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着知了的歌声回望少年时的夏季

热,热,酷暑难熬。这样的气候谁会最喜欢,我认为是蝉了,一年四季中,蝉只有在高温中幸福地唱着“知了知了”才让人们意识到它的存在。

蝉,因其叫的声音象“知了”而得名。一到夏天来临,它就会站在树上“知了、知了、知了”地叫个没完,声音传出很远,也是因为它的叫声而称它为知了。蝉喜欢激昂高歌,扯着“嗓门”大喊大叫,坐在办公室两耳充斥着知了的叫声,路边高大的梧桐树上知了正欢快地唱着。聆听着知了的唱歌,不由得想起少年时捉知了的情景,那可是快乐而无忧无虑的岁月。

那时候捉知了纯粹是为了弥补单调的暑期生活。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五花八门的玩具,更没有眼花缭乱的作业,无所事事的孩子们会聚集在一起打打闹闹,玩久了也会生厌,于是一人一根长竹杆,竹杆头上扎上塑料袋,像战士背着长枪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小树林进发。大太阳下没有任何的防晒用具,一壶自家的白开水还会随身带着。我们出没于树林里两眼朝天,循着知了的叫声找寻着知了的踪影,发现目标就用扎上塑料袋的那头竹杆对准它稍一摇晃,它就乖乖地跌入袋中不会动弹,等着我们把它的翅膀折了,再收入我们的囊中。我一直不明白它为什么不能从袋口飞出去,当然也有侥幸飞出去的,那是微乎其微。

开始捉知了是为了听知了的歌声,那些会叫的知了成了我们的宠儿,那些不会叫被我们称作哑吧的知了反倒有了好命运,往往能死里逃生再回归它们的家园。会唱歌的知了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我们会想尽办法让它唱歌,它声嘶力竭地叫着,声音嘶哑了我们会捏住它发声的部位逼它唱歌,直到也成哑吧,于是它们成了弃儿。

后来随着战果的不断扩大,光听歌声然后扔掉觉得可惜了,于是小伙伴们开始想新的办法。把知了的翅膀折了,把四周剪干净,光剩下头上的一块筋肉在火上一烤香气扑鼻,正好弥补当时零食不足的缺口,还好在野外烧烤没有造成火灾。吃得津津有味的我们不忘辛勤劳作的父母,我们把捉住的知了带回了家,母亲用油炸了放上葱姜等佐料就成了一盘美味,从此捉知了也成了我们暑期的一项副业收入,不管是会唱的还是哑吧,统统成了我们的捕捉对象。

如今社会在发展,生活水平在提高,但吃知了更是成了一道求之不得的野味。有需求就有市场,已经运营出专业队伍,再想吃知了可以到农贸市场去购买,或者到专门经营的饭店去品尝,但无论如何是无法和当年的既能娱乐又能解馋还很实惠的快乐相提并论的。

知了知了,歌声仍在回荡,夏天还将延续,听着歌声我们心驰神往跃跃欲试,却已没有勇气再去体会少年时的无忧无虑,既怕路人笑不雅,也怕紫外线的残酷无情,那些快乐只能永远封存在记忆里……

上一篇:我愿意

下一篇:高温絮语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