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遥远的呼唤

是受父亲的影响还是人到中年的突然醒悟,故乡几时也成了我挥之不去的牵挂?幼年时期的四年生活在尘封的记忆里是空白,以后偶尔回去过几次,也是肩负使命来去匆匆,但那种血浓于水的情感却在我的心里慢慢融和,故乡的山,故乡的水,特别是那故乡的人,渐渐的让我魂牵梦萦。

先生自打和我结合就从没去过我的故乡,儿子自打出生起就不知道妈妈还有什么老家,不是他们不愿去,是我根本没想过应该带他们回去认认亲拜拜祖,逢年过节除了到双方父母家就是到周边风景区游玩,故乡何时摆上我的议事日程?

今年的春节我终于带着先生和儿子,第一次走进那倚山傍海虽然还不富裕但已变化巨大的村庄,我们只想悄悄地进村悄悄地撤退,不敢惊动那些热情似火又掏心掏肺的乡里乡亲,对他们的慷慨破费总使我们心生内疚。

一条条水泥路直通亲戚的家门口,这是家乡的最大变化,路两边的民居已是楼房林立,从外墙的包装上可以看出贫富的悬殊,家家户户的门框上贴着的对联,给寂寞的山村增添了不少的喜庆。原以为农村的年味会重一点,但一路的观察除了那火红的对联也没多大的区别,多元的生活内容已将老家改变了许多。

傍晚时我们进村了,只拜访了几户直系亲属,奉上父亲的问候,献上姐姐的牵挂,还有我们全家的祝福。对我们的突然出现,亲戚们无不睁着惊奇的双眼,似乎还未从梦中醒来,欣喜中带着慌乱,屋里屋外的忙着找东西请我们,手足无措的窘态让我感动又让我心酸,改革开放多少年了,除了房子是楼房外,屋内并没有多少过年的气氛。

晚餐和住宿我们都安排在附近的镇上,不想因为我们的到来而增加还未完全脱贫的亲戚们的负担,即使他们已衣食无忧那也是辛苦打工挣来的血汗钱,我们费尽口舌找尽借口终于突围出来。

第二天的早上,当我们在祭拜祖先时遇上了几个家族里的兄弟,他们是在得到消息后围追堵截终于找到了我们,意外之后的深切感动。一个兄弟说,老一辈很多已告别人世,如果我们再不联系,亲情还会存在吗?是啊,还有什么比亲情更重要的吗?我们的血管里流淌着同一祖先的血,血永远浓于水。

我们的计划是中饭后返程。然而乡亲们里三层外三层,这个往家里拖那个往车子后备箱里塞特产,一句句叮咛,一声声嘱咐,语重心长情真意切,我们欲走不能欲走不忍,时间一而再再而三的往后推,后备箱的东西已超过了载重量,不得不在亲戚家卸下一部份,不敢拿生命在高速公路上开玩笑。

故乡之行对儿子的触动是最大的,他对家乡的风味小吃赞不绝口,他真切感受了纯朴的民风,他喜欢上了热情厚道的乡亲们,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平时花钱的大手大脚,眨眼间似乎长大了许多。

故乡,故乡,无论贫富贵贱你都有一个故乡。故乡,牵魂的地方……

上一篇:窗寒录

下一篇:窑洞人家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