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山谷阴影 第一章

一 郭建成 一九九o年秋天的一天,我和父亲郭林森到达白杨镇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那时,太阳还高挂在天上。镇上只有一条街道,处在公路旁。午后的乡村集镇显得安详静谧,整条街道在太阳的照射下白花花的有些刺眼。父亲还是年轻的时候离开了这里,有四十余年没有返回故里了。 如今父亲老了,刚退休在家不久,准备安享天年。但很不走运,他刚刚将疲惫的身子歇下来,病魔无处不在包围了他。有一天,父亲感到腹中的某个部位发生了异常的变化,有严重了不适感,便由我陪着去医院进行了全面检查。又过了些时日——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和父亲到医院取检查结果,当他从大夫手里接

阅读全文

第2章:山谷阴影 第二章

一 郭建成 进入黄昏,天气晴和温暖。秋天的阳光有气无力地照射在田野和村落上。从饭馆出来后,父亲领着我走过几道小巷,又穿过一排排房舍。在土路形成的小巷子里我们遇见几个农民与我们擦肩而过,还有几个在房前门口捺鞋底的妇女和在场院中玩耍的小孩。走出村里的群舍后,在我们的面前展现出一片片即将成熟的庄稼。田野里的空气潮湿温暖,掺和着玉米成熟时所有芳香和牲畜粪味。玉米秆子和叶片开始曲卷变黄,丰收待望。 “我们的老屋在白杨镇背后的牛槽沟垴上。”父亲站在田埂的土塄上指着前面的土山梁对我说。“进入牛槽沟要穿过白杨镇,然后顺着那条河谷进入牛槽沟后在往上走就到了。”

阅读全文

第3章:山谷阴影 第三章

一 刘深秋 我们在山上呆了一个多小时,除了欣赏大自然的风光之外,无事可做。面对着一堆残砖烂瓦,谁也没有太多的兴趣。就这样我们走马灯似的折回下山的路。下山的时候,郭林森让我领他们到二叔的坟上去。 二叔埋在我们家的祖坟地。祖坟是我爹当年盖我们住的房子时一起修建的。父亲给我爷和我婆修建了一座双人合葬墓。当然在那里修墓的时候同样请了风水先生看过后才定的点。我婆在逃荒的路途中死在了半路上,她没有看见自己儿子的所谓的英武和辉煌。但爹为了尽孝子之心和缅怀她老人家,还是为她修了较为风光的墓穴,现在那座墓穴已经非常陈旧了。墓是用青砖筑起,分两个墓门和墓室中间用砖隔

阅读全文

第4章:山谷阴影 第四章

四、郭建成 清晨,父亲起得比我们早,他已经把院子清扫干净。在这林木茂盛,空气清新怡人的地方,父亲似乎又回到了从前,身体充满了活力。这里的土地真像一方灵丹妙药,它扫去了父亲心中的重重阴影,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父亲吩咐我到镇上多买些吃的,最好能够一个星期享用。另外,让我买两瓶好酒和两条好一点的烟送给刘深秋,以表达我们的谢意。我对他说一定照办。的确,在我们来到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受到他的热情款待,让我们感激倍加。我们的运气真好,遇见了一个天生心地纯朴,热情友善的人。 太阳已升得老高,看着眩目晃眼。人们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突然聚集在这条狭长的乡村街

阅读全文

第5章:山谷阴影(五).刘深秋

牛槽沟仍然漂浮着淡淡的雾气,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已经隐去,一层层的云重叠着把天空遮盖着。也许正是层层浮云遮住了星星和月亮预示今天不是什么好天气。我们沿着牛槽沟里水冲刷而成的路走下来,一直走到白杨镇。白杨镇的公路上连一个人影也没有。公路上不但没有人,就连过往的车辆也不多,因为现在只能隐约分辨得出远处隆起的高低不一、灰色连绵的山峦轮廓。那些起早贪黑勤劳的人这会怎么也不见了踪影。 道路笔直平坦,两边的白杨树影影绰绰显得特别高大。我们没有在白杨镇等车,而是沿着公路一直朝前走,偶而从公路上驶过的汽车亮着刺眼的灯光扫着路面从我们身边疾驰而过,飞转的车轮带起一股猛烈的冷

阅读全文

第6章:山谷阴影(六)郭林森

煤油灯放在那只小铁箱上,它油腻的火嘴上不断地冒着细而长的黑烟,给我们投来一抹阴沉的微光。我躺在深秋给我准备的铺盖上,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这种痛苦不单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痛苦。要不是他救了我,我们恐怕连最后一面也见不上了。更糟糕的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对他说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哭丧着脸靠墙蹲着,显得六神无主。 “怎么办,郭师傅?”他恳切地问我。“你要一直躺在这儿,最终会死的,无论如何你不能呆在这里。我到村里去叫人,想办法把你抬出去。不过,在抬你出去之前,你要把一切都给我说清楚。” “别害怕,我决不会连累你。”为了让他听得更明白,我一字句地说。“我知道,

阅读全文

第7章:六、刘深秋

我感到他越来越神秘,冥冥之中好像和眼前这个人似曾相识,也许在梦里,也许在灵魂深处,但又感到非常的遥远和不可理谕。当他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我时,他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惯进了我的耳里。我一下惊呆了,瞬间脑子里像一枚重磅炸弹爆炸一样,对我来说它的效果并不亚于广岛上空的原子弹。我的身子猛烈地颤动着,激动得难以控制。 “别紧张,”他带着激动的口气说。“我们在一起已经几天了,也有了一定的接触,所以,别紧张。深秋,我的儿子,几天来我多么希望能直接面对着你喊出我的心声。但还是忍住了……我的强烈愿望。” 我看到他已经哽咽了,两股泪水从眼里流向耳边。这事情太突然了,它只

阅读全文

第8章:七、 郭建成

从白杨镇返回西安同样要用六七个小时的时间。路上没有什么耽搁,下了车我简单地在饭馆里用了餐,到了家里已近下午三点。母亲还在家里等待着,看到我进了家门,勉不了问起我在丹山的情况。我对她一五一十地讲述了我和父亲在那里渡过的详细经过。她听了后还较满意,原来一颗十分挂念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但她还是责备我不该把父亲一人留在那里。果不其然,仅仅过去两个小时,一封来自白杨镇的紧急电报又一次打破了我们的平静,一颗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看来,灾难来临总是祸不单行。电报是刘深秋发来的,内容很简单,说父亲出了事,让我再次返回白杨镇。虽然电报上加了“火速”二字,但我看了看表差一刻下

阅读全文

第9章:山谷阴影 第八 刘八斤

八、刘八斤 过去听老人说,人快死的时候,阴曹地府的小鬼会像狗一样嗅到将死之人的气味,前来索命追魂。因此,我静静地等待着,准备踏上我的新旅程。但我也不能走得太快,要不然我儿子郭建成会追不上我的。我一定要见他最后一面,给他和深秋把一切后事都交代清楚。我曾答应过建成,等我即将咽气的那一刻才能把过去所经历的一切坎坷和曲折告诉他。这一刻就在眼前,他却看不见我躺在黑暗与冰冷的地方。 在这充满了虚伪与谎言的世界里,做一个好人有多难啊。老实本分的人总是处世艰辛,时时处处得谨慎和小心翼翼。也许有些人还体会不到这一点,因此他们仍盛气凌人和飞扬跋扈,但如果有一天他们也像我

阅读全文

第10章:九、郭建成

在油灯的照耀下,深秋翻箱倒柜,把里面的东西统统取出来放在外面。我们最终决定用它装父亲的尸体。深秋和我抬着柜子试了试重量,的确板柜相当重。他对我说板柜是用核桃木做的,相当结实。 “怎样,光柜子咱俩人抬都够受的。”他说道。 我看着柜子,它有两米长,六十公分宽,八十公分高,觉得这东西装一个人到很合适,就是感到很可笑和荒谬无比。幸亏只有我们两人知晓。不过,话说回来人死如灯灭,人活着的时候轰轰烈烈,死了以后都是一副空皮囊同样置身于泥土,时过境迁都像尘埃和影子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有的人死了活着的人把丧事的场面办得排场、宏大,无非是想借死人之名赢得人们的赞誉,更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