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用与无用

新家装修的时候,我力主要装一个大大的吊灯。很多人跟我说,根本没那个必要嘛,真装了,就是个摆设,一年到头也用不了几次。听了这样的话,我选择笑而不语。也许,的确是一生也用不了多少次,但难道真的需要的时候我们就只好选择将就吗?尤其是在打开吊灯的夜里,柔和的灯光笼罩着我,我感到心情也由衷的美丽。这样美妙的体验,不也是无用之用吗?就像周末仔细地清洁自己的家,用心擦亮每一处角落,心也随之亮堂起来,这清扫到底是有用还是无用呢?每每清扫完,灰尘还是会及时地落下来。可就是清扫的过程中,我们的心情不是也跟着爽朗起来了吗?

一个小小的鱼缸,几尾靓丽的小鱼,它们摇摆而过,也不过是荡起心底柔情的涟漪而已,也许在莽汉那里确是无用的,甚或有些精细的主妇要说:难免还要死掉的嘛,养着有什么用呢?如果心灵从未因此受到过感动,也许对于他们来说这真就是无用之物吧,而于我,这份平和的心境就是难得的用处。

我爱长长的绿萝,喜欢在周末仔细地擦净它的叶片,喜欢将它的长茎穿行过墙面。有人说,又不开花,养着有什么用呢?他不知道,这份净洁的绿已经在心底里蔓延,亮丽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双眼。

我们的祖先在山洞里就已经喜欢可能毫无用处的贝壳的珠饰,却在爱它的同时让自己变得更加可爱。一切无用之物只要能美丽心情,这就是无可替代的最大用处。及至孩子的成长,有人在孩子喜爱涂鸦的时候,问”有什么用?“而让孩子去做数学题,有孩子渴望声乐课不得而被送去各种辅导班,可是,即使是孩子,也需要美丽心情,有了心情的美丽,才可以有人生的精彩。这个道理,可惜很多人悟得的都太晚了。

庄子所说的栎社树因其”不材之木,无所可用“而得以”若是之寿“,及至栎社树发出”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的反问。楚国都破,屈原投汨罗,于楚国有何用处呢?却在后世激励了万千民众志士甘抛头颅为祖国!有用无用,我辈也许无此聪慧明晰其理,但只为有用而为,则势必会在有用之时后悔当初之不及!

今录此小文,惟愿诸君在有用无用之间,为心情留一处空间,朋友无需有用,合缘为贵;事物无需有用,称心为贵。

清风明月无可用,轻吟入夜俏眉心。不为有用而为,不为无用而不为,有用无用之间,只求合乎心,合乎情,合乎礼,合乎义。如此,当是其大用。

上一篇:写在母亲节之前-2016年5.6日

下一篇:运气与才气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