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海问题看中华民族

南海仲裁案一出 ,朋友圈马上就被各种的抵制日货,抵制美货刷屏了!然后就是群情激愤的演说,看的我都血液沸腾,激发了我无限的报国热情!恨不能马上就奔赴南海,端起枪和美国佬大干一场,虽然我上有老,下有小,但是为了国家应该舍弃自己的小家,正所谓自古忠孝两难全!其实这都是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家国情怀,一旦战争开始还轮不到我们平头老百姓奔赴沙场。但是一旦国家需要,作为华夏子孙一定义无反顾! 可是静下来想想,那些发朋友圈倡议抵制美货的,抵制日货的有几个不是用着苹果手机,开着日系车在那里抒发所谓的爱国情怀呢!我们不能做语言上的巨人,而行动上的

阅读全文

随波逐流

夜色暗沉,海风轻缓,这片本该静谥的天地却被刻意营造出一番暄闹景象。 而这边,清凉细腻的砂在趾间沉默,跳跃的篝火在夜色中与焰火争辉,潺潺的心事却如腕上的细珠,颗颗之间,低低私语,听不真切的同时亦发的叫人倍感怅惘… 反反复复地听着同一支曲子,忆起那个远远的,身上总是有着一股淡淡的硫磺味儿,粗心的疯丫头! 看见6岁的她,明明站在医院的后花园,却还在大声地对园外的妈妈喊:妈妈,我不在医院! 看见7岁的她,野炊时在大孩子的千叮万嘱下,次次仍要踩破好几个鸡蛋。 看见8岁的她,只够胆爬上半山腰的水塔,却没胆下,哭着喊着要人叫爸爸来救命。 还看见

阅读全文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推荐

站在桥上一眼望去,就能看见…… 一年了,爸,我回来看您了! 你知道么?我刚回了一趟南昌。 南昌人说话还是那样,又急又快,正常间的对话都似争执。到处都因修地铁而泥泞不堪,并不是我喜欢的城市。可是还是好想回去看看,因为那是你的家乡,所以总是觉得亲切。 两天的时间里,我一个人慢吞吞地逛了八一大桥、腾王阁、胜利路、百花洲、八一广场…… 八一大桥上黑猫、白猫的典故,你给我讲了好几遍,可我还是好想再听一遍啊~ 天,灰蒙蒙的,隔江望去,一片片的高楼,南昌真的变化好大啊,你看到了么? 老旧的“八一大桥”还在那里! 记得小时候,我最爱去那儿

阅读全文

诠释“人生”

都说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动物,不仅有丰富的思维能力,更有强大的创造能力。有的人出类拔萃,有的人碌碌无为。有些人的人生就如星光般闪耀;有些人的人生却如死灰般暗沉。人生,就是有那么多的可能发生和不可能实现! 有人说:人生就如一出戏,台前幕后,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导演、主角、配角、道具师……这些代名词不过只是自己脸上戴的那层面具,谢幕时,有多少人记得你的银屏形象?又有多少人知道你的真实姓名? 也有人说:人生就像乘坐一列班车。也许,这一站你手里拽着票却步伐犹豫;也许,你还在左右徘徊该不该买票;也许,在这一站你已经

阅读全文

素心永藏

前些日子,在网上定制了二枚闲章。内容分别是:梵音空谷和闲如岭云。梵音空谷取自空谷梵音之意。感受来自于每天上下班听的曲子“梵声万里”。每每一听,混混沌沌的冬日的晨,便立马变得清爽伶俐。加之姓名的谐音,便有了“梵音空谷”,不过这样超脱世事的境界于我来说太过于飘渺和空灵,实是不敢多言。倒是闲如岭云,是一直都向往着的。该句取自杜牧的“闲如秋岭云”。但再论及下去,此句中的淡泊又不及“万松岭上一间屋,老僧半间云半间。三更云去做行雨,回头方羡老僧闲。” 只是没想到将这附庸风雅之心发到微信里,才发现一个多年的旧识竟会篆刻喔。聊了三两句便即时允诺要亲手刻一枚藏书章送我,

阅读全文

最初的承诺

六月去杭州游玩时,在清河坊夜市偶然遇到一把木梳,拿起便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不舍放下,逐爽快买下。买了后很是满意,再看别的卖家卖的小玩意儿便开始挑剔,最终,竟只买了一把普普通通的小木梳。 回到酒店,忍不住又拿出来把玩。被同行的晓雪取笑,这么一把普通的梳子哪里没有,值得这么开心么? 是啊,哪里都有,可是她不知道的是,一见这梳子我突然想起了我最亲的那个人啊。 若干年前,我曾经买过这样同款的一把牛角梳送给他。从那以后,我见他每天都用这把梳子梳头。他那油亮油亮的头发把梳子滋润得光滑水润,覆上了一层被深深喜爱后才能把玩出来的浓厚包浆。 后来,我还送了他衣服

阅读全文

没有关系

还没走近水果铺,就看见老妈急急地迎过来:“呀,我等了好久了,快点把钥匙给我”,还没等我回过神呢,她就已经自顾自地从我包上摘上钥匙,然后急忙忙地转身就小跑着回家,还丢下一句话:“我马上就煮饭,很快就煮好!” “哎,急什么,不用跑啊,走回去就好啦,看清路啊!”话音还没落,人早就不见影子了,后半句全给淹进夜色里。 才入小区,保安一见,笑笑的第一句就是:“你妈等你半天了,急坏了。”“啊~”还是不太清楚状况,只好茫然地应了一句。“她忘带钥匙出门,关在门外半天了。我叫她打电话给你,她又说不记得你的电话。“ 原来是这样,难怪她这么急火火的。 到了家一看,小土匪

阅读全文

我们为什么喜欢追剧

终于在一段时间的忙碌后可以偷个小闲,好久没看电视剧的我信手打开了《好先生》。冲着孙红雷的坏坏的笑,想着给自己放个小假。可没想到,一看就欲罢不能,一追到底。虽然心底里有些觉得浪费生命,甚至对某些剧情的狗血也感到无聊,可是却只能给自己想办法同时找点事情做着,却还是不能彻底放下。然后不由得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追剧如此让人欲罢不能呢? 人类天生有好奇的本能。好奇的本能驱使我们对自己崇拜的不能自已,而对自己能够指点江山的又是绝不能放过这样体会成就感的机会的。所以,情节勾动你心弦的固然不舍得放手,而情节狗血的更是让人边痛斥边批判边陷落下去。只要情节是与你的精神品味

阅读全文

家乡的腐乳

进入盛夏,偶尔会苦夏,吃什么都没胃口。此时能够打救我的,除了家乡的腐乳,再无其它。豆腐乳,是中国流传数千年的传统民间食品,分三类:长沙臭豆腐属青方,桂林腐乳属白方,而我说的腐乳则属红方,是赣中吉安地区家家户户必做的食品之一。 在小镇,乡人将制作的腐乳习惯称为“霉豆腐”,是进入冬至后才会进行的细小劳作。别的季节温度过高,豆腐尚未发酵,便已腐烂变质。制作腐乳的方法虽大同小异,但当中豆腐的发酵程度,辣椒粉、盐等的比例绝不雷同,最终演变成千家千味、独一无二。对于贪恋新鲜的孩童来说,总会觉得别人家的饭菜香,但对于腐乳却始终只能习惯自己妈妈做的味道。这并非我的一家

阅读全文

乡关何处 推荐

读起野夫的《乡关何处》,忍不住要落泪掩书长叹。落泪于野夫那受苦受难的儿时经历,及至亲至爱的家人们一个个的离去,长叹起的是内心里那挥之不去的乡愁。 当然,我是明白的。在现今这个加速城市化、人口流动频繁的时代里,离乡定居他方,是很多人顺应自然的选择。所以离家千里,定居在粤多年后,对于文人常常吟诵、见著笔端的种种乡愁,便也真正的读有所感、感有所悟。好在故乡对于我来讲,所幸没有野夫《乡关何处》里的那般辛酸、那般苦痛。安放于我内心深处的那个青青小镇,如吴冠中画里的徽派山水,充满着清新恬淡的气息。它有着鲁迅《社戏》里的热闹,也带有一丝林海音《城南旧事》里的怅然。它

阅读全文

从容人生

去年的7月17日,在微信上看到多位朋友转发祝福杨绛老人家一百零二岁的生辰,今年又是如此。模模糊糊地知晓杨绛老人家是著名的大学者、大作家钱钟书的妻子,是著名的翻译家和学者,其余全然不知。 是什么样的人格魅力,让这位走过二个世纪,至今仍在默默耕耘的老人被如此多的众人所牵挂、所祝福呢?跑去图书馆,看着书架上密密一排的杨绛先生著作,一时竟不知如何下手。按以往习惯,还是从最喜欢的散文开始,随意翻开一页读下来,不知不觉中就站去了半个小时。很容易就沉浸在杨绛那沉静淡然的文字里,被杨绛面对人生的从容和优雅所深深地感染。 古人言“三十而立”,踏入此关口的我,虽少了横冲

阅读全文

运气与才气

今年是一个樱桃丰收的好年景。而樱桃好吃熟难摘,亲戚家的樱桃熟了,也就成了无声下达的全家动员令,上至七十多岁的长辈,下至十几岁的孩童,十几亩的园子里满是上窜下跳的身影。 我因为身体的原因,得到了分拣樱桃的美差。说是美差,是因为可以围坐在案子四周,搭着凉棚工作。可因为天生的急脾气,别人都是一只手分拣,一只手协调。我却是把樱桃摊开,从大到小依次挑拣,如此便可以左右开弓,两只手一起开动,效率也大大增加了。我不由暗自得意,如果我在流水线上工作,这行云流水的动作该当劳动模范了吧!可这样的超强度,就让我的“美差”走了样,不一会儿,我就不得不重新站了起来,因为这老腰确

阅读全文

有用与无用

新家装修的时候,我力主要装一个大大的吊灯。很多人跟我说,根本没那个必要嘛,真装了,就是个摆设,一年到头也用不了几次。听了这样的话,我选择笑而不语。也许,的确是一生也用不了多少次,但难道真的需要的时候我们就只好选择将就吗?尤其是在打开吊灯的夜里,柔和的灯光笼罩着我,我感到心情也由衷的美丽。这样美妙的体验,不也是无用之用吗?就像周末仔细地清洁自己的家,用心擦亮每一处角落,心也随之亮堂起来,这清扫到底是有用还是无用呢?每每清扫完,灰尘还是会及时地落下来。可就是清扫的过程中,我们的心情不是也跟着爽朗起来了吗? 一个小小的鱼缸,几尾靓丽的小鱼,它们摇摆而过,也不

阅读全文

写在母亲节之前-2016年5.6日

就在天气的反复无常中,母亲节竟悄然而至。作为已经升格为中学生家长的一个母亲,对母亲节更多了一些感触。 我的母亲是家中老大,在那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兄弟姐妹一大家子的家庭中,她责任重、压力大。个性要强的她就总是风风火火地忙完这样忙那样。她既没有跟自己父母情感交流的机会,也没有跟子女情感交流的精力。我自幼是比较体贴母亲的那种类型,但也仅限于不想给她惹麻烦,却并没少给她惹麻烦。每每看到母亲一腔怒火站在那里的时候,我选择了敬而远之。就这样,我和母亲的关系在渴望中亲密,却在现实中疏离。 直至后来自己做了母亲,体会到了为人母的辛苦,也努力去减少幼时缺乏情感交流的亲子

阅读全文

武当山游记

也许是因为小时候看过的那本小人书,也有可能是因为那里的道家文化,武当山很早就被列为我此生必去的地方之一。想去呼吸下那里的空气,感受下那里的山水与草木,听听那里的晨钟暮鼓,问一问让我困惑的无为。 到武当山时是凌晨五点多钟,天空仍是灰蒙蒙的,还下着小雨,雨点就这样东一点西一点的洒在脸上,凉凉的。在出站口稀疏的站着和蹲着一些人,站着的是拉客的,一见有人出站,就热情的上来问要不要坐车。火车站距离武当山山门尚有一大段距离,这些热情的拉客人都是拉客的司机。在车站门口的小店吃过早餐,搭乘其中一辆车奔山门而去。推开车门便是满鼻清香,应该是某种花的香味,一种淡淡的清香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