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华秋皎洁第一卷>> - 第六章

入夜时分,冷月无声,寒星几点在夜空中疏疏闪烁。

两条身影,飞起丈余,上了沈秋青家的屋顶。那身影轻灵之极,如蝴蝶翩翩,又如大鹏展翅,水银泻地,灵妙无声。沈晗笑着对展昭看了一眼,那眼中满是得意之色,意思是说:“展大哥,我轻功不错吧。”她跟随师父在庐山之中,练功甚是偷懒,只有这一项轻功,因为爱那自由自在的奔驰来去,所以是练得最好的。

展昭赞许一笑,伏于屋顶,小心揭开屋瓦,透得一线光明,沈家的卧室就了然于眼前。

原来他心中早有计较,料想这一回打草惊蛇,沈二娘必得转移她那箱子。而白天沈家佣仆甚多,入夜寂静,没有了众多耳目,她方会行动。是以展昭成竹在胸。

果然见那沈二娘进得屋来,沈秋青也随即跟进,哀求道:“娘子,这是我大哥寄存在我们家的,现在大哥尸骨未寒,你就翻脸无情,这样做,大哥的鬼魂也不会饶过我们的。你让我以后到了黄泉,怎么去见爹娘和大哥大嫂?”

沈晗听叔叔如此说,心中一酸,两颗眼泪就掉了下来。身旁的展昭安慰的握了一下她的手,她含泪轻轻一笑。

沈二娘冷笑一声:“你只想着你爹娘大哥,有没有为我们这个家打算?财产这东西,当然是多多益善。沈秋青,老娘可是给你生了三个儿子,你大哥只有沈晗一个女儿,女孩子将来是要嫁人的,沈家的东西难道要落入外姓人的手中?当然,每一棵草,每一根木头,都是我们沈老二的。今天要不是那个三品官,沈晗这小丫头早就把房子和田都拿出来了。老娘还为着这个懊恼,还让已经到了嘴边的东西吐出来?那箱子里都是你大嫂的金银首饰,这样的好东西,我能给那小丫头?”

沈秋青叹了一声,道:“娘子,举头三尺有神明,你就不怕天打雷劈?”

沈二娘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道:“老娘不信什么神明,只相信金的银的,圆的方的,白花花的银子,高大大的房子!”

被她抢白了这么多,沈秋青无话可说。只见她掏出一把钥匙,对沈秋青说:“你把那梳妆台搬开。”

沈秋青问道:“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这寿头(注:江南一带俗语,意为笨,拎不清),要不是老娘给你当家,你还不知怎么败家来着?小丫头今天都找上门来了,她好对付,她身边的那个展昭可不要对付,明天一定还会再来,到时候这箱子给他们搜出来,我和你不但东西没了,还要扣上个吞没财产的帽子,去他们开封府坐大牢。趁着现在天色已黑,快把这个箱子拿出来,送到我姐姐那里藏好。”

沈秋青不情不愿道:“你本来就是吞没财产,这里面都是我大嫂的东西。”

沈二娘斥道:“啰嗦什么?搬啊!”

沈秋青只能和她合力移动梳妆台,果然后面有一扇小门,沈二娘拿了钥匙打开小门,把箱子取出来。

物证在此,爹娘大仇得报,沈晗不由心头狂喜,看着展昭,只待他示意。却见片刻之间,梁上跃下一条人影,飞速夺过沈二娘手中箱子,一道白光径自刺向沈秋青夫妇。

事情瞬间有变,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展昭立刻和沈晗飞身跃下,巨阙剑寒光闪闪,“当”的一声,快如闪电,疾如流云,挡在了沈氏夫妻的前面,那蒙面人倒退了几步。随后一个鸳鸯连环腿向展昭踢来,展昭并不避开,白光一闪,剑指他的曲池穴。蒙面人没想到展昭会正面接招,呆了一呆,手臂酸软,箱子给展昭夺了过来。

显然蒙面人为着箱子而来,并不罢休,忽的一个跃身,手中长剑直指展昭。剑光点点,寒光闪闪,招招凌厉狠辣,每招都是致人死命,展昭是何等功夫,剑势如江海清光,笼成天罗地网,那人每一招都在他控制之下。只是他宅心仁厚,不愿取人性命,又希望能够探明幕后指使,所以手下留情。

屋内狭小,两人都施展不开手脚,沈秋青夫妇吓得蜷缩在角落,沈晗也帮不上展大哥的忙,只能焦急站于一旁观战。却见那蒙面人败势已定,不由心头欢喜,欢声叫道:“展大哥,加油啊!”

那蒙面人微微一怔,忽然掏出一镖,向沈晗飞来。沈晗根本没有迎战经验,没有想到此人会出此等诡计,仓促之下,身形跃起,展昭巨阙横来,那镖当的一声,打落地下。

展昭忙问:“小鱼儿,受伤没有?”

沈晗摇了摇头,道:“大哥,我没事。”

就在这一问一答中,蒙面人已跃上屋顶,飞身而去。夜色茫茫,展昭欲去追寻,却担心后面还有杀手,小鱼儿安全难保,便只能作罢。

沈秋青夫妇早吓得魂不附体,任那沈二娘是刁恶妇人,此时也瑟瑟发抖。展昭笑道:“沈二娘,你说你不信举头三尺有神明,只信金的银的,圆的方的,现在这报应临头了吧。”

沈二娘面如死灰,不发一言。沈秋青磕头道:“多谢展大人救命之恩。晗儿,只是你母亲的东西,原本就该是你的。”

沈晗掏出贴身钥匙,缓缓转动箱子,只见下面有一层机关,正是那一叠书信。她看到这就是给父母带来杀身之祸的信件,心中不辨是何滋味,怔怔的落下泪来。

展昭温言道:“小鱼儿,有了这个,你爹娘的仇就能够报了,不要伤心了。”

“是,展大哥。”沈晗拭去眼泪,又取了一个挂在颈中的小小玉佩,把那箱子依旧递给沈秋青:“叔叔,既然婶娘喜欢,这些东西就留给你们。我,我只要这一样东西就行了,这是我外公外婆送给我娘的,我娘佩戴了三十多年。我看见这个,就仿佛我娘就在身边。”

说着,她又泪光莹然。展昭见她心如冰雪,朗朗如月,于世间财物,没有半丝萦挂,只取亡母一块小小玉佩,却是见物思情,很是伤心。

展昭也不由为她难过,心中很是怜爱,他虽是铮铮铁骨,却是外刚内柔,沈晗这几天和他相处下来,他已经把她视为妹子一般的宠爱照顾,便叹了口气,轻轻拍拍她的肩膀。

沈晗轻声道:“展大哥。”展昭微微颌首,暖暖一笑。几日相处以来,他们心意互通,只需一个眼神就能了解对方想法,沈晗看到那如寒星一般明亮的双眸,江南春雨一般温润的笑容,便觉得天下之大,只要展大哥在,就有她这紫燕栖身之处。

这样一想,她的心就定了。

她听到雪儿的嘶鸣声,道:“展大哥,我们走吧,此去开封府还有千里之遥,我想尽快把信件给包大人。”

展昭点了点头,两人并肩而出。夜色沉沉,只见俪影一双。沈秋青怔怔看着,心中涌起一股安慰,想着大哥大嫂如看见沈晗今日有人疼怜,在九泉之下也可瞑目了。

两马飞驰,不一会儿已经到了杭州边界的一个安溪小镇。此时天色已然沉黑,展昭望了一下天色,道:“小鱼儿,还是找个地方歇息一夜再走。你刚刚退烧,不宜连夜赶路。”

沈晗只想着赶紧回到开封府呈上范阳通辽的证物,恨不得身化为鸟插翅飞去,一日抵做十日行,她笑问:“展大哥,你累不累?”

展昭笑道:“展昭日夜兼程,是常有的事。”

“那我也不累,展大哥,咱们快走吧。展大哥,你知道现在我的感觉是什么吗?”

展昭含笑问道:“像条真正的小鱼儿一样快活?”

沈晗脆声笑道:“不是啦,是像个驰骋江湖的女侠啦。展大哥,你跟随包大人以前是不是也在江湖行走了好长时间?”

展昭点头道:“是,展昭少年时即行走江湖。本以为,江湖子弟江湖老,但是没想到,因缘际会,展昭会遇到包大人,身入公门,从而……。”

他话还没说完,沈晗马上接上:“从而,一点儿都不自由不好玩了,是不是?”

展昭一怔。他想说的是,从而三尺青锋,为律法所守,为苍生为护。可是沈晗脆脆一声,却仿佛繁华落尽,春深寂寞,云淡风轻后面,他看见了自己寂寥的影子。

那个曾经白衣潇洒,游戏江湖的少年在哪里?那个金樽斗酒,剑气冲天的少年在哪里?那个快意恩仇,曾想一剑之下管尽不平事的少年在哪里?那个嬉笑灵动,快活无忧的少年在哪里?

这么多年,红衣从容,却双眉凝忧。跟随包大人,护佑百姓,维持律法,他无怨无悔的坚持自己的信仰,他的内心坚若磐石,稳若泰山,但是,还是有丝丝寂寥,丝丝忧愁,在悄无人夜的夜晚,如一点点沁人的凉意,水一般的满溢在心头。情意深重的朋友,谈笑风生的知己,因为触犯法律,而不得不亲手逮捕。爱护他敬重他的红颜,却因误入心狱,而在他面前活生生的走上不归路。雪梅,彩云,那一声声“展大哥”“展公子”,还仿佛在耳边轻唤,却已是魂衫飘渺,天人永隔。

他是至情至性之人,在他内心深处,有一块最柔软的地方,这块地方埋葬着他的情。他一次次的在心中为他们祭上心斋。对不起,如果有来生,展昭欠你们的情,当一点一滴的归还,不管多少年,多少世,生生世世,展昭也九死无悔。

他守护很多人,充满了爱,却独独忘了自己。不,不是他刻意忘了自己,穿上那一身如火的官服,他就是执法者,代表着法律尊严的执法者。他的眼中,他的心里,他的剑下,只能有法,有苍生,有青天,而不能有自己。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是不是愿意做三品带刀护卫展昭呢?是不是愿意放弃闲云野鹤的生涯而跟随包大人,维护律法义理,黎民苍生呢?

愿意!恍如精卫鸟,明知海不能填,恍如愚公,山不能移,却九死无悔,痴心如故!纵然这世界上黑暗不会消失,但是只要他单薄的肩,能够撑起一方青天,一线光明,能够给这青天下的黎民一点甘露,一点阳光,他就无怨无悔,百折不饶!因为,他是侠!他助包拯,包拯助他,包拯助他实现自己的理想,实现自己的信仰。实现他兼济天下,使苍生开颜,奸邪得除的信仰!

他朗声回答沈晗:“小鱼儿,展大哥虽然有时候不自由,不好玩,但是心里一直很快活!”

沈晗脆声道:“嗯,展大哥快活便好!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人生短短瞬间,只要能够做自己喜爱做的事,那便是一生快活,旁人说什么做什么全不相干。”

展昭第一次听到这么新鲜的见解,他微微一笑,想沈晗的师父必是个看尽世事,避于桃园的世外高人,所以见解看法都与世人不同,沈晗受其影响,虽是天真无邪,但那股潇潇洒洒的性子倒是传其衣钵,沈晗的师父到底是何人?

如他追问,沈晗是一定会说的。但展昭性格温润,向来不愿强人所难,因此便把疑问放在心头,淡淡一笑,向前行去。

月色在天,清净无人,沈晗忽发奇想,道:“展大哥,咱们来比比谁的马跑得快好不好?知道你的清风是匹千里马,我的雪儿也不差喔。”

展昭听她如此说,鲜衣怒马的岁月仿佛驰骋眼前,一时豪情大发,笑道:“好!”

于是明月之下,马蹄得得,两匹骏马恍若两团白影,风驰电掣,踏月而行,不管霜浓路滑,恍若飞花醉月,疾驰而去。马上的两个人影,心已化成翩翩飞燕,只觉人生之畅快淋漓,莫过如此。

行了几里路,展昭故意让着沈晗,让清风的步伐略略慢下来,沈晗瞧见展昭落后,欢声道:“展大哥,我赢了!我的雪儿比清风快啦!”

展昭笑道:“是,小鱼儿赢了,小鱼儿好厉害!”

沈晗得意一笑,在月光映照之下,只见她笑容皎洁,如雪莲一般冰清玉洁,小小梨涡就在唇边,甚是甜美。展昭一直把沈晗当做孩子看待,此时见她笑容风神,倒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忽然,沈晗勒住马头,指着天上,道:“展大哥,你看烟花!”

只见天上万点桃花盛开,落红如雨;又是千颗星星绽放,光灿人间。更有奇巧变换,忽为玉兔,忽为金蛇,千姿百态,美不胜收。沈晗看得眼花缭乱,只是拍着手儿叫好。

展昭觉得蹊跷,想这偏僻小镇,又是夜深人静,怎么会有这样繁华热闹的烟火?他双目凝神,向前看去,只见前面有一帮人,有放烟花的,看烟花的,拦住了去路。

他再策马往前,仔细看去,却见放烟火的几个人面有杀气,腰间隐隐有白刃,他立刻道:“小鱼儿,调转马头,往后走!”

沈晗奇怪道:“展大哥,为什么?这烟火很好看啊。”

话音未落,却见那放烟火之人,脱掉外衣,抽出利刃,腾身向前,拦住了他们去路。

展昭见他们杀气腾腾,七人皆穿黑色外衣,或持刀,或持剑,或持铁索,在夜色中发出瘆人寒光,他冷冷道:“东方七宿,何时做起为虎作伥的小人来了?”

为首的龙角陈荣脸微微红了一下,道:“展昭,废话少说,我们也不欲与你为难,你把这姑娘留下,自个儿离开即可。东方七宿和展昭原无过节,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依旧是江湖朋友!”

展昭冷冷一笑,如初雪映照下的青竹,凛然气节,油然而生:“陈荣,你是在和展昭说话吗?”

陈荣唇边掠过一抹自嘲的笑容,道:“对,展昭这样做,也就不是展昭了。展大侠,咱们这一生死之战在所难免了。”

展昭淡然一笑:“展昭奉陪!”忽转向沈晗,厉声道:“你快走!”

沈晗从没见过展昭这样声色俱厉的模样,一时怔了,只会说:“我不走!我要和展大哥在一起!”

短短瞬间,亢宿欧阳林手中铁索已卷着呼呼风声凌厉而起,电光火石般缠住了沈晗的小腿,把她带下马来。

展昭飞剑跃起,手起剑落,斩断铁链,却见龙房高天明三枚铁蒺藜嗖嗖而来,招招打向沈晗,他来不及变换身形,立刻扑向沈晗,横挥巨阙,打落了两枚铁蒺藜,还有一枚,生生刺入左肩。血染蓝衫,剧痛袭来,他咬牙对沈晗道:“还不快走!你在这儿,展大哥死得更快!”

沈晗此时明白,自己是展昭的拖累。她飞身向马,向着展昭再看一眼,含泪疾驰而去。

七宿皆腾身而起,展昭剑如雷霆,真气勃发,刹时剑光笼罩,恍若天网恢恢,罩得他们招架不迭,哪有功夫去追沈晗?

七人见展昭之剑出神入化,宛若蛟龙,倒是奈何不得。高天明冷笑一声:“展昭,你中了我的铁蒺藜,上面可是喂了剧毒,你现在运动真气,死得更快!乖乖的,运功调息,我把解药给你,还可保得一命!”

展昭朗朗一笑:“展昭单身一命,何惧死有?只是你们找错了人,你们要的东西都在展昭这里,那姑娘对于你们是全无用处。来吧,今日是一块儿上呢还是车轮大战?”

七人见他正气凛然,倒是都生了怯意,欧阳林高声道:“众位兄弟,展昭支持不了多久!他中了天明的铁蒺藜,等到毒发之时,便是我们杀敌之际!”

展昭听得这几句话,心想:“今日拼死一战,殒命于此,也无遗憾。只是一定要撑到小鱼儿安全离开,我才能安然瞑目。”

东方七宿明白今日得遇强敌,又听他说证物在他身上,心想展昭向来光明磊落,况且武功高强,那信件一定由他所携,今日非置他死地不可,否则难以向耶律王爷交代。

展昭虽然受伤,但是南侠武功是当今武林一流高手,东方七宿不敢懈怠,分处七个方位,严阵以待。

肩上疼痛剧烈袭来,展昭只觉眼前微微眼花,他强自提起一口真气,护住丹田。巨阙横在胸前,星目怒睁,准备拼死一战。

对峙片刻,陈荣当头一剑,直扑面门,展昭斜身避过,恍若灵蛇,蜿蜒而过,反身一击,剑中白光,稳稳刺向陈荣周身大穴。陈荣一惊,闪身跃去,但那剑光笼罩,竟如长了眼睛一般,如黑云压城,挣脱不得。

欧阳林的铁索已给展昭削了一半,此时他舞动两把长刀,呼呼向展昭劈来。展昭鹞子翻身,足尖分别踢向欧阳林和龙尾岳乐山,他们躲避不及,皆给踢了个正着。高天明连发六颗铁蒺藜,展昭凌空连行七步,反手将箕宿倪澜挡在身前,那铁蒺藜“嗖嗖”破空,全向倪澜射去。眼看着全要射在倪澜身上,其余六宿皆是大惊,纷纷惊叫“七弟”。这六颗铁蒺藜射向倪澜,他焉有命在?

展昭终是宅心仁厚,微微一提倪澜肩膀,两人同时腾跃,那六颗铁蒺藜便落了空。七人心中暗叫“惭愧”,心中皆想,展昭果然是侠之大者,今日如不是暗算于他,哪有胜算?陈荣微微抱拳,道:“展大侠,得罪了,东方七宿受人差使,不得不与展大侠为敌。”

展昭淡淡道:“这小兄弟年纪轻轻,展某不忍见他身死而已。”

杀气汹涌,波诡云谲,七人转移身形,变换方位,腾挪闪跃,令人目眩。展昭肩上剧痛,视线渐渐模糊,手中剑势却丝毫不弱,如乌江落日,煌煌而明。但是终究视物不明,左臂受了位于亢位的杨天威一锤,筋断骨裂,痛彻心扉。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期待缓缓多贴点,现在是复习阶段了    [回复]

弄舟人  2016-07-05 19:52:11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