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开封>> - 第四章 妖夜志

虽然包思善对出门做客有些不上心,可到了李府又觉得出来走走也不错,尤其是被李二小姐拉去园中玩耍之后,心中的那点不乐意早就散了。园里的梅花开得正好,几个小姐正在亭子里喝茶赏梅。包思善还未到亭子就一眼看到了庞丽,庞丽也瞧见她,有些不屑地略抬了抬下巴转开眼。

李二小姐轻扯一下她的衣袖,笑得有些歉然,“她就那脾气,不搭理就是了。走吧,元欣等你许久了。”包思善微抿了抿唇,出门前得了包夫人和展昭的叮嘱,也不想好友为难,转眼去找陈元欣的身影。那个庞丽不就是想显摆么,处处都想压她一头,哼,且让她一回。

转眼间,一个姑娘从亭子里迎了上来,笑吟吟地拉着包思善,“你怎么才来,等你好半天了。”这姑娘就是陈元欣了,跟包思善交好。陈二小姐接道:“她何止是迟,好像就没出几趟门,初二开始我都走了多少家了,竟没一回遇见她。”

“展大哥伤了眼睛,我哪有心思出门闲逛。”

陈元欣跟李二小姐对视一眼,笑得暧昧。展大哥展大哥的,一直都被她挂在嘴边。包思善瞪了瞪眼,不搭理她们的调侃,快步进了亭子。一进亭子就有平时交好的姑娘上来寒暄,包思善健谈加之在开封府的见闻跟寻常的闺阁小姐不同,所言之事常常叫足不出户的小姐大开眼界,故而人缘不错,每回出门做客都有人围着她听她说趣事。

她跟林宝相处久了也学了些说书的腔调,把那些奇案悬案说得活灵活现。庞丽最为看不惯她这般,耍两下嘴皮子就哄着大家围着她转,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不过,今回大家都在谈论奇怪的浓雾。那团浓雾还是时常在夜里出现,就是闺阁小姐也都听闻了。关于此事坊间众说纷纭没个定论,虽说不痛不痒,可终归是异象,叫人心里没底。

庞丽也忍不住竖起耳朵听那头的的谈话,旁人说的或许不可信,开封府里传出来的话多少有几分真。可惜,包思善也是摇头,“不知道呢,那雾来得蹊跷,就是公孙先生也不曾听闻过这样的事。既然不伤人,应该也无妨吧?”

大家有些失望,还以为能一探究竟。庞丽冷哼一声,“现在不伤人,往后呢?这雾处处透着诡异,开封府置之不理未免失职?”包思善皱了皱眉头,又来了,每回都要故意找茬,她索性背过身去不理睬。庞丽不依不饶,“展护卫不是武艺高强胆识过人吗?怎么不叫他去一探究竟?”

包思善猛地回头怒瞪,别的都好说,她这么说好像展大哥有心怠慢一般。再有,她那是什么语气,好像展大哥是她家下人一般!庞丽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包思善是什么性子她清楚得很,两句话就沉不住气了!“还是说,展护卫怕了?”

“展大哥眼睛受伤失明,前日才拆纱布,你叫他怎么前去一探究竟?”包思善觉得庞丽跟她爹一样讨厌!总爱把人往坏了想。难道展大哥就非得四处奔波,大过年的,就不能好好歇几天?

失明?!众人皆惊,就连庞丽脸上的笑意都淡了几分。李二小姐急道:“展大人现下如何了?”

“多亏公孙先生医术了得,已经无碍。开封府上下整整担心了一个月,深怕医不好。”所以她才急着给他求平安符,希望能替他消灾解难。

听了这话,庞丽微微松了口气。虽然她爹一样不待见展昭,可她对展昭倒没多少敌意,或许是因为他长得俊。她也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对着那样一个男子,怎么也厌恶不起来。但在包思善面前她才不会表露心思,脸色一正,又绕回前面的茬,“既然好了,那可以去一探究竟了吧?”

包思善再无好脸色,硬邦邦地顶了回去,“开封府的事不劳费心!”

“你……”庞丽气恼,包拯一家果然没一个是善茬!叫人讨厌!

李二小姐连忙打圆场,把庞丽安抚下去。这两个人见面总要呛上一回才肯罢休,包思善已经多有忍让,可庞丽就爱挑衅,见了面跟冤家一般,不知道包大人跟庞太师在朝堂上是不是也这般。

包思善被庞丽闹了一通有些闹心,本来她以为浓雾的事无关紧要,等到天暖了,自然也就消失了。可庞丽说的也有些道理,现在瞧着无碍,往后呢?就算真无妨,多出这么一个东西重要有缘由啊。坊间四处在议论此事,她爹不可能不知道,回去她去问问,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回到开封府,包思善心急地往包拯的书房去,包夫人叫都叫不住,只好让如喜去追。瞧着远去的女儿,包夫人不由叹气,一个姑娘家对那些案子好奇个什么劲?虽说他们住在开封府,可也没让她往前凑,果然是应了老话,女儿随爹!

如喜小跑几步追上去,“小姐,你何必把庞小姐的话放在心上,她就爱跟你作对,你千万别着了她的道!你中午都没吃什么,不如先回去吃些东西,雾的事等大人回去了再问也来得及。”要她说,一团雾能折腾出什么?三更半夜的,就是把整个开封城都笼罩了又如何?谁还这时候出门?太阳出来一晒,自然就散了。

包思善足下生风直往书房去,“那个庞丽被我刺了一句,回去保不准要向她爹告状,她爹肯定要找来找茬,我们早些做准备也好。”如喜张了张嘴,灌了一口冷风后又闭上了。还就是像小姐说的那样,庞丽最爱告状,这回她自以为抓住把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转眼到了书房,包思善脚步急,差点跟从里头出来的展昭撞在一块。展昭略侧身避开,伸手扶了她一把,“小心点。”

包思善站定,看向包拯,“爹,外面关于雾的传言沸沸扬扬,庞丽还故意以此找茬,只怕庞太师也要掺和进来。”

包拯跟公孙策对视一眼,展昭微微一叹,“庞太师已经就此事为难开封府了。”包思善一惊,手脚这么快?急忙道:“那雾到底怎么回事?总有个说法吧?公孙先生,你也不知道吗?”

公孙策摇头,雾出现之初开封府就已经派人去查探过,并无收获。他翻阅了诸多藏书,也不见有类似的记载。所幸雾虽神出鬼没却不伤人,不过,长久下去也不个事。展昭折回来几步,“大人,晚上我去城西一探究竟。”

包思善又是一惊,“展大哥,你伤才刚好……”

“无妨,只是去探探。”

包思善抿抿嘴,看来是说什么都没用了,而且总要有人去查,罢了。展昭笑了笑,“我那有样东西要给你,随我去看看?”

“什么东西?”包思善眼睛一亮,笑吟吟地跟在展昭后头除了书房。公孙策低头笑笑,“思善是个大姑娘了。”

包拯看了眼远去的二人,貌似无奈地摇摇头,女大不中留啊。包思善转去了展昭那,如喜识趣地先回去,在展大人那没什么不放心的。虽然包大人跟夫人嘴上没说,可是瞧得出来他们对展大人都赞赏有加。也是必然,展大人那样的人,哪还会有人不喜欢?

且说包思善跟着展昭一路往他的小院去,开封府毕竟是府衙,更多的是庄严肃穆之感,哪怕道旁栽种了花草也生不出李府那样的绰约之美。故而,包思善一时有感而发道:“同是梅花,李府的怎么就比开封府的好看?”

闻言,展昭一笑,“今日去李府赏梅没赏够?”

包思善摇头,“还没来得及赏就被庞丽坏了兴致。”她叹了一声,“一见到我就找茬拿雾说事,我还想说她今日回家一定会跟庞太师告状,没想到太师手脚这么快,不愧是父女!”

展昭但笑不语,庞丽跟包思善不对盘,每回见面都要斗嘴。在他看来,庞丽也不过是个小姑娘,不见得就是心眼坏,有些张强好胜罢了。包思善此刻的心思已经不在庞丽身上,一路都在想展昭要给她什么。他送过她不少东西,只不过是吃食居多,这回又是什么吃食?

叫她万万没想到,展昭竟然淘了本古籍给她!她有些不敢相信,书?这实在太叫她意外,她以为最多是一些零嘴或是姑娘家喜欢小玩意。虽说只要是他送的她都喜欢,可这么合心意的还是头一回。

她小心地捧着《妖夜志》,欢喜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还是展昭问道:“不喜欢?”

“喜欢!喜欢!太喜欢了!”她的眼眸亮晶晶的,笑意从眼里溢出,在唇边绽开笑容,“你从哪找来的?”

“昨日无意间在百书斋看到,料想你会喜欢。”那个位置于她而言太高,平时根本留意不到。包思善吃吃笑个不停,小心地翻开书页,“你看过了吗?”

“没有。”

包思善眉头一皱,得了这么一本古籍,他居然放着不看?见展昭在她身边落座,笑道:“等你看了再同我说说,自己看不如你说得有趣。”

她忽然觉得有些羞涩,他是认真的还是逗她玩?看看泛黄破损的内页,心想,既然他这么说,她就当他是认真的吧!眼眸一转,“那我要一口气看完,好好给你讲讲。”

展昭笑意浅浅,“夜里看书莫要看得太迟,伤眼。”

包思善看着他的眼,星眸含笑,印着她的身影。她想,如果他眼里永远有她,且只有她一个该多好。目光微微下滑,掠过挺直的鼻梁,落在他的薄唇上。心中一动,道:“展大哥。”

“嗯?”

“你唤我一声。”

展昭不明所以,却还是道:“思善。”

包思善咬唇一笑,这样多好!他的眼看着她,嘴上唤着她,如果可以看到他心里那便更好了。展昭被她弄得一头雾水,小丫头玩什么呢?却见她已经抱着书跑跳着出了门。目送她离去,看不见身影了才折回屋,想着她的欢喜,他亦觉得欢喜。

上一章:第三章 做客

下一章:第五章 阴风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