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开封>> - 第7章

飘忽的火光熄灭,四周顿时陷入黑暗,随之而来的还有庞丽紧紧地抓附。展昭眉头拧紧,有些艰难地将她扯开一些,“庞姑娘,只是灯笼灭了。”

庞丽浑身颤抖着不敢松手,灯笼怎么会无缘无故灭了?分明是刚刚的阴风吹灭的!这雾就是鬼怪作祟!她怕极了,眼泪在眼里打转,见展昭抗拒地拉回衣袖,心里又气又怕,大小姐脾气顿时冲了上来。“展昭!你们开封府的人就是这么当差的?本小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当的起吗?”这种时候让她扯一下袖子能怎么样?

展昭嘴角微沉,她这说得是什么话?略顿了顿,他当做没听见她的话,带头迈开步子,“跟紧了。”争论无益,还是快些出去才是。庞丽一愣,有些意外他的反应,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有些气恼又有些挂不住面子,但总算没那么害怕了。

四周虽黑乎乎的一片,却还能勉强分辨人影。走了一段,河面上飘的许愿灯渐渐多起来,驱散一些黑沉。庞丽看着隐绰的灯火道:“是不是快要走出去了?”

展昭没有回话,他不知道雾有没有继续扩散,如果没有,那么应该快到头了。突然,感觉衣袖又被庞丽扯住,回头见她死死盯着斜前方,脸色煞白。他顺势看去,河边竟有个女子背对着他们在河边放灯?不对!他伸手将庞丽护到身后,那女子周围尽是阴冷之气,绝非善类!

庞丽躲在他身后,牙齿打颤,“又,又是她……”她刚才遇见她时还以为遇见同样被困的人,但她回头看向她的那种冰冷眼神和诡异笑脸都叫人从心底发寒。她开始害怕,一路往外跑,却好几次看到这个背影,现在又遇到了!

忽然,那个女子回头看向他们,展昭这才得以看清她的模样。她一脸木然,突然嘴角扯出诡异的笑容,声音冰冷生硬不带一丝起伏,“你们要放灯吗?”

展昭明显地感觉到缩在他身后的庞丽在发抖,她又抓住他的手,指甲几乎要嵌入他的皮肉,“快走!她不是人!”可展昭仿佛被定身了一般,迎着那女子的诡异笑容纹丝不动,庞丽从他身后探出半个头瞧见那女子竟然朝他们走来,急得直摇他的手臂。逃啊!快逃啊!他发什么呆?没瞧见她来索命了吗?

女子停在在五步开外,直勾勾地盯着展昭,“你们要放灯吗?”

“你是谁?”

女子似乎没听见展昭的问话,朝他伸出手,摊开手掌,手李凭空出现一盏燃着昏黄火焰的莲花灯。庞丽惊呼一声,指甲扣进他的皮肉,展昭眉心一紧,握紧了手中的剑。周遭的水气随着女子的靠近厚重起来,女子咧嘴一笑,还是那句话,“你们要放灯吗?”

说着话又朝前迈了一步,展昭护着庞丽退了半步,心想她要是再往前就要拔剑了。心念流转间,女子突然闪身袭来。展昭一诧,来不及拔剑,急忙拉着庞丽往后急退。女子卷着阴风迎面而来,展昭旋身侧闪。刹那间,阴风如刀刃从他鼻尖掠过,白雾随之涌动几乎要迷了眼睛。

白光一闪,巨阙出鞘,那女子却失了踪迹。展昭脸色骤变,不见了?!心里暗道不妙,如此一来叫他如何对敌?而身旁的庞丽早已吓得魂飞魄散,鬼!女鬼!展昭就算武功再好也不会捉鬼吧?突然,展昭猛地扣住她的手臂拉着她疾步往前去,她踉跄地跟着,已经没有心思去指责他的粗暴。

然而在这样晦涩的黑沉中他们能逃到哪去?连路都看不清,更遑论来无影去无踪的怨魂?展昭的步伐很大,大得她几乎要小跑才能跟上,稍慢一些就被他扯得手臂生疼。不由的她又怒上心头,这个展昭!即便情况紧急也不能这样粗暴无礼吧?一怒话就冲出口,“展昭!你……”

话来不及说就感觉整个人被他大力往前一扯,随即腰上一紧被他带着腾空而起,她骇然,怎么回事?透过他的肩头她瞧见白雾被什么东西卷着朝他们袭来,心仿佛被紧紧揪住随时会被捏碎——完了!躲不开!

展昭虽未回头却能感觉到身后逼人的阴气,足尖点地的刹那往旁边闪躲。与此同时,一声清脆的铃声突兀而起,随后一切归于寂静,阴冷之气消散无迹。展昭环顾四下困惑不解,怎么回事?阴气散去雾也渐渐稀薄,庞丽欣喜不已,“雾散了!”

“小姐!”

“展大人!”

展昭回头,发现自己离人群百步不到,看来刚才是被雾里的鬼魅困住了。庞丽的丫鬟急匆匆地跑过来,上下打量着她,边掉泪边道:“小姐,真是吓死奴婢了!”

庞丽也心有余悸,自己确实鲁莽了,以为自己能一探究竟好灭开封府的威风,没想到会这么凶险。幸好遇见了展昭,要不然……偏头看看展昭,他面无表情。见她投来目光,他带着一丝客套,“庞姑娘,展某送你回去吧。”

丫鬟擦了泪,感激道:“多谢展大人。”有人相送再好不过,若不然路上再出点差池那可不得了。

庞丽看着展昭,汴京谁不知晓御猫?包思善又总是展大哥长展大哥短的,害得她也不自觉地留心他。刚才他虽有些无礼可终归救了她,朝他点点头,“有劳了。”听着不情不愿,展昭却不甚在意,吩咐捕快去河边巡视看看是否有人受伤,而后才护送庞丽主仆回太师府。

包思善是从包夫人那里得知昨晚骚乱的,她几乎要从椅子上蹦起来,销声匿迹许久的雾又出现了?当下她坐不住了,对包夫人说了声出去一下就跑得不见人影。包夫人摇摇头,不用说,一定是去找展昭。不过,她这会儿哪里找得到人,前头恐怕正忙着。

包思善也想到这一点,往展昭院子方向走了一段又匆忙转了方向朝包拯的书房去。也巧,半途被她遇见了展昭。展昭不紧不慢的,见她匆匆而来心想她多半是听说了昨晚的事。果然,她见着他就亮了眼睛,娇笑嫣然。

“展大哥。”

展昭笑着,昨夜见那丫鬟眼熟时他还在心里打了个突,深怕是她哪个闺中好友的丫鬟,所幸不是她。庞丽的心思不难猜测,一方面是小姑娘天真,以为自己能探个究竟;另一方面因太师跟包大人不和,她便想在这事上为难开封府,结果险些搭上自己的性命。

包思善跑近,“昨夜怎么回事?你快跟我说说。”

展昭不急着答话,伸手要从腰带夹层间取东西。包思善的目光追着他的手,突然低呼:“你的手怎么了?”展昭抬手一看,手背上有几道抓痕,是庞丽留下的。他想说不妨事,包思善却已经凑近,不解道:“抓痕?”刀伤剑伤都能理解,抓痕?被什么抓伤的?

看着她眼里的疑惑,他道:“庞姑娘抓的。”

包思善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他怎么会跟庞丽扯一块?随即她马上反应过来,“庞丽进到雾里了?”她也曾有过寻找雾的踪迹的念头,可惜没有机会。难不成庞丽也有这样的念头?还真被她遇见了!

“我在雾里遇见她,她吓得不轻。”

包思善撇撇嘴,盯着他手上的伤痕,心里愤愤的。展昭多少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不管庞太师跟包大人关系如何,他都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包思善长长吐了一口气,极其不甘心道:“好吧,就算这样……你还没说雾是怎么回事呢。”想来想去都觉得亏大了,没能跟他一起逛街看灯就罢了,还错过那样惊险蹊跷的事。

展昭略沉吟,“我们在里面遇见一个放河灯的女子。”

“然后呢?”就这样?她不信。见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便道:“展大哥,你话别说一半,那女子是什么人?你们在雾里头遇到什么事?庞丽怎么会吓得把你的手抓伤?”

展昭不想对她说那些事,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不过,即便他不说,她也会从其他地方打听到,叹了叹,“那女子是什么我不清楚,不过,应该不是人。事情没有眉目,你凡事小心些,晚上千万别独自出门。”她晚上自然是不能出门,但有庞丽在前,他真怕她也生出同样天真的想法来。

“我才不像某人那样鲁莽!”鄙视过庞丽,她立即扯回心思,“你是怎么脱身的?”难道他的武功好到能降妖除魔?

展昭眉头一紧,突然想到什么,从腰间取出要给她的东西——镶了铜铃的手镯,昨夜突如其来的铃声难道是这个?他记得她说是大相国寺的云破大师所赠,能辟邪消灾。晃了晃,铃声清脆悦耳,就是昨夜听到的铃声!

他执起她的手,不由分说地把手镯套进她腕间,“我托人把这两个铜铃镶在手镯上了,你随身带着辟邪。”包思善急忙要把手镯褪下来,“呀,我特意求来给你的!”

“带着!”他的语气不容置疑。这对铜铃昨夜解了他的困,确实有辟邪之效,只有看着她随身佩戴他才放心。

包思善见他正色,知道改不了他的主意,只好拉下袖子把手镯遮掩住。展昭这才满意地扬起笑,“我还有公务在身,待忙过这一阵再陪你出门逛逛,近日你别乱跑。”说罢不等她回应就大步离去。包思善有些郁闷地甩了甩手,铃铛声闷闷地从衣袖里传出,走出十来步的展昭忽然回头朝她笑笑。

她不明所以,待自己再次动作才恍然。展昭耳力好,听到铃声才回头的。心中顿感不妙,还有什么瞒得过他的耳朵?

上一章:第六章 困

下一章:弟8章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