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封王座>> - 第二章 路上的弃婴

陈胜是一个左右神武军的一个小队长,原先在满月大典之前的时候接到一个通知,说有一个神秘的任务需要左右神武军的精英来参加,这句话激起千层浪,尤其在这个神武军里面,其中的人都是眼高于天的人物,都是各个军队挑选出来的高手,精英,而这个人物居然还需要在这个精英中挑选精英,可见其中的不一般。一个这样的消息把所有的度假计划全部取消,让大家更是卯足了劲,削尖了脑袋想进去瞧瞧,看看具体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大家选出来之后,云国陛下和丞相出现在西校场,告诉他们此次的任务就是护送一个团队去风国边境,但是这个队伍非常重要,所以希望选拔出来的都是佼佼者,因为他们秉承精的原则。此时,那些选拔出来的人很是纳闷,谁有这样大的架子,居然需要左右神武军的人来护送,越是好奇大家的劲头也越足,满是期待这个队伍。

陈胜从之前的惊奇中回味过来,看着天色已经不早,对大家说:“停!今天我们在这边安寨扎营,等明天一早继续前进,同时大家注意自己的安全和周边的情况!”随即就是整齐划一的落马声,由此可见这个神武军并不是浪的虚名的军队,里面的那些家伙正是眼高于天的。陈胜点了八名人员吩咐到:“你们策马朝八个方向查看周边情况,不管什么小猫小狗都要报上来,确保这片地域的安全,记住一有异动立即发射信号!”

又朝其他的十名队员说:“你们组成一个圆舞阵,把这两辆马车好好保护好,记住确保安全,剩下的队员分成两组原地待命休息,准备轮班!”分派完之后,陈胜觉得没有什么差错了,就与其他队员吃干粮。但是丝毫没有想去看马车的人物,因为从出发到现在,马车的人物有什么需求都是通过马车周边的六位骑兵传达的,也没有露过脸。

通过这样的计算,这个队伍加起来共有四十几人,其中包括一直守护在马车旁边的十二人。他们的打扮都是一身披甲,从头到脚,唯一露出来的就是两个眼睛和手,腰边都挎着一把刀,而不是剑,虽然神态很轻松,但是根据陈胜的分析如果有人瞬间靠前的话将被刀劈成两半,绝对不是这些神武军的人所能比较的。

而在那两辆马车的里面,两个人都是仔细看着陈胜做的一切,还暗自点点头,貌似这个人是可圈可点的,值得培养似的。

此时东南方向升起了一团烟花,正是发现情况的信号,陈胜看到这个情况,脸色变了变,立即起身,沉声道:“全体戒备!”,然后接着大声地说:“程风,程雨,你们二人速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两个人应声出列,道了声:“是!”随即迅速骑马朝东南方向奔去,而这个信号也同样被守护在马车里的人收到,十二个人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只是身上放出一种很强烈的杀气,并且手已经搭在了刀柄上。

等了半柱香的时间,其他方向的七个人纷纷回来,并报了一切正常的情况,东南方向的三个人在他们汇报之后,马蹄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众人看着他们三个人无事而归,暗自松了口气,陈胜迎上前,问道是什么情况。程风回答道:“在前面的树林里面发现两个婴儿,不过很奇怪的是居然有老虎和豹子在喂他们,周围显得有点奇怪,所以他就发信息过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陈胜也不知道怎么办,因为这个景象确实很奇怪,所以来到马车前想听下里面的人的意见,因为他个人认为这个情况还是需要禀报下,而且在他的心底对这个情况也感到奇怪。

里面的人听到是这样的情况,就吩咐他们把这两个婴儿带来,周围的骑士听到这样的吩咐,一个人策马朝陈胜去,让他们带路,带回这两个婴儿。

里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陛下——木风和丞相萧若,等他接到这两个婴儿的时候,两个婴儿是双胞胎,为什么会收留这两个婴儿,木风想是因为他想起了他自己的孩子——木易,

父爱泛滥吧。却不知道这两个婴儿以后助他的孩子取得了多大的成就。

两个孩子由普通平民的衣服包裹着,露出两只洁白的小手,可能刚吃过的缘故,一直沉睡着,但是来到木风的手中的时候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一双淡金色的眼球,纯洁的没有丝毫污染,两只小手不停的摆阿摆,口中还咿咿呀呀的说着,有的时候还冲着木风笑着,这个时候似乎一切不重要了,只有那种单纯的笑意,连自己的一直以来的担心也忘记,世间的烦恼似乎全部忘怀。

等了片刻,木风对着这两个孩子说着,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懂,:“以后你们就叫木霸和木绝,记住阿你们还有一个哥哥呢,叫木易!”,两个孩子好像听懂了更是咯咯的笑了出来,两个孩子的分别是字天下和字黑灵,并吩咐骑士给丞相好好照顾这两个孩子,而丞相还很纳闷为什么陛下会中途留下这两个孩子,但是从他看到这两个婴儿的身上他似乎想起是什么原因了。

就这样一直行走着,直到来到一座山的旁边,那座山也是毗邻风国,出来了几个山贼,拦路要钱,大有不给就杀人的气势,但是很可笑的是山贼只来了三个人,相比这边的四十个人,显得有点单薄。

此时陈胜很恼火,就凭三个人想要留下四十几个人,更何况马上就要抵达目的地了,出现这样的情况更是不可饶恕的。只是他自己也很纳闷怎么还会出现山贼呢?因为根据最新的情报这边根本没有山贼,难道这边的情况很差劲,这边的地方官员也不做事,但是也不禀报吗。

这个奇怪,接下来更加奇怪的事情还发生了,那就是车上的人不要求抵抗,并要求三个山贼带他们到山寨里面与寨主商量一些事情。陈胜刚想阻止,但是刚开口,就被一个骑士阻止,要求他们按照车中的人意愿去做,还说到时候肯定有意外的惊喜。

来到山寨,才明白这座山叫做清梁山,海拔也不高,只有一千米左右,周围的景色倒还不错,毕竟这样纯天然的景色还是比较少的,故而每当春天的时候这附近的人都来这边踏青和和歌。

陈胜当然没有这个闲情逸致去欣赏这周边的景色,来到山寨大门下面,发现这边的人根本不是普通的山贼,明显就是一支很强悍的军队落草为寇,但是他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怎么有军队落草为寇而这边的官员居然没有报告,心中暗自决定下次找到这个官员一定好好“照顾”下。

山寨的大门修的很高,还有许多的暗垛估计是弓箭手的位置,而且山寨上地处易守难攻的地段,偶尔还能听到里面的操练声。

陈胜现在更是很奇怪为什么这个“不安分”的主人想要去见识下山贼和山寨,之前陈胜还认为这两辆车的人应该是什么皇亲国戚,或者是一个有钱的公子出行,只是为了长点见识,现在更是确定,这个“主人”看来世事不晓,不过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好好地提防,也暗自希望这边的山贼是个识趣的人。

“嘎嘎”山寨的大门打开了,陈胜给周围的队员使了个眼色,提醒他们注意这些。其实不要他提醒他们也在一直注意着,也暗自责怪这几个不安分的主人。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估计那十二个骑士早被杀死,至于那两个不安分的主人,怎么着也要见见才能杀死。

进了山寨,车中的人也不得不出来,不过还是看不出来是谁,因为他们脸上都有东西挡住。被一个山贼领进大厅,只见上面三个人并排坐着,三个人背后是一副猛虎下山图,两边分立四个卫士,一脸杀气腾腾的样子,大有拿他们开刀的气势,而左右两边摆着几张桌子和椅子,估计是用来山寨议事用的,在后面就是各种武器摆在一个武器架上。

“下面好汉何处?想见在下几位有何贵干?”坐在中间的人发话,中间的人是一个清瘦的中年人,白白的,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身穿白色的丝绸衣服,更显的他的白。左边的是一个又黑又高的汉子,两只手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身穿黑色的麻布衣服,脸上还有丝丝汗迹,估计刚从训练场回来,右边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身穿蓝色的亚麻衣服,腰间挂一枚玉佩,背上是一把剑,也是三个人唯一的一个带有武器的人。

陈胜指望那两个人能够回答的,因为他自己心中正嘀咕着鬼才想来这边呢,要不是这两个人我巴不得离开这个地方,不过也没有办法了既然来了就好好地做好自己的保护工作,等了半晌还没有听到他们的回答,只好自己站出来说:“三位好汉,我们主人只是想来看看山寨,当然我们肯定会付上费用!”陈胜回答了一半,也觉得自己这个理由太牵强,心中恨得不得了,谁相信一个人无缘无故跑山寨来参观。此时他的想法就是情愿痛快地上战场也不愿说出这个不让人相信也确实是事实的理由。

上面的几个人听到这个理由顿时笑了起来,而下面的人也偷笑了起来,木风暗自说道:“真是个实话实说的好孩子阿,不懂得一点拐弯抹角,不过让他出使的话还是很难的吧!不过是个汉子!在这里敢这样说!”萧若听到这里也苦笑了起来,心想这个大概是军队的人吧,但是差距也没有这样大吧,真是一根直肠子。他们笑意让陈胜窘,脸上出现鲜有的红色。

“什么!你当这里是旅游景区阿,想来就来,还收门票阿!”左边的人顿时大声地喝了起来。

“你以寨主的意思是?”陈胜不得不收敛了自己的脸色,也沉声道,大有一较高低的意思。

“留下车里的东西和人,你们下山,记住还有送银两来赎人!如不答应就手低下见真章,不过你们才四十几个人,我们至少有四百人,不信还奈何不了你们!”中间的人听到这样的回答也出阵帮助自己的兄弟。

此时,木风看情况也差不多了,就说:“你们不错阿!打劫打到我头上了!真是不知你们是不是皮痒了?”

陈胜现在心中更急,心想这个祖宗不来捣乱就成了,还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阿,说这样的话语。

不过接下来的场景确实让他嘘了口气……

上一章: 一、满月大典与阴谋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