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的背影

我曾经找寻过一个叫血统的家族,多年之前的一个寒夜
他就肆意的潜伏在一个叫村落的地方
她们曾在山峦上独居,也许遥望远处的草原
按捺住无数冲动的心情,勾勒直立行走的蓝图

也许我曾顺水而下,从高原一直漂流到平原
在一个水草丰盛的山谷间扎根、繁衍,擦拭过无数次眼泪
而灌溉的麦田,在大地上指问苍天,必定
这一年,就是一个血统的纪年

我也许还在一个叫故乡的地方种植下一棵树,那个春天
母系家族的河在山谷穿行,在花草之上追逐旷野的风
光芒无私,鸟雀蝴蝶自在,而烈马在河流尽头回首
那株曾经叫树的植物

2012年3月23日于黄河口孤岛

上一篇:日出,等待上演一场戏

下一篇:细雨中的春水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