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话感恩!

晨起,从广播中听到播音员谴责清明在本地烈士纪念馆里不严肃的孩子们,说孩子们把祭扫烈士墓当作春游了,矛头直指教师。我不想说时下教育的艰难,也不推脱教师在国人感恩意识形成中的责任。我在为国内媒体人员狭隘认识感到悲哀的同时,要郑重地对国内所有媒体人员说上一句,学作中国人吧!

这样的文字,恐怕很快就要被从国人的感知中清除。但是那些不知道该如何作中国人的媒体人员,你们的灵魂是不会安然的。中国时下的教育形势的恶化,虽然有体制不健全的原因。可是国内媒体人员对国人非理性的推波助澜,也是导致时下国内教育形势恶化的重要因素。从新闻的角度,真实报道教育本无可厚非。可是在一些学生意外伤害事件中,国内媒体却在报道中矛头直指学校,利用国人对教育乱收费的情绪,误导国人抓住学校的所谓管理漏洞穷追不舍。致使时下社会上形成一股利用学生意外伤害讹诈学校的风气。这极大地恶化了师生关系,致使我们今天的道德教育举步维艰。

其实几乎所有媒体人员都知道,中国教育乱收费,是国家教育投入严重不足导致的。其中费用主要去向有这么几个,一是弥补教育资金短缺,二是供教育行政人员挥霍,三是补充教师超工作量的报酬。前两项,占这部分资金的百分之八十以上。而我们的媒体人员,受体制约束,不敢把这种实情公诸于社会。却从新闻效应的角度,夸大教育弊端,吹毛求疵。大家翻阅一下有关报道就会明白,国内几乎所有学生意外伤害的报道,都有追究校方(实际就是教师)责任的报道。

说到这,当老师的也比媒体人员强不了多少,在生计的制约之下,大多数教师也随波逐流。不敢伸张正义。校方常常公开给班主任下这样的命令,什么什么收费,必须以老师的名义来收,不能说是学校收费。收出事,要班主任自己承担。收上来的钱要全部上交学校。这样的逻辑都能拿到台面上来,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呢!比方说,现在的教育乱收费中公开的择校费,选班费,教育行政部门就要占用一半以上。本市一中,十来年前正式考入该校的学生仅分班费就九千元。而且这部分钱,大部分被挥霍,真正用在教育上的不多。剩余少于百分之五十的部分,扣除维持教学运作的费用与少量教师工作量之外的报酬,就是供各校领导消费。

上梁不正下梁歪,教育行政部门都如此,对下面也就无从约束。稍稍大一点城市里的学校校长们都坐上专用小轿车。一少部分小学校长,即使坐不上专车,也每月享受高额交通费。有的甚至超过工资总额。就拿本市来说吧,一个教师工作量之外上一节一个小时左右的大课,收入在十五到二十元不等。可同时在校值班的领导其值班费却在百元以上。重点校教师的工作量之外的课节费有高达百元的,可是这类学校的领导值班费也同比例增长。然而这还是教育乱收费校留部分中的一小部分。各校领导现在每周少则一两餐,多则每天必餐。每餐都千元左右。即使随便吃点工作餐,也得三四百元不等。每辆校长专车,年油耗、维修、保养费用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国家从来就没有给校长们拨过专车费用。可打着教学名义买的轿车,普通教师即使是参加教学活动也是绝难染指的。校内各部门也竞相效之。教务处,学生考试卷子收费标准超过百分之一百。而且,试卷销售方(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公开告之,可以回扣多少,交多少。其他校内各部门也大多如此。有一个重点校的校长的父亲道出,他的校长儿子一任下来,仅校服回扣就十几万。

这些有目共睹的事,哪个记者敢报道?也许记者与老师一样,也许也有教师受命收费责任自负性质的内部规定。对学生意外伤害的责任追究的报道,主要是出于新闻效应。按照国家规定,处在义务阶段的青少年必须接受学校教育。可是我们国家没有相应的责任,因为国家承担不起这份责任。如果说学生辍学应该处罚的话,第一个就应该处罚的就是学校与其上级。大多数的孩子辍学是因为承担不了高额费用。否则,家长与孩子宁可在学校玩耍,也不会辍学的。打着义务教育却高额收费的是谁呢?又怎样处理辍学责任人呢?教师常常受命教学生撒谎。上边来检查乱订资料,校方要求老师做好学生工作,不许把订资料的事说漏。要所有老师把资料收上来,藏好。并且恐吓:谁弄漏了谁负责!老师们在这校长一人大权独揽的时代,焉能不明白什么叫“谁弄漏了谁负责”?这样的老师你教学生遵守社会公德,效果可想而知。就拿负责学生思想教育的政治课教师来说吧,前些年课上老师给学生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告诉学生生产力发展水平高低是衡量一个社会进步与否的标准。可是当学生给教师提出:“那美国那么富裕,生产力水平那么高,为什么还说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比美国资本主义制度优越呢?”

老师解释说:“文化背景不同,发展起点不同。”

可是学生又问了:“东德与西德;朝鲜与韩国;大陆与台湾都是相同民族,相同文化背景,为什么资本主义的西德、韩国、台湾都比社会主义的东德、朝鲜、中国大陆富裕,生产力水平高呢?”

政治老师无言以对。只好自嘲地说学生钻牛角尖,学生再问急了,老师就会告诉学生:“你不这么答,考试不给分!”

这种形势下,老师给学生讲社会公德能起多大效果?学生对这样的教师感恩何在?古人云:“亲其师,而信其道。”这个命题,可以是个逆命题。亲其师,是信其道的充要条件。信其道,也就亲其师。

社会公德教育离不开当代人们的价值观。在一种社会价值观下形成的社会风气,才是公德教育的最有效的方式。可是纵观我们的社会风气,学生们从老师那学到公德意识,一出校门就被否定了。学生还会相信老师的教育吗?南京彭宇案过去了这么久,社会都没有给出个明确的答案。学生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太多太多的“彭宇”,他们该如何面对老师的公德教育?

我们的社会缺乏感恩意识。有媒体报道,有些地方因为新四军时期的烈士太久远了。就擅自停发了烈士抚恤。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烈士,因为我们国家与越南关系又好了,有些地方就将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烈士迟发或停发烈士抚恤金。虽然这些问题后来陆续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可是这种观念却渗透到国人的思想意识深处。就拿志愿军战俘问题,虽然现在政府给予了平反,可是在民众的观念里这些当初保家卫国走上战场的人仍是无法与烈士相提并论。这是我们的僵化教育给国人造成的非理性思维的反映。美国人,对于历次战争中战死的人都将其名字刻在纪念墙上。对于被俘人员当作英雄一样来看待。只要你没有主动卖国求荣,即使在严刑下做了什么背叛国家的事,只要没有造成实际危害,都能够被美国人接受。这是一个多么博大胸怀的民族。因为美国人民认为这些人是为了美国人民的利益牺牲、遭受灾难的。伊拉克战争,虽然遭到美国国内民众的反对,可是到伊拉克去拉美国士兵,在乘坐飞机时,会被礼让到头等仓。因为美国人民知道,这些士兵是为了美国人民的油桶去作战的。反对对伊战争,不影响美国人民的感恩意识。再看看我们那些在战俘营不屈服于敌人的威胁利诱牺牲了的和拼了命回到祖国的志愿军战俘们,国人是怎样对待他们的?这难道不是民族的悲剧么。

感恩是人性的反映。不久前,无意中在图书馆看到《南方周末》,上面有一版登了整版的人物名单。起初我还以为是什么先进人物名单,可是扫了几眼才发现原来都是八年抗战中牺牲在抗日战场上的国民党抗战将军们,名字附有他们生前的部队编号以及他们战死的地点。这对于版面紧俏的《南方周末》是不多见的。上面一个挨一个地写了几百个名字:夏国章,扈先梅,陈济桓,萧山令,燕鼎九……几乎都是我不认识的名字。

于是上网搜索了一下,这一搜让我很是心凉,相关的资料甚少。可这即使有限的资料,也足以让我的灵魂震颤了:他们中有与日军战斗到最后一发子弹的上将;有与阵地共存亡的中将;有在战斗中被流弹击中,死前高呼口号鼓励将士勇往杀敌的高级将领;一位少将,在弹尽粮绝的时候,让士兵先撤,自己不愿意被日本人抓到受辱而勇敢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还有文人出生的作战参谋与日寇肉搏,死后在他紧闭的嘴巴里发现日寇的半边耳朵……这只是有资料可查的,那些网上无从查阅的还有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我们无从知晓。我们今天民族独立之花也是由他们的鲜血浇灌过的。可是我们把他们忘了,受他们鲜血恩惠的国人,把他们忘了!

这个名单让我想起刚刚看到的一则消息。美国9•11事件六周年时,美国各地举行了纪念活动。与往年不同的是纪念活动比较低调。参与悼念仪式的人员在“天佑美国”的乐曲声中默哀。总统慷慨激昂的讲话暗淡了,家属悲恸的呼喊淡弱了,军乐队哀婉的乐声消失了,可是那些平淡的名字却仍然在耳边响起。公布受难者名字的仪式却始终没有被简化掉。2750个名字的死难者名单,念读这些名字是每年的纪念活动中占用时间最长的一项仪式。

纪念活动随着时间的消逝有所简化,然而市长可以不讲话,总统可以不发言,军乐队可以不奏乐,可这需时最长的念读受难者名字的仪式却雷打不动。每年都要从头到尾、一个不落地念出所有遇难者的名字,让这些名字响彻美国上空。唯一不同的是,每年要由不同的人念出这些名字,声音是不一样的,也许这是在暗示所有美国人都没有忘记他们。对于美国这些名字也许很普通,可是对于那些死难者,这个名字却是全部意义。美国,是每一个活着或者死了的美国人的美国。我们不只一次地听到,美国政府投入巨资在全世界找寻那些多年前甚至是几十年前在世界各地遇难的美国公民的遗体。如此重视国民的国家,国民怎么能不爱呢!在美国很少听到爱国主义教育,可是国民都自觉地履行对国家的义务。这也是种感恩,国民感恩于给他们恩惠的国家,国家感恩于为这个国家作过贡献的每一个公民。当我们拒绝给新四军烈士发放抚恤时,美国人却在花巨资在世界范围内找寻几十年前二次大战时阵亡将士的遗体。当我们的国人谴责美国政府假惺惺时,可曾也享受过假惺惺!

六年如一日,反复颂念这些名字,让全国民众反复地倾听。这些陌生的普通人的名字一次次地敲击美国人的灵魂。知到这些难道不能让我们国人麻木的心灵有所反应!让我们的理性有所恢复么!美国人是在用心倾听这些名字,是对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是对一个个父亲、母亲、丈夫、妻子、儿子、女儿、兄弟、姐妹、朋友、同事的尊重。这让活着的人感受到人性,感受到尊严,感受到人类的爱。连俄罗斯那样的国家,都会为飞机失事等意外群体死亡,举国哀悼。看看我们礼堂烧死几百,矿难死几百,车祸死几十,就因为我们人多死得起吗?不是,是我们的社会缺少人情。一个缺少人情的社会,上哪里让孩子们懂得感恩!

华夏文明,是一代代先祖用生命书写的。所有炎黄子孙都是受先祖恩惠的。清明祭祖,应该是感念祖先给我们留下这份基业。感恩应该形成一股社会风气,而这种观念须要舆论的正确引导,并不是教育就能形成国人感恩意识的。中国教育是不够完善,可是其责任不应该至少是不完全应该由教师来承担。媒体的误导,使教师成为唯一被追究教育直接责任的人。可是许多学生意外伤害都不是人力所能预防的。媒体应该敦促政府完善教育体制。即使因为生活所迫,至少不应该置民族利益于肚外。咱们国家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有教师法。可是社会在保护未成年人权益时,有谁保护过教师的利益?教师工资不能按时开,不能兑现国家涨工资的政策,教师公费医疗形同虚设健康没有保障,子女受教育的权利都没法确保,教别人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却因为贫穷无法接受高等教育(以教师的工资,培养一个大学生是根本做不到的)。让教师拿什么热情去从教?国家法律规定,教师的工资不低于,或者稍高于政府公务员。可现实里,政府公务员的实际收入远远高于教师。本市国家政策的十三个月工资,工商、税务、公检法与政府各部门都开了多年了,今年才给部分教师兑现。而且条件还是得推迟本次国家工资上调。这种严重违法的事件,没有见哪一个媒体报道。

相反,学生跳楼自杀,在学校生病死亡,上学期间受到意外伤害,媒体却穷追不舍。一个学生受几句批评,就会跳楼自杀,这批评与自杀之间有必然联系吗?媒体不去追究教育体制的不完善造成的学生心理健康疾病日益严重的深层次问题,却始终在老师的批评是不是侵犯了学生的尊严的表面问题上纠缠不清。哪个老师会在学生第一次犯错误就痛斥孩子,都是由于各种因素造成孩子屡教不改,老师的批评才逐渐增加了分量。上课让学生站起来都被视为体罚学生,规劝不起作用,再不批评,难道任由学生的不良习惯继续危害孩子?教师的良知被媒体误导社会扼杀,我们的社会拿什么来形成感恩意识?在媒体的误导下,学生与家长都认为老师这也不是,那也不对。以绝大多数家长的认识能力,要是能够辨别是非来,他们的孩子还能够养成顽固性不良习性,受到老师的批评吗?老师顶着如此大的社会压力,甚至作出巨大牺牲媒体都不倡导学生感恩,还一味地纵容学生与家长无中生有找老师的毛病,孩子上哪去形成感恩意识?

全国大多数媒体都在重复着:“只有不合格的老师,没有不合格的学生。”的名言。这也反映出国人非理性的传统。中国人喜欢名言达到如醉如痴的境地。殊不知任何名言都是有其产生的时代与社会背景的。据说这句话源于教育家陈鹤琴老先生的名训“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此名言只是其衍生出的众多“伟辞”中最为著名的一句。陈鹤琴是我国幼儿教育的先行者。他的这句话是针对幼儿教育而言的。应该说在幼儿启蒙教育阶段,这句话还是说得通的。即使在今天的启蒙(小学)教育中,在正常的期望值范围内,也还有一定道理。但此言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真理是受客观条件制约的。水开了,水温就达到一百度。这应该是真理了吧。可是在高原地区,由于气压低,水不到一百度就开了。这说明真理也是随着客观条件的变化而变化的。如果家长对于孩子们受启蒙教育的期望值,只是孩子能够识常用字,具备日常生活所需的计算能力,这句话还可以说得通。可是家长们的期望是,个个孩子都得达到神童的标准。九十分都不行,都得双百。如果这个道理要是行得通的话,孔老夫子就不会三千弟子只有七十二贤人了。

到了高小,初中,高中,大学,这句“名言”简直就是精神失常者的臆语。学生学习是有逻辑性的,高年级须要低年级的知识基础。如果说每升一年级比喻成盖一层楼,小学就要盖到六楼。初中就要盖到九楼,高中就要盖到十二楼。可是这些年,我们启蒙(小学)教育,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孩子小学六年毕业时的知识水平有许多只是三四年级的水平,也就是说小学老师只盖到四楼,让初中教师在四楼基础上盖七楼、八楼、九楼这空中楼阁即使鲁班在世也是盖不出来的。

按照这句“名言”全世界都应该把监狱取消,只办学校就行了。只要培养出合格的教师,世人就不会犯罪了。这种只要稍用脑思考一下就可以看得到逻辑错误的“至理名言”却被我们的媒体炒得火热。以至于导致社会形成了普遍“认识”。绝大部分家长都把自家的孩子没有达到其期望值视作老师的罪过。这种意识影响着思维尚不健全的孩子,对孩子成长付出最多,最有恩于孩子的老师,都被视作有罪于孩子,还拿什么要孩子们感恩?中国古代有句名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父母给了孩子身体,老师给了孩子灵魂。二者缺一都不能成为“人”。所以古训师恩难忘。然而在这种被世人曲解被媒体炒到国人意识深处的谬误,成了家长与学生同老师对立的“理论根源”。再加之,国人的非理性把教育乱收费与教育成本的暴增都怪罪在老师身上,老师在学生心目中的影响力大打折扣。学习好的孩子,认为是他们自己学习的结果。学习差的则认为是老师对不起他们。这种师生关系,是中国教育的灾难。可为名符其实的“师殇”。

熟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老师教给学生的,要在社会生活中得到验证,才能成为孩子自觉的行为。被彭宇搀扶并协助其亲属将其送到医院的老太太应该感恩于彭宇吧,可是她把有恩于她的彭宇告上了法庭。虽然最终也没有公布审判结果,可是从公布的内容看,彭宇还是承担了一部分赔偿责任。最可悲的是象彭宇这样的遭遇,还不是个别现象。孩子们带着老师教的感恩观,如果一出校门就遇上彭宇这样的事,你想孩子的一生中还会有感恩意识吗?真正让孩子们把学校所学良好的习惯带到社会上的,须有良好的社会风气。这良好的社会风气形成须有公正司法环境,正确的舆论导向,否则即使老师教给学生感恩,也会被残酷的现实给麻醉了。

※本人有《志愿军战俘——共和国不该忘记》的杂文一篇,不了解这段历史的朋友可以通过此文简单了解一番。

上一篇:大国任什么崛起

下一篇:大国崛起之后 -------看《大国崛起》之随想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