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封王座>> - 一、满月大典与阴谋

马上就要到木易的满月大典了,而此时在木风的书斋里面,聚集着整个帝国最强的整容,木风正坐在御案前面,左手边上是要处理的奏折,右边是已经处理好的奏折,手中正拿着一支沾有红朱沙的毛笔在批示着奏折,眉头随着那些奏折不断的变化着。

在木风的正下方,右边是以萧若为首的文官,其中有兵部侍郎风觉,御史大夫党成,左边的是以大将军赵胜为首武官系统,其中有左右神武军的统帅杨彪,左右御林军的统帅李威。只见萧若头带垂缨冠,身穿圆领紫袍,配紫鱼带,脚蹬紫色靴子,手持象征着丞相的身份的象牙笏牌,兵部侍郎与御史大夫穿着相当,只是颜色稍稍有点变化,是淡蓝色的。他们三人神色自若,像一潭看不见的水,才是做官的最高味道。

大将军赵胜头带卷缨冠,身穿深紫色的袍子,配紫鱼带,束玉石带,脚蹬军鞋,背上是一个象征身份的矢,其他两位打扮类似,颜色稍微变化,是蓝色的。他们的神情有点紧张还有点期待,因为知道没有什么重大的军事活动是不会在这个御书房里面召见各位的。

总算批完了,木风稍稍嘘了口气,看着下面的注意力全部在他的身上,他笑了笑说:“大家别拘束,你们也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大家对于这次我召见你们有什么样的想法?只管说!”

等了半天,还是没有答复,下面一片沉寂,不过木风知道这个是怎么回事,毕竟他们都是官场上的老油子,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因为说出来的话需要付出责任的。暗中点了下头,木风对着赵胜说:“赵将军,你认为寡人召你们此次进宫所谓何事?”

“皇上,你还是别考我了!我一个大老粗怎么能猜到你的意思呢?不过我想肯定是有仗要打,没事,只要皇上吩咐我就去打!”粗大的嗓子现出赵胜的威武和军人的作风,也正是这样的举措才能镇住那些当兵的孩儿们!

“不错!你猜对了,正是有仗要打!只是想弄清楚的是你们认为我们要打谁?”木风显然知道赵胜的脾气,对他能够猜到有仗要打也不觉得惊奇。毕竟在这边开始的战争已经有太多。

“那么萧爱卿,你的看法是怎么样的?”木风回答了赵胜,转头向萧若问去。

“恩!以臣之见,这个战事也就只停留在风国和蛮族,上次因为太子出生的缘故,不得不接受他的和谈,此次估计陛下是想趁着大好时机一举拿下蛮族。不知臣可有猜对?”萧若面对陛下的问题侃侃而谈,没有丝毫的紧张和局促,就像是说一件谁家的小猫要学会抓老鼠一样。

“那么不知丞相所认为的根从何来?”木风再一次的向萧若问去,不过此次的面容尚有微笑,好像是说总有你猜不到的心思。

萧若看着皇上的笑容,知道自己的前半部分已经猜到,后面半部分就不说了,因为给皇上留有足够的空间才算是为臣之道,尽管这个皇上对臣下都是很温和的。面对第二次提问,他接着说道:“第一,蛮族根本不能想象满月大典的时候,陛下还会出征;第二,蛮族经过前几次的战争已经很疲软,国内的盗贼和起义已经越来越壮阔;第三,微臣根据最近的兵马去向也推测出来了,只是一个小小的疑问为什么还有些许兵马和兵马伪装的山贼涌向风云两国边境,难道陛下想?”萧若故意装着猜不透陛下的心思一般,向陛下问了个小小的问题。

“你推理的不错!还有就是你的猜测也是正确的,寡人正想双手进攻,给太子一个满月的大礼!所以寡人想进攻两个国家,并且要速战速决!”木风现在的心情显然很好,毕竟丞相没有猜到全部事情。

接下来就是全部部署,在萧若的参与下,这些问题变得简单而且简洁,陛下亲征风国,给风国的边境的士兵打气,而且有萧若伴随,采用山贼和士兵的相结合的办法奇袭边境,并且迅速令下面的探子和间谍迅速散播谣言,风国与云国要结盟,并派出结盟的队伍作出结盟的假象,减低他们的防心,地下的间谍组织暗杀一些必要的头目,破坏他们的中枢系统,和反馈机制。

对蛮族的就是大将军率领军队偷偷来到边防,准备奇袭,争取能一击能溃败他们的信心,同时胜利之后能够迅速地掌握这些地方,给后面的人员准备接受这些地方,而后越天堑裂谷夹击风国。

而御史大夫和兵部侍郎就是在后方准备各种调度,左右御林军作为保卫云国的一支保障,左右神武军化成山贼准备进入风国。

一个月之后,各项准备事情已准备妥当,满月大典如期举行,同时风国和蛮族也纷纷派来代表进献了礼物,带来了问候,只是很奇怪的是云国的国王根本没有出现招待他们,只是派了一个礼部侍郎来招待他们,并把他们安排在最豪华的接待处,提供给他们各种各样的游玩的地方,好像深怕他们不高兴,给这个关键时候带来不稳定的因素。

扈从是蛮族派来的代表之一,是蛮族的一个王子,只是在蛮族混的并不如意,被派来参加这个大典,其实也被交代一个任务就是刺探军情,刚从云国最繁华的地段——梦街回来,感到总算是大开眼界,原来外面还可以这样的繁华的,原来云国比我们圣族富有豪华的多了,如果能够一直在这边也不错阿,至少不会缺少那么多亮丽的女人,想到晚上安排的女人,扈从心中又烧起了一把把火,只好把自己带来的几个侍从先替代。刚刚快解决的时候,扈从听说礼部侍郎来与他商谈关于两族的事情,赶紧从那个女子身上爬了起来,来到正厅,只看见礼部侍郎尚喜正坐在旁边喝着茶水呢,陪坐的几个代表神色有点紧张,毕竟这个还是大姑娘上花轿——第一次。看到扈从来了,尚喜赶紧起身,说:“见过王子,王子很忙阿!在这边有什么事情就吩咐,毕竟我们要尽地主之谊!”

“呵呵……,没事!不知大人此来所谓何事?如果有什么要求,只要我们能够帮忙的尽管提,我们一定帮忙!”扈从大大咧咧地说着,心中那把火没有去掉,但是又不能对云国的人发火,只能希望能够尽快解决。

听完这些话语,蛮族的几个代表脸色纷纷变化,刚想说请王子注意自己的身份,还有注意自己的言辞,有几个人还给扈从使眼色,但是扈从当作什么也没有看到。

此时,礼部侍郎说:“那我在这里先谢谢王子殿下了,只不过此次过来,我秉我朝陛下的旨意,想与贵国结为秦晋之好,望王子殿下把这个旨意带回,同时希望我朝与贵国不再启战端,并且能够与贵国互通有无,商业上互相促进。”说完这些,尚喜看了看周围代表的脸色,好像突然天上掉下了馅饼似的,而且因为蛮族对这样没有丝毫能取得成功的战争更是深恶痛绝。

把这个主题抛了出来,当然要给他们商议的时间,然后有扯了些其他的,希望王子殿下能够尽心地玩,其中的费用由云国承担。后面又叮嘱其他的官员,要能尽全力地保证扈从王子殿下的安全。

尚喜离开了扈从的住所,又来到风国的代表团的住处,把同样地话题跟他们说了下。而作为风国的主要代表,也就是风国的三王子听到这样的话题,联系下午看到的一些场景,也和代表在做密切的讨论。风国的三王子,叫风永,是当今太子的有力竞争对手,其中来的含义和扈从差不多,值得一提的是风永是极力向其父皇极力争取下才能来的,为的就是给自己增添一笔政绩,同时也想了解对手。

风永此时正在思考这个尚喜的提议,加上下午在贫民窟看到的场景,让他更加相信这个提议的可信度,因为下午他们看到贫民窟的贫民对于战争的厌恶,当然其中又是云国安排的一场戏。让他们误认为这个国家已经经不起战争的消耗了。这个提议是不得不采取的措施。

在扈从的房间里面,扈从及其代表对这个提议非常感兴趣,这样的话就能休养生息,同时也能促进他们的商业的繁荣。经过他们的分析,他们认为云国同样也需要休养生息,以减轻战争给这个国家带来的不幸,却没有考虑到这个皇帝一直是马上所得,却没有想到老虎的食物还不够的话,怎么可能就停止厮杀,却没有想到这个国家从战争中获取了多少好处。

在风永的房间,他们谨慎的多,一直在分析这个提议到底又多少可信,但是经过这几天的几场戏的影响,他们也一直认为这个国家已经经不起战争的消耗。加上这个三王子非常期待自己在这次出行中希望能有所政绩,那些谨慎也就不了了之。

几乎在同时,两个代表团都把这个利好的消息发到自己的国家,让他们来猜度。此时,云国的中枢机构也收到他们的信息,甚至连互相探讨的信息也一览无余地被知道。只是此时的大臣们纷纷猜测老虎是怎么也不会吃草的,更何况是一只壮年的非常喜欢厮杀的老虎,更想到一个饵吃下去的鱼是怎么与渔夫进行较量的,也非常佩服当朝陛下。

就在一切如意料般进行的时候,云国的陛下正化妆成一个军官来到云国的边境。

战争的齿轮已经开始运行,战争一触即发。

上一章:第一卷 帝国陨落

下一章:第二章 路上的弃婴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