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关何处

读起野夫的《乡关何处》,忍不住要落泪掩书长叹。落泪于野夫那受苦受难的儿时经历,及至亲至爱的家人们一个个的离去,长叹起的是内心里那挥之不去的乡愁。

当然,我是明白的。在现今这个加速城市化、人口流动频繁的时代里,离乡定居他方,是很多人顺应自然的选择。所以离家千里,定居在粤多年后,对于文人常常吟诵、见著笔端的种种乡愁,便也真正的读有所感、感有所悟。好在故乡对于我来讲,所幸没有野夫《乡关何处》里的那般辛酸、那般苦痛。安放于我内心深处的那个青青小镇,如吴冠中画里的徽派山水,充满着清新恬淡的气息。它有着鲁迅《社戏》里的热闹,也带有一丝林海音《城南旧事》里的怅然。它承载了我成长岁月中许多初始的美好,融入了亲人的种种爱护,是我天真活泼的孩童时光的最好见证。

记得在中学课本里有一段来自鲁迅先生《秋夜》的文字:在我家的园子里有二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简单重复的语言,令得很多文人都爱琢磨鲁迅此处用笔的深意,各抒己见、争论不休。譬如,有说此处暗喻鲁讯在白色敌战区里的紧张情绪,等等。但是,在我看来这却像是乡愁泛起的一抹涟漪。在这段孩童般的念白中,如你带着一颗饱含乡愁的心去读,应是可以品尝出文字背后的那份童真及对幼时生活的回顾向往。

悠悠乡愁的涌起,是岁月淘洗过后的沉淀。所以年岁增长后,经历的世情越多,才愈加懂得故乡的温暖。这种温暖,是一种唯有等你真正远离后,方才得以切身感知到的温暖,是一种类似于母体般的温暖。曾在好些个失眠的夜里,闭上眼睛、放空大脑去想象自己是睡在老家里的大木床上。借着这份冥想来驾驭身心的感受,穿过漫漫时光的隔阻,渐渐便进入到一种安定静和的氛围里。在这来自于故乡的遥远慰籍下,心神松弛,呼吸平和,很快便安然的坠入梦乡之中。

远离故乡的我,常常会忆起在小镇里的种种生活。

那时,父亲常带我去家近处的桥头小吃店,点上一碗热乎乎的汤圆,笑着看我一个个吃完露出满足的笑脸,这是我四岁时的故乡。带着一帮小伙伴,踩在用破开竹子制作的简陋滑板上,踏着冬雪沿斜坡滑出朗朗的笑声,这是我七岁时的故乡。跟着哥哥去野炊,抓鱼烤鱼吃出满嘴黑漆漆的欢笑,这是我十岁时的故乡。第一次离家求学,心酸的拦着不断往沉甸甸的行李袋里塞满吃食的母亲,这是我十四岁时的故乡。而独自一人坐在山坡上望远,茫然想象着不久后的离乡打拼,这是我十八岁的故乡。最难忘的是,以新婚新妇的身份敬谢亲朋,就此真正告别这方熟悉的山水,那是我二十四岁时的故乡啊。

真正的离别过后,才有了最柔软的珍惜。

汪曾祺老人家说,一见黄牛便觉亲切。都是一样的啊,于任何一个不经意间与儿时常见的事物相遇时,都会轻易的陷入到感动和怀念之中。白杨垂柳青竹油茶松树杜鹃芙蓉凤仙野菊小桥流水青砖黑瓦,通通都浸染了我浓浓的思乡之情。所以,请原谅我莫名的激动和长久的驻足吧。不仅如此。一旦大脑安静,神思悠远之时,浅浅的一片流云便能勾起我倾诉的欲望。只是,多数时候我只能对着高远的天空发呆,思乡太甚时也会倾情于笔下。但,有时它也会出现在我与小儿的交谈中:“大树是树叶的家,天空是星星的家,妈妈是我的家。那,妈妈你的家在哪里呢?是外婆吗?”

是啊,是外婆。可它,也是千里之外的那个小镇啊。

是以,总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要把儿时故乡的一切,一点一滴地全都让他去温暖细腻的慢慢感受。只是很遗憾,身处于岭南之地的他,是很难推窗即得,自然随意地去感受到江南的曼妙风情。那春日里轻飘的柳絮,夏日里不倦的蝉鸣,秋日里草尖的冷霜以及冬日里茫茫的白雪……而这些,全都是我幼时回忆中,不可或缺的事物!这种遗憾,现在的他不会懂,将来亦未必能够理解。但其实,我只是很想,很想在保有他现时所拥有的快乐的同时,亦能将我儿时的快乐一并给予他——这个小小的“我”。

终于,在一个午后,我踏上了久违的故土。整个小镇空旷、安静,像是走入了一个青灰色的梦里。

“马兰花,马兰花,马兰开花二十一……”,叽叽喳喳的小女孩正堆在操场上跳花绳。我拿起板刷,仰头擦黑板,窗外有人在唤 “小满,你快来啊……”

我轻轻的打开窗。

窗外空无一人。

上一篇:从容人生

下一篇:家乡的腐乳

好美的文,好浓的情!在阅读的同时,思念家乡,回忆童年!还有作者那篇豆腐乳的文,让离家的我们好想念妈妈的味道!    [回复]

溪水悠悠  2016-06-30 18:28:48

从读其麦的第一篇文,就喜欢上了优美的文笔,恬淡的叙事,继续关注中!    [回复]

深蓝  2016-06-25 14:03:10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