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开封>> - 第六章 困

十五未过,常乐茶馆里说得还是才子佳人的段子。这种段子林宝驾轻就熟,张嘴就能说,一口气说上十段都不在话下。讲了两段逗乐茶客后下台寻到包思善的桌子,包思善给他倒了杯茶,道:“林大哥,新段子打算说什么?”才子佳人的段子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林宝抿口茶,咝了一声,道:“我打听过,各家茶馆都想拿最近的迷雾编段子。”这无疑是时下最热门的话题,可大家都在编,要脱颖而出难啊。

“你打算怎么说?”

林宝摇头,“没有头绪。”包思善嘿嘿一笑,“我得了本古籍,里头说的事闻所未闻,若是改成段子一定出彩!”

林宝眼睛一亮,连忙道:“什么古籍?快借我看看。”古籍是展昭送的,包思善舍不得借人,今天带来的是手抄本。“书破的厉害,我打算抄一本,这是其中一节,你先看看。”

林宝如获至宝一般接过,翻了翻,“无底之渊?”包思善已经看过两遍,“书上说无底之渊里盘踞着蝎王,蝎王百足五目,蛰伏在深渊处的炙浆之下,是至阳至邪的魔物。”

“这还是头一回听说,此书是何人所著?”抄页只有十几页,林宝粗略扫了几眼,文中记载了蝎王从深渊破出,为害四方生灵涂炭的一段事,却没有交代最后如何收场,有些没头没尾。

包思善摇头,“不知道,大约是民间杂汇集而成。”林宝收了抄页,笑了笑,“这些我晚上研读,关于那雾,开封府查出什么来了?”

“没有,我爹还亲自去看了一回,什么都没发现。”

林宝咋舌,包大人都亲自出马了?看来相当重视此事。包思善有些泄气,查来查去没有头绪,她已经认定只是天气异常。比较起来她更期盼上元节的灯会,不知道展大哥有没有空陪她去游灯会。

姑娘家的心思简单,包思善这样的姑娘,心思就更简单了。被爹娘宠着的官家小姐,根本没有什么事值得她犯愁。若是有,那也是小女儿心思,为猜不透展昭的心意发愁。可展昭再如何,对她也是和颜悦色爱护有加,她所思所想不过是他的心意到底有几分。展大哥怎么可能不喜欢她?喜欢到什么程度罢了。

包思善回到开封府,包夫人笑吟吟地握握她的手,发现触手温暖这才放心。“一天到晚往外头跑,一点姑娘家的样子都没有。现下就罢了,过了十五可要收心了。”包夫人倒不觉得自家闺女有什么不妥,但嘴上还是不自觉地念叨。转个身从桌上拿了张帖子递给她,“方才陈家小姐差人送帖子来邀你一道逛灯会。”

是陈元欣!包思善欢喜地接过,她一心想跟展昭去关灯会,反倒忘了自己的那些小姐妹,此刻收到帖子不由心里发虚。看着帖子上娟秀的字迹,终于把展昭暂且放下,横竖展大哥都在开封府,不差这一天。况且,迷雾未解,展大哥恐怕没有游街心思。也罢,就这么着吧。

转眼到了十五那日,如包思善所预料的那般,展昭不得空。但在傍晚时分他竟寻了个空来找她,这叫她颇感意外。

“展大哥?你怎么来了?今天没有公务?”包思善几步下了台阶迎向他。展昭收了脚步,微笑道:“我稍后就要出门巡街。”原本他想找个由头把她困在府里,不过在这种日子想困住她不太容易,况且她要跟闺中好友一道出游,实在无力阻止。故而只能在出门前来叮嘱几句,“灯会上鱼龙混杂,你小心些,莫要往僻静处去,早些回来。”

包思善知道他担心什么,心想他还真爱操心,却还是笑眯眯地点头,被他这么挂心这就够了。展昭看着她的笑脸不再多言,转身便离去。如喜端茶出来正好瞧见他远去的背影,不由道:“展大人怎么这就走了?茶也不喝一口。”

包思善回到屋里,“连屋都没进,哪里顾得上喝茶。”说罢就端起热茶抿了一口,展大哥真是的,进来坐坐又不会耽误多少时间,做什么这么急嘛!

展昭自然着急,迷雾诡异莫测,虽不伤人却没有个说法,无论如何还需查清来龙去脉。加之庞太师从中作梗,事情有些棘手起来。今晚上元佳节,街上游人众多,无论如何都不能出岔子。

奈何,最终还是出了事。上元节有放灯祈福的传统,河边熙熙攘攘都是放灯的游人。近三更天时游人已经少了大半,也就在这个时候河边起雾了。起先薄薄如轻纱,无知无觉。待众人发觉。河流那端已被浓雾地遮掩。河岸边顿时乱作一团。

展昭赶到时就见到被浓雾吞噬一半的河道,其间还隐约可见漂浮在河面上的许愿灯。游人都围在不远处,惊恐且好奇地窃窃私语。捕快见他赶来,立即上前,“展大人!”

“什么时候起的雾?可有人受伤?”

“好像没有人受伤,不过雾起得蹊跷,不知不觉间就吞了这一片,又好像就一眨眼的功夫就起了。”

展昭心中困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再问:“雾里还有人吗?”没有人受伤。那会不会有人被困在雾里?捕快愣了愣,摇头说不知。突然,人群里挤出一个姑娘,看打扮应该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只见那姑娘脸色苍白,身子微微有些发抖,显得极其不安。她定定地看着展昭,展昭回视着她,这姑娘看着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见过。

不待他想起来,那姑娘疾步上前,急切道:“展大人,我家小姐在雾里!”

闻言,众人变了脸色。展昭眉头一紧,立即道:“我进去看看。”众人一惊,劝阻的话没能说出口,眼睁睁地看着他隐没在浓白之中。待看不见展昭的身影,一个捕快转向那姑娘,问道:“你家小姐怎么会在雾里?”她都出来了,她家小姐怎么没出来?

姑娘咬着嘴唇盯着展昭消失的地方急得快哭了,小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恐怕也没有活路了。她早劝过小姐不要管闲事,偏小姐不听,见她啰嗦就故意支开她。等到雾起来,她被捕快挡在外头,根本靠近不了。她抱着一丝侥幸。心想或许小姐跟着别人一起出来了,结果找来找去都没找到人。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皆默不作声,这年头多事的人真不少!现在只盼展大人能顺利找到人。这雾大概不伤人吧?毕竟传了这么久也不见有人出事。不过,展大人进去有一会儿了,怎么还不出来?

且说展昭进到雾里不久便觉察出异样,回头往来路望去,不过走了十来步,那头就已只剩下朦胧的光影,且静得出奇,耳边唯剩潺潺的的流水声。驻足环顾四下,影影绰绰看不真切。那丫鬟说她家小姐在雾里,一个姑娘家在这样诡异的浓雾中多半会害怕呼救,可眼下却毫无动静,莫非一已遭不测?

心头一惊,张口欲喊话,这才发现自己走得匆忙忘了问是哪家姑娘。无法,只能边走边喊有没有人。不知为何,他莫名地觉得声音被什么东西困住了,如同浓雾困住他的目力一般。一筹莫展之际,与那夜一样的阴风鬼魅一般从身后掠过,他猛地转身——身后空无一物。

眉头一皱,握紧手中巨阙,看来雾里有东西。不待他理出头绪,身后又是一阵阴风,回身亦是空无一物。不,虽看不见,他却明显感觉周遭渐渐阴冷起来。要快些把人找到退出去,这里的东西无形无质,不是他能对付的。

,视线被困,他只能沿着河岸前行。说来也怪,不算长的河道此刻似乎没有尽头。不知走了多久,渺渺地听到有人喊话,他精神为之一振,急忙朝声音去。很快,一个姑娘惊慌失措地朝他这边奔来,极其狼狈。

她几乎是冲撞而来,撞得展昭略往后退了半步,他来不及开口就被她紧紧抓住手臂。她抓得很用力,指尖泛表白,脸上一片惶恐之色,近乎歇斯底里地尖叫,“鬼!有鬼!有鬼!”

展昭看清她的脸,吃了一惊,“庞姑娘?!”怪不得他觉得那个丫鬟眼熟,原来是庞太师府上的丫鬟。庞丽这时也惊恐稍退找回一些神智,见是展昭,顿时松了身子,腿软地要跌倒。展昭急忙搀扶住她,“庞姑娘,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庞丽后怕不已,当下什么都顾不得,抓着展昭的手臂靠在他肩头放声哭了起来,“展大人……吓死我了……”

展昭有些不自在,此时又不好推开她,只能僵着身子劝慰了几句,继而问道:“庞姑娘,你怎么会独自在这?可遇到别人?”

庞丽哭了一会儿终于松开手,一边擦泪一边摇头,“没看到别人。”忽然,她轻颤了一下,“不过,这雾里有,有鬼……”

鬼?展昭皱眉,他确信雾里有东西,不过此时此刻还是不要提这些为宜。“我们先出去再说。”

庞丽显然也不想提及,点点头,小心翼翼地跟在展昭身后。刚才她一个人在雾里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时不时有阴风吹过,差点没把她吓死。眼下好不容易遇见了展昭,她深怕跟他走散了,紧紧抓着他的衣袖不松手。

展昭回头对上她满是惊恐的眼,到嘴边的话强咽了下去。就在这档口,又是一阵阴风,庞丽惊叫起来,随着她凄厉的尖叫,展昭手中的灯笼灭了。

上一章:第五章 阴风

下一章:第7章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