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第一章

居昌成正和李小林带来的几个美女正在金华海鲜城吃饭。 “阿成,你快来市交警大队事故组吧,有重要事情。”父亲的司机颜主任说,声音急促,不像平日里在手机里的话语调侃。 居昌成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可能是自己的父亲出事了。李小林站起身,把手一扬,“美女们,姐妹们,你们先享受着,我先送阿成去交警大队。” 居昌成感觉到头有些发晕,有小鸡在啄他的头颅,“那好吧,小林送我去,我对不住大家了啊,下回我请你们去望江楼…… 李小林扶着昌成下电梯,然后上了车。车上,居昌成没有一句话,他捧着脸颊抽泣起来,泪水像散落的珍珠串噼噼啪啪地往下落。 交警大队事故组两个警察

阅读全文

第2章:第二章

“我不值那么多钱,就值一串大闸蟹的价码,你放心,居老板,我是喜欢你,不会要你一分钱。至少目前不会.” “那么,今夜还去兜风吧。” “去,当然去,坐居老板的奥迪车兜风,是我的心愿。” “那好,我去开车,我们在大时代超市东门碰头。你走着过去就五分钟。”居东风离开时,又拥抱了一下穿丝绸裙子的阿桃。 “行吧,我听了你的话,也怕你那个泼妇婆娘。”阿桃说。 自从尝到了偷情的快乐,交上了阿桃这样的漂亮女孩。居东风就极少开车与老赵、二帅他们去苏州,无锡城里找女人玩。老赵、王帅还以为居东风是被王丽娟教育好了,不再是偷腥的猫。偷情的乐

阅读全文

第3章:第三章

阿桃在江城的日子无聊而虚梦,她决定用积攒的钱回到故乡去。找一个善良忠厚的男人踏踏实实过日子。 不久,居东风便把阿桃送回了苏北老家。居东风开着车奔驰在苏北大平原秋天的原野上。原野上的树草在风中索索抖动。 “阿桃,你不要在期待秃头驴给你什么承诺了。你跟着他不会有前途的。住房的产权转让给他,拿到二十万钱可以了,在你老家可以买一套城里大房子,找个好男人嫁了吧,再说你也有儿子了。” “我是看你才......我不想离开江城。”阿桃老家苏北是个贫困地区,平原上一年四季长不出值钱的东西,她从十九岁下江南已经多年了也没有积蓄什么钱。 “江城

阅读全文

第4章:第四章

居东风拥有了周玉莲,就好像拥有了幸福的源泉。 他带着周玉莲去君山寺,月秋去烧了一次头香,早晨太阳还没升起来时就去了,他是携着周玉莲走路三公里去的,为了心诚拜佛的灵验。 他带着周玉莲去了无锡太湖边的灵山大佛烧香。他对周玉莲说:“我们以后去普陀山拜观音菩萨,以后生儿育女。说得周玉莲心里甜蜜蜜的,他又带着周玉莲去了南京和上海。 23 他俩像度蜜月一样依偎,像新婚燕尔一样亲密无间。 他俩荡漾在秦淮河的十里风景里,看钟山的峨眉苍苍,尝遍了秦淮河边的每一款食品

阅读全文

第5章:笫五章

“你小子,等着吧。”居东风用方言和朋友闲聊。周玉莲听不懂,什么够牛气的,接盘啊,板块不错啊等等。他们好像说着黑话。江城的老板有太多的不含糊逻辑思维的话,大都来自股市、网络。江城人开始变得让人们,尤其是外地人靠不上谱,许多老板也学着官场领导同志的作态,只讲半句话,让别人去理会和想象。 29 “在望江楼吃长江鲜做时尚人,看远方风景,浪漫绚烂。” 老赵看的书,社会圈子广大,有许多机关里的公务员做麻将友、游友和嫖友,有时还哼几句京鼓大韵或唱几句越剧《十八相送》梁祝唱词还真

阅读全文

第6章:第六章

“你让我在外面招风引蝶,养小白脸?我可不那么个本事,更没有那个爱好,我把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了,儿子就要参加高考了,别人都望子成龙,你管过多少儿子的事情?儿子学校里的家长会每次都是我去参加的。 “管儿子不用管太严的,望子成龙有啥用?望子成虫的事情还少吗?儿子长大了主要靠他自己。我长这么大,从当兵回来,爸妈又管过我多少,做生意开公司,现在又把一个工厂管理得井井有条富有生机,你管儿子的方法不对,你让儿子太偏心,你对儿子说现在社会上都是坏人,大街小巷穿漂亮时尚衣服的女人都是‘鸡’和老板养着的情人,有你这样教育儿子的吗?他就是读到大学毕业了走上社会,怎么去

阅读全文

第7章:第七章

“你这混球,来,我背你。”她低下背来。周玉莲觉得非常需要男人。丁作家去居东风机械厂里和工程师核对产品广告样本时,顺便到居东风办公室喝杯茶。听见居东风在电话里和王丽娟吵得很凶。 “不是我非要让黄梁到我厂里来。我厂里要用一个供货员。也就是采购一些零配件,用他比用别人好,我反正是要用一个人,黄梁在外面没有正式工作,拉他一把也是应该的,总不能看着他再进拘留所吧,我知道``````我懂``````他这个人本质并不坏,有一个好的环境给他,他会改掉坏毛病,好了,我的事你尽量少管。”居东风啪地一下放下电话机。 丁作家说:“居老板,和谁呀?别生这么大火气,

阅读全文

第8章:第八章

他的老板当大了,便开始有了更多的视角和思考。他不把出身于草根阶层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周玉莲放在眼里。他盼望遇见有 46 素质气质,文化品位,时尚高雅的漂亮女孩,最少有大专以上的文化程度,既成真正业务上的助手又做生活中的花瓶,还要是床上得心应手的‘日用品’。 居东风在企业发展初期创业阶段,需集中精力搞企业,外界接触不多,一些老战友老朋友联络不多。年底,居东风忽然打电话邀请了在官场和企业家的几十位战友,在大时代大酒店摆了三桌酒宴。在酒宴上每人发了一包中华牌香烟,并祝酒说:“各位老战友,不好意思,多年来我默默无问就是为了有今天的相聚,一晃二十年过去,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