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开封>> - 第三章 做客

百书斋铺面不大,里头的东西却不少。文房四宝各类诗词自不必说,最有特色的当属四处搜罗来的古籍。林宝喜欢搜罗奇闻异志改成段子,每隔一阵就要来看看,久了百书斋的伙计见有新书到便会顺带地知会他一声。而包思善闲暇时也喜欢看杂书,也是百书斋的常客,她跟林宝就是在这相识,且一见如故。

到了百书斋,包思善跟着伙计前去看新到的古籍,展昭则在书架前随意翻阅。他并没有看书的闲情逸致,但包思善常把她喜欢的书借给他,渐渐地养成了每日睡前看几篇杂文的习惯,也颇为有趣。当然,那些书都是包思善的。他多少能从中瞧出她的喜好,是以,在书架高处落灰的角落里发现了这本破旧古籍时,他直觉她会喜欢。

掸了掸灰,封面上的字迹清晰了一些——《妖夜志》。略翻了翻,虽然破旧,里页也多有脏污破损,但内容似乎诡异玄幻。扫了几眼,似乎窥见一个异世。待他结了账,包思善才挑好书从另一排书架前走来。展昭一笑,“挑好了?”

包思善挑了几本游记,写的是边疆的风土人情,其间夹杂着一些战事,跟寻常的游记大不相同。她嘿嘿一笑,“没淘到林大哥要的,不过找到几本游记。”话落,她又有些遗憾,“看书固然有趣,却怎么也比不得身临其境。什么时候能出去走走就好了。”

她有这个念头不是头一次,每回看过游记都要感慨一番。只是包大人如何会让她独自出游,也只能看看书想像一番,聊以自慰。展昭安慰道:“下回大人出巡或许可以一道去。”她想出远门也只有这个机会了。

包思善撇嘴,“我爹最爱念叨规矩,下回若是有机会,你要替我多说些好话。”相较而言,展昭的话比她的话管用,他要是能在她爹面前美言,事情多半会成。忽然,她想到什么,连忙问:“展大哥,是不是我爹要出巡了?”出巡这事说不准,但展昭的消息总归比她灵通。

“嗯?”看着她眼里的期盼,展昭有些不忍泼冷水,却也只能直言没听说风声。包思善失望地叹气,她要是男子就好了,策马奔腾游览山河无拘无束。不过,是女子也不坏,瞄了眼展昭,又笑得甜甜的。展昭不明所以,小姑娘的心思转的快,一晃眼又娇俏明媚,叫他无从探究。

这一日包思善玩得尽兴,回来时也不忘给如喜带零嘴。如喜喜滋滋地,虽然没能跟着一起去,可小姐也没忘记她。心里喜着,嘴巴也甜了,“小姐,云破大师赠的两个铜铃还真管用,展大人带在身上没几天,眼睛就好了。不枉费你接着两日去排队求签。”

包思善不是迷信的人,可好话谁都乐意听,而且展大哥收了她送的辟邪铜铃,单是这个就足以让她心里泛甜了。她不知道展昭对她是什么心思,反正她觉得他样样都好,对她也多有照顾。不管他是把她当妹妹,还是因为她爹的缘故多了几分耐心,她都在心里默认为自己于他是有些不一样的。

包夫人见女儿开心,欣慰之余也不忘叮嘱:“怎么老叫展护卫破费?你别总给他添乱,姑娘家要矜持些。”包思善也大了,女儿家的心思无非那几样。她喜欢粘着展昭也在情理之中,同在开封府,他人品端正为人宽厚正直,更生得一副好模样,自然得姑娘家里亲睐。至于他对包思善如何,暂且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她私底下跟包拯提过女儿跟展昭的事,包拯说且看看,她心里知道他是中意展昭的,却又担心展昭为难。

包拯的顾虑不无道理,她也不想展昭碍于情面才对包思善好。自家闺女年纪也到了,总不能就这么耗着,不说相看人家,多出去走动走动,叫人家认识一下也是好的。如果展昭有心,见此情形也要有些表示。

包思善不知道包夫人的心思,只当她是见外。倒了杯茶水猛灌一口,才道:“展大哥是自己人,哪那么多讲究。”

包夫人瞧她大大咧咧的样子不禁摇头,去外头做客时倒也礼数周全,在家就不成了。读书写字会,针线也尚可,却也武刀弄剑拳打脚踢的。放眼去看,哪个官家小姐养成她这般?都是被包拯给宠的,说练点功夫强身健体。其中也有展昭的功劳,跟着包拯一道任由她性子来。

可再怎么样也是自家闺女,没有不好的道理。小小的埋怨之后还是要为她筹谋打算,“你的玩心也该收收了,明日跟娘去李夫人家做客,去做客可不能再这么大大咧咧了。”就算她还想粘展昭,展昭也不得空,他哪是闲得住的人,眼睛好了还不得马上开始忙公务。

包思善拖长声音应着,去那些官夫人家里做客实在没意思。小姐们一个个端着,累得紧。她跟她们也不怎么聊得到一块,她们喝个茶吃个点心都要舞文弄墨的,她虽不至于应付不来,却觉得无聊的很,就不能好好吃吃喝喝然后说点趣事?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小姐都那般,跟她交好的李家二小姐还有陈家小姐都是大方健谈的姑娘。既然要去,她自然要问问。既然是去李家做客,李二小姐自然是主人,不知道陈家小姐去了没。

包夫人笑道:“应该是去了,不过庞家小姐是一定会去的,你到时别跟人家斗嘴置气。”京城的贵妇圈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包拯跟庞太师的关系别扭,家眷见了面自然也比较尴尬。旁的都还好,就是两个姑娘见了面火药味重。庞小姐心高气傲,包思善性子耿直,还真吵过几回。不过,以前年纪小,还可以推说小孩子不懂事,现在大了,再吵吵闹闹于谁都不好,所以她特意叮嘱了一句。

包思善想着庞丽高傲的表情就忍不住皱眉,哪里是她爱跟她斗嘴,分明是她喜欢找茬。算了,跟她确实也没啥好置气的,躲着点吧。不过,包思善也不是全然不喜欢去做客,展昭在整个汴京都声名远播,可跟他关系最近的姑娘却只有她一个。这么一想,她不禁觉得有些小得意,明日去做客也不是那么无趣了。

隔日,包思善特意打扮了一番随包夫人去做客,出府前撞见展昭。他穿着官服,也正要出门。展昭见她打扮得颇为正式,知道她是去做客。年节是走亲访友的时节,她也免不得要跟着包夫人四处走访。她娇俏的模样叫他面带笑意,迟些时候怕是又要找他念叨今日做客的情形。也好,待她来了再把那本《妖夜志》给她。

包思善看着他,笑得庆幸,“还好我昨日陪你出去走了一圈,要是今日,你又不得空了。”如喜跟在她身侧,也笑眯眯地,“展大人,多谢你挂心,还给我也带了小玩意儿。”沾小姐的光,小姐有的,她多半也有。

展昭笑言如喜客气了,又对包思善道:“出去做客性子要收敛些。”包思善脸一垮,冲他皱了皱鼻头,嘟囔着,“明明是那个庞丽故意找茬。”怎么就连他都这么说?她不过是跟庞丽斗过两回嘴,就被他们记在心里,每回出门做客都要念上一回。念就念嘛,说得好像都是她的错一般,他们就没想过她是被人欺负去了?

“明知她是故意的,你怎得还轻易被她挑拨?在外头不比在府中,切记谨言慎行,莫要给大人添乱。好了,快去吧,我今日也不得空。”

包思善被他一通念叨弄得有些丧气,连他都不站她这一边,那还真没人替她说话了呢。舍不得地拉着他闲扯了几句,却终归还是要走。出了开封府,包思善随包夫人往李府去,展昭则是例行巡街。他心里还是记挂那团诡异的浓雾,特意去城西那一带走了一遭,并无收获。

路过首饰铺子时忽然想起包思善硬塞给他的两个铜铃,若是直接还回去,她多半不依,不如拿去铺子里改成首饰,好叫她收得欢喜。进了铺子,他又有些迟疑。那日公孙先生说思善是大姑娘了,听了这一句,他打从心底生出了异样。避嫌,避不避,怎么避?他从未想过。不过,这两个铜铃本就是她的,他不过是还回去罢了。

铺子里的首饰琳琅满目,展昭看了一圈,拿不定主意。想着她活泼俏丽的模样,最终让手艺师傅把铜铃嵌在素银手镯上,虽简单了些,胜在牢靠。牢靠些好,免得她不慎遗失。新春里生意好,伙计让他过两日再来取。离开首饰铺子,外头的阳光异常明媚,眯了眯眼,心中愉悦,能重见光明真是万幸。

上一章:第二章 浓雾

下一章:第四章 妖夜志

很精彩的文,怎么卡这了?求更!!!    [回复]

溪水悠悠  2016-06-30 18:40:25

苹果好,欢迎苹果加入书斋!有存货果然大方,一上这么多,我能再贪心点不?    [回复]

蒹葭夜有霜  2016-05-19 20:14:44

写好真不错。题外问一句,包大人的女儿黑不黑:)    [回复]

国风  2016-05-18 09:32:01
随便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