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开封>> - 弟8章

雾在上元节晚上出没了一回之后又没了踪迹,叫人摸不着头绪。外人不知道其中的细节,包思善却不然,展昭亲口说了里头有邪物,她更加不能安心。展昭再厉害也是肉体凡胎,拿什么跟邪物斗法?故而,勉强在开封府安静了两日之后她瞒着包夫人偷偷溜往大相国寺去了。

许是大伙都被那诡雾搅得心慌,来大相国寺烧香拜佛求平安的人特别多,包思善也是来求平安的。既然展昭不收她的铜铃,那她就另给他求个平安符。可当小和尚双手奉上平安符她却有些说不清心中感受,也不知大相国寺一天要送出多少这样的平安符。是展昭面对的不是普通邪物,这个只怕用处不大。心念一转,既然云破大师赠了铜铃给她,她去求求或许能替展昭求一个护身符。

云破大师在寺庙后头的偏院里清修,平日里不轻易见客。沿着小径信步而去,心里越发的没底。若是搬出包拯的名号,估摸着云破大师会见她一面,可她哪敢啊?她不敢随便亮出爹的名号,不过,有人却喜欢让父亲撑腰——在云破大师的院门外她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爹是当朝太师!你们哪来的狗胆敢拦本小姐的路?”

包思善在院门外探了探脑袋,果然是庞丽!她来这闹什么?随即便明了,遇着那样的事自然要来烧香求平安。想到这她不禁撇嘴,这么闹,云破大师会见她才怪!

庞丽身边的丫鬟一脸焦急之色,悄声劝道:“小姐,既然云破大师今日不便见客我们改日再来吧。”庞丽一甩手挥开丫鬟,满面怒容,“改日?我连着来了三日,大师都不便见客!敢问大师那日得空?给个准信!”

守在门口的小和尚行了个礼,“施主,若是有缘,大师自会与你相见。”

“你……”庞丽怒极,竟不管不顾地往里头冲,她就不信这小和尚敢把她怎么样!小和尚一惊,没想到她会硬闯,慌忙让了路。庞丽飞快地瞥他一眼,得意一笑,就要推门而入,却见门开了。她一愣,只见一身大红官服的展昭从屋里出来,脸色肃穆。“庞小姐请自重!”

“展昭?!”庞丽讶然,他怎么在这?随即她猛地回头盯着小和尚,“不是说大师不见客吗?哼!开封府的人有缘?太师府的人无缘?大师这般厚此薄彼不好吧?”

展昭闻言眉心微动,低沉道:“展某为公务而来。”

“展大人,你怎知我的事就不如开封府的公务重要?”说着,她绕着展昭走了一圈,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个透,最后抬头对上他眼眸。展昭定定地看着她,这个庞家小姐脾气上来了就不管不顾的,方才他在里头听得清明。先时还算有礼,而后便开始撒泼耍赖甚至硬闯,着实骄横。他缓缓道:“庞小姐,不管你为何事而来,我劝你还是莫要四处乱跑为好。”

“你……”庞丽立即怒目相对,他这话什么意思?开封府的人果然都叫人生厌!展昭根本不在意她的怒意,“且不说你硬闯进去能不能得云破大师解惑,就你这般行事谁又会应允你的所求?动静闹大了只怕太师也颜面无光。小姐还是请回吧。”说完这番话他不看她的反应径直往院门去。

庞丽当真气急败坏,“展昭,你给我站住!”

展昭回首,她想怎样?一旁的丫鬟扯着庞丽的衣袖想劝阻,却再次被甩开。庞丽几步上前拦在展昭身前,“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何事而来?”展昭顿时觉得好笑,“与我何干?”

庞丽被噎得半晌接不了话,开封府果然没一个好东西!除了包拯,就数展昭最叫人讨厌!即便觉得胸口憋得慌,她还是咬牙切齿道:“我是来给你求平安符的!”要不是为了答谢他那日相救,她才懒得来这里受和尚的气!

展昭诧异,看着庞丽的怒容觉得荒诞。一来,那日救人是职责所在;二来,他不会接受女子所赠之物。再有,她此刻明明对他怒火中烧,怎么还能说出给他求平安符的话来?就算原本有这个念头,此时也应当不复存在才是。摇了摇头,“姑娘的不必如此,你的好意展某心领了。”

庞丽顿时觉得脸面挂不住,想她何时替谁求过平安符,他竟然拒了她的好意!可展昭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只怕再说什么也只是自讨没趣。瞪他一眼,愤然转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哼!冬青我们走!”

院外头的包思善听到里头的动静急忙躲到一旁的树后,见庞丽怒气冲冲地远去不禁嘴角带笑,活该!叫你嚣张!可不是谁都买你的账!不过,她竟然会给展大哥求平安符,是不是吓坏脑子了?还有,展大哥来这里做什么?

一眨眼的功夫庞丽的身影就不见了,她歪头靠在树干上,喃喃自语道:“唉,庞丽搬出太师的名号都见不到云破大师,爹的名号恐怕也不好使……”

“你找云破大师做什么?”

包思善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几乎是跳着转身,展,展大哥?他什么时候站到她身后的?“展大哥,你,你怎么知道我躲在这?”

展昭嘴角一勾,“动静这么大,想不听到都难。”说着领着她回到小径上。包思善跺跺脚,回头见树林间留下一串脚印,心说这么显眼的脚印稍加留意就能看到,她躲在树后也藏不住身影,难怪会被他看到。

“云破大师不见客,你进去也枉然,回去吧。”

也只能如此了,包思善望了望小院的门,云破大师会见展大哥是因为他是为公事而来吧?忽然树梢上落下一团积雪,正好砸在她头顶,激得她一声低呼。展昭看看,伸手替她掸去雪沫,“冷吗?

“好冷。”她呵了口气搓手,又跺跺脚。见他泰然自若似乎浑然不觉得天寒地冻,有些坏心眼的抓住他的手,“冷不冷?”

展昭眉头微微一蹙,跟雪一样冰!反手握了她的手牵着往前去,“天冷怎么不多穿一些?”

“还不多?如喜都快把我包成粽子了,走路都显笨重。”

他略回头瞄她一眼,赶紧扭过头在心里闷笑。确实有些笨重,圆鼓鼓的一团,不过,也透着几分可爱。忽然手被她扯了一下,接着听到她有些恼的声音,“展大哥,你是不是在偷偷笑话我?”

“没有。”

没有才怪!随即又抛开了这些,笨重就笨重吧,谁冷谁知道!略加大步子跟展昭并肩,“展大哥,庞丽是怎么回事?”都为了展大哥求到云破大师跟前来了,匪夷所思!

“不知道。”顿了顿,接着道:“庞太师一向跟大人不和,庞小姐对开封府也全无好感,谁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庞丽替他求平安符?可能吗?不论真假,他都无福消受,还是免了吧。

包思善在脑子里翻来覆去地想也觉得不通,庞丽向来趾高气昂,开封府从来没入过她的眼,如此示好实在可疑。再有,就算示好也不是这种示法吧?她是不是想借机找展大哥的茬?但是,展大哥确实得有个平安符护身比较妥当。

“展大哥,不如你先把铜铃带在身上,等案子破了再还我,我在开封府呆着不会有危险的。”

“不成。”展昭断然拒绝。眼见小径到头,他松开她的手,“我还有公务,你自己回去,路上小心些。”

见说服不了他,转而道:“要不你自己向云破大师求一个平安符?”

展昭摇头,“天冷,你快些回去。”

包思善还要再说,被展昭一个眼神堵了回去,只能乖乖听话。心里不免嘀咕他死心眼,又不是作奸犯科,讨个平安符罢了,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变通一下都不懂!等等!变通一下?铜铃有两个,一人一个不就好了!想着,她弯了眉眼,这样好!

待包思善走远,展昭折回来时的路。方才他跟云破大师话说到一半被庞丽打断,而后又撞见包思善,现在送走了人得回去。

禅房里云破大师闭目诵经,听到展昭推门而入的声响微微睁了睁眼。展昭突然生出几分尴尬,虽说是庞丽鲁莽,但他也牵扯其中。云破大师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思,面上带着几分笑意,“展大人,庞姑娘虽鲁莽,却也是一番好意。”

展昭不知该如何应答,替庞丽说几句开脱的话?或是评论她的言行?似乎都不是他所能做的事,只能不置可否地沉默以对。好在云破大师并未多言,只道:“此番妖孽作祟,非一般人力可敌,展大人确实需要辟邪之物伴身。”

“大师,若人力不可及,当如何是好?”

云破大师再次闭目,声音缓缓,“大人的佩剑便可辟邪斩妖。”

展昭一愣,“巨阙?”

“剑号巨阙,珠称夜光。巨阙历经沧海桑田,杀人饮血,戾气难掩,即便是妖孽也要忌惮三分。此剑足矣。”

展昭定在案前,良久才缓声道:“展昭只斩该死之人。”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