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母亲节之前-2016年5.6日

就在天气的反复无常中,母亲节竟悄然而至。作为已经升格为中学生家长的一个母亲,对母亲节更多了一些感触。

我的母亲是家中老大,在那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兄弟姐妹一大家子的家庭中,她责任重、压力大。个性要强的她就总是风风火火地忙完这样忙那样。她既没有跟自己父母情感交流的机会,也没有跟子女情感交流的精力。我自幼是比较体贴母亲的那种类型,但也仅限于不想给她惹麻烦,却并没少给她惹麻烦。每每看到母亲一腔怒火站在那里的时候,我选择了敬而远之。就这样,我和母亲的关系在渴望中亲密,却在现实中疏离。

直至后来自己做了母亲,体会到了为人母的辛苦,也努力去减少幼时缺乏情感交流的亲子关系的遗憾。那时候,我以为自己是比母亲要高明的,认为自己比母亲给了孩子更多的爱。当我把更多的爱给了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却忽略了母亲正在渐渐老去的细节。

直至在姥姥的葬礼上,看到母亲无声的痛哭,我的心被狠狠地抽中了。母亲的去世,意味着你不再是谁的孩子;母亲的去世,意味着你将再找不到自己的来路。那一刻,我突然就对母亲产生了深深的眷恋,虽然母亲从未流露温情,虽然母亲依然不善表达自己的感情。

每每在周末赶回家,就总会看到母亲一大清早就开始准备的各种吃食。每到该返程的时候,母亲又是把早就装好箱的各种吃食往后备箱里塞。我只好一边说着吃不完,一边看着母亲满足地拍拍已经实在塞不下去的后备箱,说:“反正不用你背,慢慢吃。下次我再给你做...”而每当女儿与我争论什么的时候,母亲总是要护她的女儿,说着:“你妈不容易...”我笑着说妈妈偏心,却不由得擦去眼角挡不住的汹涌。

一代又一代的传承,母亲老了,也开始慢慢地依恋自己的儿女。每当我调侃她说:“你不是说将来有儿子么?”妈妈就笑着说:“儿子是儿子,闺女是闺女。闺女是妈的小棉袄呢!”我就搂住妈妈笑,妈妈也笑...

最喜欢看妈妈笑,喜欢听女儿假装吃醋地说我:“你有了妈妈就不要闺女了哈!”然后三个人一起笑做一团...

上一篇:武当山游记

下一篇:有用与无用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