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第1章

第1章 秦秋丰从江城城里田俭美术学校正拿着电脑软盘朝家赶。春天的风吹拂在脸上和心窝暖洋洋的。他骑着摩托车,心头并没有发自内心的笑意。 “秋丰,你到港区镇来吧,我在“天天渔港”酒店等你。一是审看广告样本设计。二是介绍两位老板给你认识。” “行啊,你等着,我30分钟准时到。”秦秋丰骑摩托车拐过乡村柏油公路朝港区驶去。 港区镇位于江城和苏卅交界处,是有中兴,南沙、双山几镇合并,常住人口达50万,还有60多万外来打工仔打工妹,因为有了卢旺港保税区和黄金岸开发区,沿江盖起一幢幢别墅和农民公寓,集市繁华。三教九流各显神通的娱乐服务业遍地都是,歌舞厅、茶馆、咖

阅读全文

第2章:第2章

第2章 “梦之都”是港区临江面山最大的休闲中心,楼中楼,楼底下可以摆放二十个红木八仙桌,二楼是回廊相接,可以排放八桌,是个艺人说书弹唱的戏台。“梦之都”生意很兴隆,每杯茶最低消费二十元,属大众型的,但大堂内有木屋小竹林和金鱼池,屏风也清雅,是君子之交的好去处。大门两边的礼宾先生很负责任指挥着吴剑亮停泊车子,秦秋丰坐在车子里,早就看见绿化带旁水泥柱边有两个打扮得清纯的女孩朝我们的车子张望。 秦秋丰和吴剑亮刚下车,两个女孩便奔跑过来:“吴老板!吴老板!” “王君仪,你们怎么到了门口,不先进去呢,人太多,晚了就没座位了,怕我们不来吗?我吴剑亮说话是算数的

阅读全文

第3章:第3章

七月流火的夏天,秦秋丰带着女儿去吴剑亮厂里玩。饭是在厂里食堂吃的,秦秋丰对吴剑亮说,女儿说,你的眼睛很有神采,目光锐利,蕴藏寒气,象个坏蛋。 “是吗?你身上才有寒意,见过你面的女人说,见到你就镇定自若,神态安然。看来你是个修道之人。所以有好事一定不能缺了你,明天,在港区港橄榄苑酒楼,有一个小活动,你一定参加。到时,你到我厂里有面包车去,是周日,不妨碍你吧。你要是去,还要你帮一个小忙。 “帮忙啊,吴老板尽管吩咐。” 秦秋丰骑摩托车带女儿回家时说:“丹丹,你怎么看出吴剑亮是个坏蛋呢?” “他眼睛滑溜溜,专钓小女孩上钩。” “小孩子不许乱说,你才十岁

阅读全文

第4章:第4章

第4章 车子在天天渔港酒楼停住时,秦秋丰看见二姐朝小保安使眼色,示意小保安离开。 “吴老板,凯乐那边还有些事,我先走了。”小保安说。 “一块吃晚饭,没关系的,大家都是朋友么。”吴剑亮说。小保安伸出手,想与吴剑亮握,但吴剑亮已经转身了,小保安很尴尬地朝大桥北面而去。 “二姐,你同事么,多个朋友有什么关系。” “和你秦老师,吴老板我妹夫在一起,他还不够格。”二姐说话时看着飞雪,轻轻刮了下飞雪的鼻子。她说话是套吴剑亮亲近,抬高我们贬低小保安,二姐是个很有心机的人。 在酒店坐下,吴剑亮听着飞雪的指手划脚,在菜谱上点拨。 二姐靠近了秦秋丰:“秦老师,

阅读全文

第5章:第5章

第5章 秦秋丰是一个星期后在广告公司和客户论价时接到飞云电话的。 “二姐,是你?”秦秋丰转过脸对秦秋丰正在面洽的企业副总说:“不用再聊下去了,我再让利一千块,成交了。”秦秋丰已经无心和被单绣品厂副总经理再来回拉锯砍价了。秦秋丰一手在合同上签字一手还在把手机举在耳边,客户下楼时,秦秋丰甚至没有送他。 “你该改掉称我二姐的坏毛病啦!” “是,是的,飞云。明天就去常熟。” “好,听你的一定去,一定去,去苏州?随你。” “打肿脸充胖子。”这是没有钱的男人也必须学会的一套,尤其对飞云。秦秋丰在港区叫了一辆出租车一百二十块钱。 “飞云,再有二天时间,飞

阅读全文

第6章:第6章

陆建峰怒气冲冲从货车驾驶室下来。对着吴剑亮办公楼大声喊:“吴总,吴总!”然后,他把手朝货车司机一挥:“回去!” “怎么啦?王老板到我厂里,也不先来个电话,我没有时间,要去银行。然后去行政审批中心办理征地手续,虽然是邻厂关闭由银行拍卖给我,还是要去办理手续。” “你迟五分钟走,行不行?” “行啊,我等着你放炮,你就三分钟热量。”吴剑亮发给陆建峰一支烟。 “我问你,小龙是不是在和你做生意?” “是啊,但不是工厂里的产品,她卖给我基建工地水泥和石料。她现在正要去宜兴,宜兴的水泥石料材质好,价格又便宜,我看她是你的知音,看她又十分可怜,所以我给她做这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