认真听了处于阁顶的‘九重天’典故,那因人之向往而臆造出的一块超越时间、空间的净土!

不是不爱学习,只是并无好心情,今次就只想好好的把儿时和你常逛的地儿再走一遍,并无其它。

出阁前,又将西北两亭俯拍地拍了又拍,这幼时梦境常常出现的景,我想要带走一点……

假日的胜利路步行街人很稠很稠。

本想去紧邻的蛤蟆街走走,想去找找你和奶奶家的旧址,不知道为什么,终是没去。

没有你带路,找到的家也不似那个家,一点亲切感都没有!

爸,还记得么?那时这里有家小笼包做得特别好,我们点了好几笼,吃到后面你都得要松皮带扣了,我一直都记得这一幕,记得好牢啊!

街上人来人往,某个影楼请了四个美女在秀,神情都淡淡的,其中一个回望镜头笑了一下,一笑就点到了我那心里不为人知的苦盼、迷茫……

在街头站了许久,望了又望,这条街,一片的繁华愣是生生地看出了悲来!

跑去万寿宫喝了一碗福羹,全都是怀念的味道,想起爸爸你做给我的福羹了。

不过说起来你也只做过一次,兴致勃勃地做给我吃,遗憾的是我却没吃几口。想起来,真是懊悔。

今天这碗羹看上去和若干年前的羹其相貌好似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次我吃得好用心,里面的诸多用料慢慢的全吃出来了。

又经八一起义纪念馆、沿中山大道一路慢行,慢慢就走到了百花洲。天更阴了,这清明时节的天气啊……

远看百花洲的垂柳,似烟笼,一团团的淡绿,和广州的柳相比,又柔又美,简直不可相提并论。

再到八一广场,行人廖廖无几。

以很低很低的角度仰拍升旗台,想把全景拍下来,却总有路人干扰画面,令人很是烦燥。

纪念碑下方是“宣布起义”,“攻打敌营”,“欢呼胜利”的战争场面的浮雕。

这些都是你最爱说与我听的故事,同题材的影视剧也都一直都是你的最爱……

佑民寺只是经过……

有时候,很不喜那种烟烟绕绕的地方。在这种常常念及苦痛、离愁的地方,心情总是好压抑!

你小时常常去抓鱼的青山湖,也没能去成,天终于阴沉地滴出水来,没法成行。

人民公园、绳金塔亦都没去……

什么我都记得,爸,这一年的时光里我好想你,常常想!

这一年我可以和旁人自然的谈及你,可以和小家伙笑笑的说起你,可以和妈妈以怨代想的念起你……

我以为我已经习惯了……

和舅舅、舅妈去看你,除草、上香、祭拜、烧纸、燃炮,一直都是默默地,在心里什么也没和你说。

因为很多时候,我都不相信你就在那下面,总是骗自己你还在的,在远远的老家而已。

可是——

定定站在家旁的这座萋草离离的破旧小桥上望你、望你的长眠之地,很难过很难过……

这座桥我走了不知有多少遍,站在这里望你那里亦好多好多次,从未曾想到你会长眠那里,从未想到!

这座夏日里你爱乘凉、我爱爬的桥,就在你的视线处,你日日得望,好还是不好?

妈妈说,你会庇护我们,可是我不知道你在那里,看到这样的家会不会难过……

这无人居住的旧屋,灰尘厚得能写字。

家还是那个家,可样样事物都脆弱得不能去碰,一碰即使人流泪。

泪流不止,翻出你的旧相薄,决定要带走。

虽然我知道很多东西都带不走,很多情感都只能留在这里!

我不知道把你留在这里,到底好还是不好?

初始想你留在广州,高兴时、难过时随时都可以去找你!

可是妈妈说,人都喜欢留在自己熟悉的家里。

而且人走了,身极轻,想去哪瞬间即可至。这,都是你告诉我的。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来看过我,到底有没有?

如果有,怎么我会不知道?

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

你曾说过,若有一天你走了,一定要和爷爷奶奶在一起。

但是,爸爸,很对不起,因某些原因没能让你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我想你不会怪我的,从小到大,你从来没有真正怪过我,从未有过。

……

在这探望你的日子里,爸~

我送你一首曲子好不好?

一首你最爱的曲子,一首我从小就常听的曲子……

深液花园里 四处静悄悄

只有风儿在轻轻唱

夜色多么好 心儿多爽朗 在这迷人的晚上

小河静静流微微泛波浪 水面映着银色月光

一阵清风 一阵歌声 多么幽静的晚上

……

PS:

曾和朋友说到花树和花海,哪个更爱。朋友爱花海,而我,更爱的那一树树的花……

喜欢那一棵棵需要仰望才能显得更美的花树,那:红木棉、粉樱花……种种花树!

仰望它们的时候,会觉得心空着的那一部分有略微充实,会让心略感温暖和幸福,象来自天国中的一抹眷念……

上一篇:诠释“人生”

下一篇:随波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