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华秋皎洁第一卷>> - 第四章

终于到了杭州。难得的是,天气也放晴了,倒是早春的风,已经摘去了刀尖儿,吹在人面上几分柔和,河里的冰也渐渐消融。

展昭和沈晗缓缓骑着马行在西湖边,西湖景色果然秀美,即使在寒冬,依旧透出一股秀气。

想到快要拿到书信,两人心情都倍感轻松,沈晗向展昭说起小时候爹娘带她来杭州的事。

展昭笑道:“下次再来杭州,大哥带你游遍西湖十景。”

沈晗微微失望,撅着嘴道:“我还以为这一次能玩呢。”

“这样要紧的证物,我们怎么能带在身上游玩?”展昭拍了拍她的头道。

沈晗恍然,使劲的敲了自己一个毛栗子:“真是该死!又顾着玩了!”

展昭笑着叹口气,这丫头,一路上吃了不少苦,这几天为了避开杀手,不是在野外投宿就是随便找个废弃的房子,自己是练武之人,身板强壮,看这丫头这几天消瘦不少,展昭寻思着在杭州要找个安全的好地方落脚,让她可以好好休息。

沈晗又眼巴巴的盯着他道:“大哥,那下次一定要再来杭州喔。”

展昭点点头:“一定来。”

“几时呢?”她不依不饶的。

展昭无奈的笑道:“等到空闲的时候。”

“大哥骗人,”沈晗撅着嘴道:“你哪有空闲的时候?马大嫂说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尽是忙忙碌碌,一天都不得空,连生病都没有时间躺在床上。”

“又是马大嫂。”展昭苦笑:“小鱼儿,马大嫂到底与你还说了什么?”

“还说了,”沈晗虽然不解世事,但也知道不能提他师妹,便道:“还说你最不会爱护自己,上次冒雨出去查案,回来就高烧不退,差点连公孙先生都没辙。”

“猫有九条命。”展昭浅浅一笑。

“可是,我不要你这样,”沈晗眼中露出哀恳的神情:“大哥,我要你好好的。在这世上,除了你和师父,我再也没有亲人了。”

原来她已把自己当做亲人,展昭心中又是一暖,灿烂微笑道:“小鱼儿,大哥不会有事的。好,大哥答应你,春暖花开就陪你再来杭州。”

沈晗看到他那绝美的笑容,忽然有些发怔。她长居深山,从没接触过外人,对于男女之情一点不解。可是,却有一种奇怪的感情上了心头,那感情连她自己都不了解,和对父母师父的亲爱不一样。这种感情很强烈,却又很柔软,好像满满在心头,又好像飘飘渺渺抓不住。

展昭原以为她会欢喜雀跃,可是看她的神情,却是若有所失,奇道:“小鱼儿,怎么啦?大哥答应陪你来,就是一定会陪你来的。”

“不是,我很开心。”沈晗勉强一笑:“但是师父说,等到爹爹妈妈的仇报了以后,就要带我回山里。大哥,我好舍不得你,但下一次,咱们什么时候会见面呢?”

她晶莹澄澈,情意极浓的话,想说便就说了。展昭却是心中一震,茫然若失,她要回去,她终要离开的,下一次,什么时候见面呢?

他终是亦不能回答。

沈晗看见展昭有些忧郁的眼神,心里不忍,笑道:“大哥,咱们别去想以后的事,你看,这西湖景色,即使在冬天,也这样美。”

放眼望去,虽无桃红柳绿,但氤氲的水汽,素淡的颜色,亦别有一番水墨风韵。

“大哥,”沈晗若有所思道:“世事无常,谁都不知道往后会怎么样,可是咱们在一起,便是快活的对不对?”

展昭心里也一阵难过,这丫头,一直快快乐乐的,却有这样玲珑剔透的心肠,他强笑着道:“小小年纪,说出这般老气横秋的话。”

沈晗强忍住快要掉出的眼泪,故意指着一棵树道:“大哥,你看,上面有一只好好看的鸟。”

展昭捡起一颗石子,道:“小鱼儿,你若喜欢,大哥给你打下来。”

“不要!”沈晗惊叫道:“让它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快快乐乐的,很好很好。”

这一段西湖,在他们行来,竟是百味交集的感觉。也许,是因为目的快要达到,离别的日子也近了。

就这样惘惘然的行着,看着烟水苍茫,阳光渐渐淡了,行人也渐渐少了。走到一段冷僻的地方,地上还有薄冰,有点滑。

“小鱼儿,小心摔跤,下马慢慢走。”展昭关照。

沈晗乖乖的下了马,和展昭牵着马,并排缓缓的走着。

“怎么不说话了?”展昭勉强笑道。

沈晗牵了牵嘴角,道:“大哥,我叔叔家离这儿还有很远的路。”

“我明白,今日是不能去了。”

沈晗看着天边的落日,道:“大哥,快黄昏了。我们一起看落日好不好?”

展昭缓缓点头。

他们并肩站着看落日。看那淡黄的日头渐渐落下,沈晗忽然心里涌过一阵又是欢喜又是难过的感情,她微微仰起头,尽力的把泪花含回去,但是终究,还有泪落下来。

展昭也不知如何安慰于她,其实他心里,也有一丝怅然,眼神不觉黯淡。

沈晗看到他的眼神,心里想:“我不要让大哥难过。”她扯扯展昭的衣袖,笑着说:“大哥,你看那个人怪不怪?”

在他们不远处,有个人站在大石头上看落日。那块石头很是嶙峋,沈晗笑道:“这石头定是很滑,他不会摔在水里吧?”

话音未落,那人果然就摔了下去。

他在水中挣扎着,伸出双手,但是片刻,又沉了下去。

沈晗惊叫道:“糟糕,那人不会游泳!”

她把秋月剑往展昭手中一扔,道:“大哥,我救人去了!”

展昭急道:“小鱼儿,小心!”

沈晗已是如一条白鱼般跳入水中,展昭从来没有这样懊悔过自己不会水,他焦急地在湖边等待。

只是几分钟,然而在他心里,是那么的漫长。

他忽然有一种恐惧,如果小鱼儿消失了,他该怎么办?

他还是展昭。但他,还是原来的展昭吗?

答案暂时没找到。

因为沈晗从水里冒了出来,

她顶着那大汉,疲累道:“大哥,拉住他!”

沈晗一跃而上,寒冬的天气,她冻得瑟瑟发抖,面色带青,嘴唇发白。

展昭急忙用披风把她紧紧裹住,她头发上亦有一层薄薄白霜,上下牙齿打着格,犹还笑道:“大哥,你……,你终于……知道我……我为什么名叫小鱼儿了吧?”

救上来的汉子对着沈晗深深作了一个揖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沈晗想谦虚一下,可是连打三个喷嚏,她勉强笑道:“拜托,下次别穿那么厚的皮袍子。”

展昭这才注意到,那人果然穿着皮袍,皮袍的质地相当厚实,看他口音也是北方人氏,点头道:“阁下是幽云一带人氏?”

那人气质颇为雄健不俗,点头道:“鄙人叶曦居住幽州。”

展昭知道幽云十六州是辽国的地界,也闹不清这人是汉人还是契丹人。宋辽关系颇为微妙,他也不愿深谈,便点了点头。

叶曦又道:“请姑娘至在下的行馆换件干爽衣服。”

沈晗尚未回答,展昭便委婉的拒绝道:“我家就在附近,不劳烦了。”

叶曦好像颇为失望,又道:“那请教壮士和姑娘尊姓大名。”

展昭尚未回答,沈晗便抢着回答:“我叫沈晗。”

展昭犹豫了一会儿,道:“在下展昭。”

说着,展昭把沈晗扶上马,叶曦急道:“展壮士,叶曦还未报答令妹的救命之恩。”

沈晗笑嘻嘻的说:“叶公子,不必了,江湖之人侠义为怀,岂能见死不救?”

展昭看她冻得瑟瑟发抖犹作出豪迈之态,不禁又是怜她又感好笑,转头对叶曦颌首道:“如果有缘,会再见的,就此道别吧。”

“大哥,我们今晚住在哪里?”天色渐渐黑了,沈晗道:“我们是不是在西湖边随便找个地方?我知道有个地方,晚上睡觉时能听见湖水的声音。”

“傻丫头,你现在浑身冰凉,我们得找个地方让你好好休息,喝碗姜汤,睡个好觉。”

“展昭,怎么是你?”常王明澄惊讶的说。

明澄是仁宗的堂兄弟,性不羁,好山水,一年倒有八个月住在他那杭州的山庄里,到汴梁,不过是应个景儿而已。

对于展昭的忽然来访,他感觉很突兀。展昭虽然为人谦和,但自有一股清冷,和权贵们都保持着疏淡的距离。他虽然性情疏朗,也自觉十分仰慕这位三品带刀护卫,还主动结交,奈何这位展大侠虽然彬彬有礼,却很有策略的将他拒绝于圈子之外。

展昭谦恭行礼道:“打扰王爷了。”

“猫儿,上次那盘棋下到一半,你家包黑子又把你叫去……。”明澄话音未落,展昭已经走了进来,明澄这才看清楚,原来他的身边还有一位姑娘。

那姑娘身形瘦小,裹着一件狐皮披风,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正盯着他看。头发湿湿的,还挂着冰珠儿,明澄不禁失笑:“猫儿,你身边怎么还有一只水老鼠?”

沈晗反唇相讥:“你才是灰老鼠呢!”

听她这么说,明澄的侍从们不禁偷偷失笑,因为明澄正穿着灰狐皮的大氅。

“你——,”明澄气结:“展昭,一天都听不到你说几句话,可是你这朋友,倒是牙尖嘴利。”

展昭微微一笑,道:“王爷,请安排我们两间房间,要在僻静处,并有高手守护在这位姑娘的门外。另外,麻烦你吩咐几位侍女,伺候这位沈姑娘热汤沐浴,并要烧一些驱寒的药汤让沈姑娘喝下。”

他干净利落的说来,明澄瞪着眼睛:“好啊,展昭,你命令起本王爷起来倒是利索得很。”

展昭谦和一笑:“展昭哪有资格命令王爷,不过是请求罢了。”

但是,他眼中,自有令人不能违背的光芒,明澄只能无奈道:“好,展大侠,一切听你安排。”又回头对手下说:“愣着干嘛?没听见展大人说什么吗?”

话语之间,沈晗又是打了几个喷嚏,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展昭关切问道:“小鱼儿,怎么啦?发烧了没有?”连忙伸出手掌,在她额头一试,失声道:“好烫!”

随即对明澄说:“王爷,你赶紧让侍女扶沈姑娘去休息,再请一位高明的大夫给沈姑娘看病。”

这是展昭吗?明澄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向刚劲稳健的他,何曾有这样似水柔情的一面?

明澄道:“好好,不过展昭,这女孩子到底是谁?”

展昭沉默片刻,道:“一位重要的证人。”

沈晗虽是昏昏沉沉,这一句话却清清楚楚映入耳中。

她像是被打了一个大大的惊雷,心中酸楚难言:“原来展大哥的爱护,关切,不过是因为我是重要证人罢了。以前就听说他侠义为怀公私分明,原来他所做的一切只是职责所在……。他,他一定对每个证人都是这样好的。”

如她细细想来,这些天,展昭对她的好实在是出于肺腑的。可是这一句话使她几乎坠入深渊,浑身冰冷。她虽心地如冰雪,但此时此刻,还是忍不住如平常女子一样,作茧自缚。

明澄安排展昭和沈晗居住在东南角一个僻静的院子,并安排几位高手守护在沈晗的门外。又请了大夫给沈晗瞧病,那白头发的大夫开了好大一张方子,明澄皱眉道:“金大夫,虽然知道你老成,但也太啰嗦了吧,这姑娘不就是受了寒发了烧,怎么要抓这么多药?”

金大夫摸着胡须,道:“王爷,这姑娘可不是普通的风寒感冒,她本就有心事郁结在心,再加上外受风寒,病已入肺经,这一场病可不是三两天的事,脉象沉沉,如果三天烧还退不下去,这姑娘就有些危险了。”

展昭急问道:“有什么危险?她过不了这一关吗?”

金大夫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三分病七分养,医生医病不医命,王爷,这位公子,老朽的药是开了。后来怎么样,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一瞬间,展昭心乱如麻,看着紧闭着双眼两颊烧得晕红的沈晗,也不知如何是好。他沉默不语,一双星目满是焦虑,剑眉紧紧皱成一个“川”字。

明澄从来没有见过展昭紧张的模样,这位展护卫久立江湖出生入死,三尺青锋傲然挺立,涉险无数总是坦然面对,此刻却忧心忡忡如失方寸,明澄好奇的问:“展昭,她的身份仅仅是你的证人?”

展昭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言道:“王爷,杭州还有没有名医?”

“这位金大夫已经是杭州最好的医生了。”

金大夫对展昭的怀疑颇为气恼,道:“这位公子,倒还没有人怀疑过老朽的医术,不过老朽看在你关心你家娘子的份上,也不和你计较。你还是赶快让人煎药给你家娘子喝吧。”

娘子?展昭不由得脸色微微发红,明澄扑哧一笑,道:“老金,这回你看走眼了,这位公子啊,可是铁石心肠,不近女色。我认识他这些年,从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动过心。”

金大夫疑道:“可是他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那是职责,职责。”明澄嬉皮笑脸道:“他这人,职责重于一切。”

金大夫摇摇头道:“王爷这话,老朽听不懂,我看这位姑娘不是这位公子爷的娘子就是妹子,如不是自己心爱之人,哪有这样的焦急忧切?”

明澄朝展昭眨了眨眼睛,笑道:“展昭,旁观者清,金大夫老眼昏花都看出你对这个丫头情意不一般喔。喂,展昭,你终于想要媳妇啦,这可是大新闻,南侠展昭也有了喜爱的姑娘了。”

展昭勉强一笑:“王爷别开玩笑了,赶紧吩咐人去煎药吧。”他停顿片刻,又问金大夫道:“请教大夫,这药里可能放糖?”

金大夫一愣,他行医多年,倒是没有人问这古怪问题:“可以啊,并不影响药性。”

明澄奇道:“放糖做什么?”他转念一想,笑道:“喔,我明白了,你是怕她嫌苦不愿意喝,展昭啊展昭,想不到你这人平时看来不苟言笑迂腐的很,原来却这样的心细如发。哎,我看这丫头也不是天仙大美人,你怎的对她如此倾心?”

展昭脸上一红,道:“王爷又说笑,我说过,她是重要证人,不能有半点闪失。”

明澄摇头叹道:“真情流露,还不承认,猫儿,你的脸皮薄得很。”

展昭武功虽高,但是嘴上功夫却远逊明澄,当下也不与他再争辩下去。此时药已熬好,侍女端来药碗,用软枕将沈晗垫高,小心喂她吃药。看着她悉数咽下,展昭方才放心。

明澄在旁观察,看展昭目光未曾有半丝离开沈晗,心里想道:“这猫儿也算是当世豪杰,多少名门闺秀绝色佳丽倾心于他,从未见他心有半丝波澜,怎么对这个不起眼的姑娘却如此关心?瞧他看这丫头的目光,尽是爱怜之意,这猫儿还口口声声说这丫头只是重要证人,想必他自己动情了都不知道。这猫儿虽然武功盖世,但在这方面可是一窍不通。不过我看这丫头的神情,听他说到重要证人时却是黯然酸楚,难受得紧。”

明澄给展昭安排的房间颇为舒适,江南名匠精雕细作的楠木家具散发着淡淡清香,被衾都是用湖州蚕丝,端的是柔滑如水,轻盈如羽,盖在身上浑若无物。院中更有一棵梅树,暗香浮动,引人入梦。

但是展昭直到二更天都没睡去,他终于忍不住披上外衣,提上巨阙,悄然走到沈晗的屋外。

守护在沈晗屋外的侍卫看见他走过来,忙要请安,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微微笑了一下,道:“你们先去休息一会,我在这儿守着。”

月上中天,院子里清辉一片。他轻轻将窗纸戳了一个洞,往内看去,只见沈晗昏睡着,却睡得极不安稳,嘴唇上有一层淡淡白色,不停嘟囔:“水,水……。”

一旁的侍女却打着盹,睡得极沉。展昭见此情景十分焦灼,欲待走进去给她喝水,但是男女大防,此时深更半夜怎能进入她的卧室?如不进去,看她这般口渴的模样,又是说不出的心痛。展昭的眉毛紧紧皱起,忽然灵机一动,眼中闪现出灵动的笑意,捡起一块小小石子,轻轻击打在那侍女的背脊。

那侍女蓦地惊醒,惶恐的睁开眼睛四处打量,却见沈晗正在昏昏迷迷的要水喝,便取了一杯水给沈晗喝了,又打了几个呵欠,伏在床边睡了。

展昭哭笑不得,明澄怎么给沈晗安排了这么一个贪睡的侍女?小鱼儿现在可是病情危急的关头,半点都马虎不得。他看看天色,明月当空疏星几点,显然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现在去找明澄换侍女显然不合适,他只能执剑在外守着,通过窗洞不时查看沈晗动静。

还好,下半夜沈晗倒是昏昏沉沉的睡着,没有太大的动静。但是展昭还担心着热度到底有没有退?她额头上的帕子那个侍女也不曾给换过,早就干了吧,怎么有退热的功效?这样马马虎虎不负责任实在令人气愤,有几次展昭都有走进去照顾小鱼儿的冲动,但还是生生的抑制住了。

院中的几株梅树在深夜里香气尤其盈然,萦绕在展昭的蓝衫上拂之不去,月华晶莹,夜空澄澈,展昭了无睡意,忽有一缕他自己也不了解的感情涌上心头,他不禁静静相问自己,这一份对于小鱼儿的牵挂为何如此强烈?难道,仅仅是因为如自己所说的,她是一位重要证人?还是可怜她家破人亡,一夜之间成为孤儿?或许是疼怜于她,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

他少年时即行走江湖,为他倾心的女子颇多,但他一心秉持行侠仗义济危扶困的信念,后又跟随包拯守护一方青天,呵护芸芸众生,维持律法尊严,出生入死不时有危险来袭,更是断绝了成家的念头,唯恐自己连累身边的女子。

可是谁的心里没有柔软的地方?小鱼儿就恰恰击中了他心底最柔软的那块情感。她晶莹澄澈就如一汪清泉,和她在一起是那样的舒服,轻松。展昭不禁面对明月勾唇浅笑,一抹云淡风轻的笑容,恍似和煦春风。

那个急急的要跟随在他身边,要保护他的小鱼儿。

那一路行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小鱼儿。

那背着大棉被,手提一壶酒,满脸都是讨好笑容的小鱼儿。

那个声明没花他银子,急忙辩白的小鱼儿。

那在梦中哭醒,惊叫的小鱼儿。

那个一直握着他手,沉沉睡去的小鱼儿。

那个眼中怅然若失的小鱼儿。

那个救人起来,簌簌发抖,又安慰他的小鱼儿。

展昭长叹一声,这个小鱼儿,用她的天真无邪,坦荡率直,还有一根筋的脾气击中了展昭的心,让他这刚毅持重的男儿,心中第一次有了萦之不去的牵挂。

到得第三天,沈晗终于退烧,展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明澄邀着展昭喝酒,展昭心想这几天明澄颇为照顾,展昭向他提出后晚上伺候沈晗的侍女就换了两个勤劳麻利的不眠不休,沈晗能够退烧,他也有一份功劳,因此含笑允了。

宴设在一间花厅,正午时分,阳光从花厅的彩色玻璃里透了进来,照射在几盆常青植物上,使得这冬日也有几分和暖。菜肴颇为精洁,酒又醇美,一时宾主相得言谈甚欢。

说了些旧事后,明澄就向着展昭打听沈晗的来历。展昭略去了范阳一事,略略说了些沈晗的身世。

明澄倒是听得颇为认真,叹道:“这丫头还蛮可怜的。展昭,你可要好好对人家。”

展昭浅浅一笑道:“这一路上,展昭自然会照顾她。”

明澄笑道:“猫儿,你又在装傻,我是说,以后的日子,你要照顾好这个丫头。”

展昭苦笑道:“展某是提着人头执法的,怎可照料身边人?”

明澄喝了一口酒,道:“展猫儿,你又打算辜负人家姑娘的一片心意啦?”

展昭道:“王爷又说笑了,这话可不能胡说,沈姑娘长居山中,心地单纯,王爷打趣展昭可以,莫要打趣她。”

明澄嘻嘻一笑:“展猫儿,看你着急的样子,还揣着明白装糊涂,明明喜欢她,又不愿承认。展猫儿,你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伤了多少姑娘的心。要是我明澄喜欢一个姑娘,一定会清楚表白,并且马上娶她回家,天长日久的厮守难道不好吗?胜过你喜欢的人在面前还强自克制,这滋味多难受。”

展昭喝了点酒,心头热了起来,明澄为人不拘小节,脾气也和他甚是相得,因此一向冷峻的展昭也叹了口气,吐出肺腑之言:“王爷当然可以给心上人一个温暖安稳的环境,但是展昭不行,展昭查案经历了九死一生,自己有个不测也就罢了,可是展昭喜欢的人,如果受到展昭的连累孤独终生,那展昭且不是负了人家姑娘终身?天上人间,展昭都会不安的。”

明澄听他如此说,无奈道:“你这猫儿,心里尽是别人,有没有想过自己?不过那个沈姑娘倒是颇有趣,竟然唤我灰老鼠,倒还是没有哪个姑娘这样和我名称斗嘴来着。”

展昭微微一笑:“王爷莫和她计较,小鱼儿人情世故,礼仪等级都不太懂,以后慢慢教她。”

明澄看他提起沈晗便是含笑的温柔模样,不禁失笑:“猫儿,你这回可是进入了最难破的阵法——相思阵。不过你这猫儿心硬得很,天下没有你破不了的阵。我看你这小鱼儿,也要伤心了。”

明澄几句玩笑话倒使展昭心中一凛,难道他真是铁石心肠吗?他想起春妮的话:“那日我在开封府,是怎么求你来着?我求你先哄哄我爹,让他安度晚年。结果呢?你是何等冷酷无情,更伤了我爹的心!是你,是你把我爹逼出开封府!是你,是你把我爹逼上死路!”

虽然后来真相大白,他和春妮之间也恢复了往日的师兄妹之情,但是那几句话,在悄无人声的静夜,不时涌现心头,就像一根细细的针,刺得他心头疼痛!难道他展昭,真是无情之人吗?

这一次,又是取回证明范阳私通辽国的证物,而这个人,却是春妮的丈夫!他展昭为什么一次次的,把春妮推向痛苦的深渊?为什么在他心中,把这师妹当做亲妹妹一般的疼爱,却让命运的手,一次次的让他们走向敌对的双方?难道他展昭,真是天煞孤星?

不,他不能和别的女子成亲!他没有娶春妮,所以闹出了后面的一连串风波,师父的死,也是他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此而死。他明白春妮对他的痴心,虽然他对春妮从没有男女之情,可是师父对他的大恩大德,他终生也难回报。师父不放心春妮,春妮是师父唯一的骨肉,他没有照顾好春妮,却也不能辜负了春妮,不能辜负了师父。他对师父说过身在公门身不由己,所以不能够成家娶妻,那便是不能够!

想到这儿,展昭狠狠的喝了一口酒,跟着脸色变红了,呛咳起来。

明澄帮他拍着背道:“你这猫儿,真也奇怪,刚才还快快乐乐的,怎么一下子就变脸了?猫儿啊猫儿,你的心思,可是谁也不懂。”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这姑娘很是清纯可爱啊!期待更文!    [回复]

溪水悠悠  2016-06-30 18:36:37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