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华秋皎洁第一卷>> - 第十章

“姐姐,外面有人找你!”沈晗正在为马兰缝制春衫,马骏和马兰同时跑了进来,手指着外面说:“那个阿姨就在角门站着,让我们进来找你。”

“阿姨?”首先跳入沈晗脑海的就是慕容霜,她急问道:“骏儿兰儿,是不是个穿着白衣服的阿姨?”

“嗯,还好漂亮呢!只是样子冷得像块冰一样。”兰儿点着头说。

沈晗第一个反应就是糟了,师父来接自己回去了!她放下手中的衣服,迟疑的朝外面走去,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回头对两个孩子说:“展叔叔呢?”

“展叔叔今天在南城巡街。”马骏得意的说:“今天是爹跟着展叔叔,所以我知道!”

“南城巡街?南城那么大,我到哪儿去找?”沈晗急道:“骏儿,你知不知道展叔叔巡街的路线。你带姐姐去好不好?”

“我知道!”马骏骄傲地说:“我偷偷跟过爹和展叔叔,他们从上河街开始,再往右走到甜水巷,再从甜水巷出来,去清梁后街,从后街穿出来就是御街,姐姐,这是大的街道,还有很多小巷子,有时候他们要拐进去看看,有时候就不拐进去。上次差点把我给跟迷路了,幸亏展叔叔发现我,背着我走了一段。呵呵,我爹可是要跟在后面打我屁股!”马骏还揉了揉屁股,做出龇牙咧嘴的怪模样。

换了平时,沈晗肯定要和他闹上一闹,但今天心急如焚,立刻牵着他的小手往外疾走,马兰在后面嚷着:“姐姐,姐姐,小鱼儿姐姐,我也去!”

在角门等待的果然是慕容霜。她一身白衣,貌美如花,已经惹来很多注目礼。只是她冷如冰雪,淡淡的瞧上一瞧,眼光便如冰棱一般,让看她的人不禁心中微微一颤。看见小徒儿急匆匆的跑来,她心里一暖,面上还只是淡淡的,仿佛昨天才见过,冷冷道:“上马!”

“师父,”沈晗看见师父,不由心中一热,流下泪来。慕容霜冷冷道:“哭什么?我还没死。”

马兰马骏奇怪的看着慕容霜,又看看沈晗,想怎么小鱼儿姐姐的师父和小鱼儿姐姐一点都不像?小鱼儿姐姐就像春日最暖的阳光,到哪里哪里就快快乐乐的。她师父却像一团冰霜,还未靠近就寒气逼人。

沈晗哀求道:“师父,你等我一个时辰好不好?就一个时辰,我就跟你回去!”

慕容霜冷道:“哪这么啰嗦?开封府里你住得很自在是不是?”

“不是,师父,我总要和展大哥道别一声吧。我这样不声不响走了,展大哥回来看不到我,他会难过的。”沈晗恳求道。

“展昭?”慕容霜皱着眉头道:“官府中的人,少惹为妙!你又与那展昭有何瓜葛?”

“师父,”沈晗软语相求:“展大哥为我出生入死,我总不能悄无声息的就走了吧。这样做且不是无情无义?”

“情和义本来就是虚伪累赘之物!”慕容霜冷然说道。

马兰马骏年纪虽幼小,但是见慕容霜说话和别人一点都不一样,句句刺耳无情,不由都帮着沈晗说道:“你这阿姨太坏了!展叔叔对小鱼儿姐姐那么好,小鱼儿姐姐要见他一面,你都不让。小鱼儿姐姐哭得那么伤心,你就不难过吗?你还是她师父呢!小鱼儿姐姐没有了爹娘,你不就是她爹娘吗?哪有爹娘不疼女儿的?”

慕容霜给这两个小孩子一说,倒是心中一软。沈晗的倔犟性子也上来了,哭道:“今天我非要和展大哥道别,否则师父就是杀了我,我也不回去!”

每次慕容霜和沈晗的较劲,都以慕容霜失败结束。沈晗虽然平时性子柔软,但是倔犟劲儿一上来,可是九牛难回。慕容霜一来明白这小徒儿的性子,二来也是心疼这小徒儿,所以每到师徒争执之关键,总以她妥协告终。

她面如寒霜,道:“啰嗦!”

沈晗听得这两个字,明白师父已经松口,大喜道:“谢谢师父!”便拉着两个孩子就跑,熙熙攘攘的汴梁街道,人烟稠密,三个人一会儿就没了影子。

对于展昭来说,巡街是比较放松的工作,比起天南地北的寻找证物追捕凶手,那沐风栉雨风霜相凌,凶险难测赴汤蹈火的历尽艰辛来说,巡街好比是放假一般。在稠密的街道上来回走着,和汴梁的百姓微笑着打着招呼,再和四大校尉谈谈天,春日的阳光如金线一般撒在肩头,听着那些家常的话语,看着百姓脸上和悦的笑容,年轻的南侠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所以身为三品护卫,原可以卸去巡街之责,但他还是很愿意做这项工作。

四大校尉是分单双日轮流随他巡街,今日是王朝马汉。三人正走到清梁后街,忽然一个小小的身影窜了出来,马汉一看又是马骏,这小子不知偷跑出来过几次了,便扬起巴掌就要打。展昭忙扬手制止,俯下身子道:“骏儿,又想跟着爹和展叔叔巡街是不是?来,展叔叔带着你。”

“不是啦!”马骏气喘吁吁的指着后面:“是小鱼儿姐姐让我带她来的,小鱼儿姐姐要让她那个穿白衣服的师父给带回去了。小鱼儿姐姐哭着求她师父,才能和展叔叔告别。展叔叔,我们仨个人跑得脚都要断了。”

“小鱼儿?”展昭直起身子,往后看去,果然一团浅蓝色的影子牵着一个红衣服的女娃儿飞速的跑来,那浅蓝色的影子收不住脚步,一头撞在展昭怀里。展昭忙扶住她,看她一脸的汗,眼里还含着泪,却惊喜万分的唤道:“大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王朝马汉见状,悄悄的把马兰马骏带到一边。马骏奇道:“咦?我们为什么不能在旁边?是我带着姐姐找到展叔叔的啊。”

“臭小子!”马汉一个头皮打过去,王朝忙说:“叔叔带你们去吃老王家的羊肉包子好不好?再来两碗香香的羊肉汤,撒些芫荽,胡椒,吃得饱饱的,把小肚子塞得满满的!”

马骏马上欢呼,拉着王朝的手就走。马兰已经十岁了,心思细腻一点,问马汉道:“爹,咱们是不是让姐姐单独和展叔叔说话。”

马汉笑道:“到底是闺女伶俐,那傻小子,只知道吃,啥也不懂!”

马兰懂事的说:“展叔叔一定会很难过的。展叔叔只有看见小鱼儿姐姐才笑得最开心,小鱼儿姐姐要是走了,展叔叔脸上的笑容就要变淡了。爹,小鱼儿姐姐可不可以不走啊。小鱼儿姐姐在这里,每个人都很喜欢她。”

王朝和马汉都是粗壮汉子,此时也觉得有些说不明白的情绪,王朝苦笑道:“这丫头第一次见到我,就拉着我给马兄弟解毒。本来以为她吹牛,没想到还真有两手。哎,这丫头有时候喜欢胡说八道,把你搅得头昏脑涨。但是她不在,还真少点什么。”

还真少点什么?连他们都觉得失落,那展大人,必定会少掉许多快乐吧。

虽然知道小鱼儿终究要离开的,但是这一天来到的时候,还是觉得有很多不舍,很多怅然,很多失落,犹如汴河中的白浪,一个浪头一个浪头的席卷,总是意难平,但是在面上,还是恬淡一笑。这么多年,展昭早已学会隐藏伤口,只是沈晗的泪,不断落下。这明亮的午后,熙来攘往的人群,她全都看不见,眼里,只有她的展大哥。

展昭带着她走到僻静处,那头上,正有一枝杏花初绽,点点的花蕊,娇嫩一如初雪。展昭惊觉花下的小鱼儿,已经不再是初来开封的一团孩子气,这丫头身上,晶莹之中有什么在渐渐绽放,亭亭的少女抽芽拔条,女子的花季已冉冉而来。他觉得千言万语,终是都哽在了喉头,只能化为一声祝福:“小鱼儿,跟着师父,一路平安好走。”

“大哥,”她泪水盈然,赶紧低下头,递过一个盒子,放在展昭的手中:“这里面都是解毒用的药丸,那红色的是百转护心丹,碧色的就是清心百花丸,白色的是碧水解毒丹,用法我都写在纸上了。大哥,你要好好贴身放着,千万别丢了。”

展昭点了点头,道:“大哥知道了。”

“还有,我做了几盒点心,放在大哥房中的桌上了。大哥,你要是深夜回来,临睡前一定要吃上一块,再喝点热水,不要空着肚子睡觉。否则经年累月,必伤胃腑,水谷之海不能受纳,会影响大哥饮食起居。”

展昭从未见小鱼儿这等模样,娓娓道来,切切苦心,都在柔柔话语之中,倒似慈母长姐一般。江南女子的纤柔细腻,今日纤毫毕现。他心里甚是温暖感动,浅浅一笑,犹如三月杏花天,那般清澈温润:“小鱼儿,大哥都记下了。”

“大哥,小鱼儿知道你为了追凶擒盗舍生忘死,小鱼儿不敢劝大哥别的,只是请大哥一定要保重自己,好歹雨天的时候带把伞,晚上风寒露重多披件衣裳。大哥,小鱼儿要大哥好好的,不要再受伤不要再中毒好不好?”她清泉一般澄澈的杏子眼静静望着展昭,悠悠的恳求。

展昭柔声道:“小鱼儿真的长大了。小鱼儿的话,大哥会记在心里。”

“我好像还有很多很多话,可是,怎么就都找不到了?”眼看着时间分分秒秒流过,她却还有一肚子的话,不知哪句最重要,真是急坏她了。初春的天气还含着料峭,但她已经急得一头细细的汗,明白师父的性情最是严厉,要是过了时间,一定一个月见不到师父的笑脸,那样的日子,定要把她给闷坏。

“小鱼儿,慢慢说,大哥听着呢。”展昭看她急成这样,不由心痛,温语安慰她道。

“对了,对了,这句话终于找到了!”她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方是郑重道:“大哥,这句话是顶顶顶顶要紧的话。大哥,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千万不要闷在肚子里,一定要找个人说说。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这些大哥都可以的,还有包大人,公孙先生,他们都是大好人。对了,还有那个油嘴滑舌的王爷,大哥,其实他也不坏。”她每个人都如数家珍一样的道来,又沮丧的叹了口气:“可是,好像又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们都和大哥很好很好,可是又不是什么都能说的那种。对了,他们都不喜欢胡说八道。公孙先生彬彬有礼,包大人虽然面恶心善,但是不苟言笑。四大校尉也不是话多的人,至于那个小王爷,他总是要回去的。那怎么办呢?大哥,你要是不开心了,谁陪你解闷呢?”

展昭见她急得六神无主的样子,又是好笑又是感动,他薄唇微弯,清浅笑容流动:“那我就一个人去汴河边走走,就像小鱼儿还在我身边胡说八道一样,好不好?”

沈晗终于找到了答案,笑容如玫瑰初绽,明艳灿烂:“对了对了,展大哥就去汴河边走走,就像小鱼儿还在身边一样。”她又侧头想了想,不放心的说:“但我终究是要回来的。师父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我还是陪着大哥好。”

既然打定了主意,她便又快乐起来,向着展昭一击掌,脆脆的道:“展大哥,春天见!”说着挥挥手,潇洒的往回走。

望着那团浅蓝的影子如白云一般轻盈的消失在人烟中,展昭仿佛心中空荡荡的,失落了一些什么。但是看到那个丫头又恢复了俏皮明媚的笑容,泪水还在眼里,已是晴朗满天了,不由又失笑道:“还真是个孩子呢。”

春天见。春天的时候,这个丫头终会回来的吧。

上一章:第九章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