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心永藏

前些日子,在网上定制了二枚闲章。内容分别是:梵音空谷和闲如岭云。梵音空谷取自空谷梵音之意。感受来自于每天上下班听的曲子“梵声万里”。每每一听,混混沌沌的冬日的晨,便立马变得清爽伶俐。加之姓名的谐音,便有了“梵音空谷”,不过这样超脱世事的境界于我来说太过于飘渺和空灵,实是不敢多言。倒是闲如岭云,是一直都向往着的。该句取自杜牧的“闲如秋岭云”。但再论及下去,此句中的淡泊又不及“万松岭上一间屋,老僧半间云半间。三更云去做行雨,回头方羡老僧闲。”

只是没想到将这附庸风雅之心发到微信里,才发现一个多年的旧识竟会篆刻喔。聊了三两句便即时允诺要亲手刻一枚藏书章送我,并要我自定内容。为着这内容,纠结了一晚。想着毕竟是手作+创作的心意,不可过于随意。思忖再三,最后终于定下为“素心永藏”。

说起这位朋友,相识相交已十年。

十年间曾一度失去联络。那时联系方式较现在脆弱,仅凭一个手机。因我的一个不小心便失去联络,只是机缘巧合竟又联络上了。到现在QQ、微博、微信、手机,统统加齐,若非刻意不联络,想是一辈子都不会失联。

只是进入到三字头的我,对于人际关系的打理从疲于已过渡到了疏于。陈道明说:朋友间一旦到了无话不谈的时候,就离生疏不远了。此话或许不一定处处皆对,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倒是越来越品味出这句话的精妙。

讲真心话,相交十年且一直都有在联络的朋友并不多。在现在,喜庆年节间的祝福问候,往来上百条,仿佛都是例行公事。而说了很多次的同学聚会,热情总是一阵间,加之琐事不断,终是难以真正行动起来,到最后仍是不了了之。而这位朋友,最近一次见面应是一年前吧,空间距离并不远,却并不常见,只是间中偶有电话联络。虽是偶有,但是一聊起来倒也能够滔滔不绝的聊上好一阵。在这朋友面前,常常是被动的接受友情的温暖。能蒙其不弃,对我来说真是很值得庆幸和珍惜的。

这两年借着看书,开始慢慢学习着自省,慢慢学习用放下来换取自由。对于复杂人心的揣摩,实是不必过于执着。所以,对于人际间的误解已不再解释,明白笑一笑去看会比较轻松。看多了虚与委蛇的表情,仍不心淡,也不再轻易地说“对人世失望”之类的怨叹的话。说起来,对人世失望,只不过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一个辩解罢了。只想暗暗向着剔除烦杂,清静自我的方向去努力。

“童心”已然失去,那么学习拥有一颗“素心”罢~

上一篇:最初的承诺

下一篇:诠释“人生”

人生能有这样的朋友是福缘,懂得用放下换得自由是智慧,拥有一颗素心是福气!    [回复]

弄舟人  2016-06-30 17:32:44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