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青春>> - 夏颜

No.1

我叫夏颜。

他们们说夏颜这个名字很像男生的名字,但我一点儿也不在乎,名字好不好听是其次,叫习惯了还不都是一样。真正重要的,是这个名字中倾注的心意。

夏颜,是我爸和我妈的姓,我估计他们取名字的时候是按名字第一个姓取的,好吧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名字是怎么回事。

但我保证名字是真的,我发誓。

No.2

我中考那时,而我作为普通初中的普通学生,很不厚道地发了国难财。从来就没进过班级前三的夏颜同学,竟然在初升高统考中考了全校第三名。

我们初升高是考前报志愿,我当时填报的三项是博华校本部、博华自费、博华分校。

记得当时交志愿表的时候,我是最后一个递给老师的,遮遮掩掩地,生怕别人看见。

要知道,我们班的万年第一名都没敢报博华。她纠结了很长时间,还是跟师大附中高中部签了合同,只要第一志愿报师大附中,中考录取分数线就为她降十分。

年复一年,师大附中就是用这种方式劫走了一批具有考上博华的可能却又对自己缺乏自信的优等生。

这才是真相。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世界上唯一可能的就是不可能。

No.3

我爸说说不定有可能进校本部,我打断了他,爸,这种事情要是真的发生了,一定会付出什么代价的,比如,折寿。

后来,我竟然真的稀里糊涂地进了校本部。

振华的校本部啊!

阎王就这样强行地贷给了我高利贷,我似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人生的进度条“嗖”地一下就短了一大截。

No.4

我就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恍恍惚惚地踏进了博华的校门。

我拒绝了我爸我妈分别提出的陪同要求,自己带着相机和证件跑来看分班大榜,顺便对着人群咔嚓咔嚓一通乱照。我走到哪里都带着相机,以前是三星,现在是索尼,假期新买的,800万像素的最新款,姑且算是考上博华的奖品。

No.5

很久之后,有一群被称为非主流的晚辈异军突起。他们也时刻都带着相机或者有照相功能的手机,走到哪儿拍到哪儿,连公共厕所的镜子都不放过。不同的是,我从来不拍自己,他们却只拍自己。

红榜贴在围墙上,校本部和分校加在一起,很壮观的一大排。我不想和他们挤,就一直站在外围等待机会。

八月末的秋老虎真够受的,我低头找纸巾擦汗, 终于广播大喇叭响起来,要求所有同学按照班号排队,等待班主任人选抽签大会。围墙边的人哗啦一下子都散了。我知道其实他们早就找到自己的班级了,只是还都围在那里寻找其他熟人的去向。我趁机移动到墙边,直接绕开前两个尖子班,从三班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由于过分专注,我根本没有余光来顾看周围,所以挪动到五班的红榜前的时候,跟一个男生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我的颧骨磕在他的肩膀上,疼得我当场就去哗哗淌眼泪。不是我娇气,生理反应实在控制不住。

好半天我才泪眼模糊地抬起头,男生挺不好意思地伸手递给我几张面巾纸。我连忙把脸上抹干净,仔细一看,竟然就是刚才被我照进相机的男生。

No.6

“同学,实在对不起。”他很诚恳地鞠躬,毛茸茸的寸头晃了晃。

“没事。”我摆摆手,抓紧时间继续看榜。

很巧,我就在五班、夏颜这个名字写在第四行的正中央,很好认。

下一章:夏颜墨泽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