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石小沟传第一章

1、迁居 林和玲决定迁居。准备从山东迁居到东北,理由是那地方有的是地,种田能多收粮食,不至于在家等着挨饿。因为林的一位表姑在东北,据说日子过的很不错。 林和玲结婚快十年了,他们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儿子最小还不到四岁。林是一个退伍军人,有过七年的部队生活,但是由于家庭成分不好,所以当兵七年也没入上党员,林把这一切都归罪于村书记,因为是他向部队告密的。所以林退伍后一直为这件事耿耿于怀,处处都和村书记过不去,可是最后还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干了一年的村会计后被拿下,这也是他决定迁居的原因。而玲出生在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位教书的.但九岁的时候就失去了母

阅读全文

第2章:石小沟传第二章分粮

这一年秋天到了,队里人整天都在忙着田里的活,而且干的也都卖力,因为这是大帮哄的最后一年了,明年就要根据政策的变动分产到户了。村子西边的场院里堆满了粮食,大人们在忙碌着,孩子们嬉闹着,到处都充满了收获和希望。 大家正在笑着、说着、干着手里的活计,突然听到一声惨叫,顿时,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寻着叫声望去,然后就听到有人喊:“不好了,赵力友家的小三被马咬了,快点来人呀”。喊声未落,老头们、妇女们、孩子们都一齐跑过来,想看个究竟,并且七觜八舌地议论起来,有的说:“这他妈赵力友家里真混,连个小孩子都看不好,干嘛吃的”,有的说:“哟,看把

阅读全文

第3章:石小沟传第三章竞选村长

一九八一年的春天,村里终于等到了改革开放的彻底实施。一天早上,林早早起来在自已家的后园子里整理菜园子,住在林家后面半山腰的小田子挑水从旁边经过,他看见林在园子里忙活着,就停下来搭话,他一边放下肩上的水担子,一边说:“老李大哥,你知不知道今天晚上村子里要选队长,你说,这回谁能当上队长呀?你打算选谁呀”?林抬起头,看了一眼小田子,面无表情的,但温和的说,:“这事我听说了,但到底选谁?我也没想好,反正谁当队长都一个样”。小田子知道林是个做事很严谨的人,轻易不会从他口中得出什么消息,也就不在说话了,挑上担子下山挑水去了。 小田子也是从山

阅读全文

第4章:石小沟传第四章一封信

林被选上了村里的副队长,这令林感到意外,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当什么队长,他也不愿意当,虽然玲心里感到高兴,但是当她看到林那若无其事的样子,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好。 春节刚过,队里就忙着办分产到户的事,村里把能卖的全都卖了,该分的也都分下了,林也分到了一头小黄牛,尽管玲埋怨林的手气不好,抓到了一头秃尾巴牛,可是林心里还是很满意的,因为村里还有好几户什么也没得到呢!反正就那么多牲口,没抓到的也只好认倒霉了,虽然这头小母牛小的时候被狗咬掉了半条尾巴,性子也不好,可是来年就能用来种地干活,再好点还能下个小牛犊,也是件很好的事,总比什么也没

阅读全文

第5章:石小沟传第五章丑闻

来年春天四月份,天气渐渐变暖和了,早晨的阳光照在正在融化的积雪上,反射的光线格外耀眼,村南边的那条小河已经成了一条冰带,带着刺眼的光蜿蜒着伸向远方,就像一条银丝带一眼望不到头,给这个遥远而又幽静小村增添了一丝活力。 林一大早起来在院子里一面劈着柴火一面寻思着,家印去城里接家诚,都去了两天了,今早怎么还没回来呢?要是等到中午待雪化了,今天又来不了了,他自言自语着不禁抬起头向下沟望去,很远外果然有两个黑影向这边走着呢!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想这回肯定是妹夫接到人回来了,然后抡起斧子继续劈着柴火。 其实,林最关心的并不

阅读全文

第6章:石小沟传第六章私奔

家诚和小田子家里好的消息很快传到到了家印的耳朵里。 这一天,家印刚从下沟推碾子回来,还没等进家门,娟就跑出来一股脑的把她听到的消息说给家印听,家印听了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是嘴角上的两撇胡子跷了一下,然后嘻嘻笑了起来,他简直不相信自已的耳朵,还以为娟在和自已开玩笑呢!就不当回事的一边拴好了牛车,一边将车上的几袋面粉从车上搬进屋里去。平见他没把自已的话当回事,就生气的说:“都出了大事了,你还在那傻笑什么?你们哥们没一个有出息的”。家印见平生了这么大的气,正想问个究竟,却忽然从后窗看见梁大魔丈弯着腰往自已家走来,这下家印好象才刚刚感觉到

阅读全文

第7章:石小沟传第七章选择

家诚被找回来之后,被哥哥和嫂子等一些人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后来送到佑川那去干石匠活,家诚从小身体就不好,瘦的像根柴活棒子似的,实在吃不了那个苦,在那干了还不到一个月就支撑不下去了,后来家印和林以及姑姑商量后送他回山东老家了。 那天家诚临走的进候好象总是有心事似的,想说但又不想说,支支悟悟的在那很难受的样子,不停的用手爪着头皮,低着头眼皮也不敢抬起来,这点被细心的玲发现了。 玲用手推了推坐在身边的林,用头向家诚那挪挪,意思是让林看一下家诚的那种表情,林心领神会的看了一眼坐在炕梢的家诚,果然发现他有问题,然后咳嗽了一声,对

阅读全文

第8章:石小沟传第八章搬家

第二年春节刚过,小村里的人们还没从春节的喜悦中脱离出来,大雪仍然不停的下着,把整个小村都淹没了,一切都是白色的。 这天清晨,林早早的起来给牛拌饲料,他刚从牛棚里出来,见表姑满面笑容的走进来,林赶紧放下手里的筛子请表姑进屋。 表姑进了里屋,屁股还没挨炕沿,就挤鼻弄眼的对林说:“佑林呐,你听说了没有,东头的赵力友要搬家了,对了,好象大纹家也一起搬走,你说这帮人都是咋地了,这个也搬,那个也搬,去年一连搬走了好几家,今年这节还没过完呢,这又要走两家,这村里的人是越走越少了,多没意思啊!你说”,说完,两手拍了拍大腿,又将两手摊开,一脸无耐的样子。 林听了表姑

阅读全文

第9章:石小沟传第九章恐惧

春天的却步越来越近了,附盖了整个小村的积雪开始融化了,远远望去,整个山村都变成了冰河世界,太阳升起来照在那条一年四季流淌的小河上折射出道道耀眼的光弯曲着也不知道拐了多少弯一直伸向远方。 村子里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整个村子现在数数也不过只有十二几户人家了,由于人少了,地却没变,所以林家又多分了五六亩地,这对于林来说工作强度也越来越重了。冰雪融化之后,小村里的人们就又开好始忙碌了,人们就象刚过完冬眠的动物一样开始蠕动着。 这天清晨,林牵了自家的那头断了多半节尾巴的老黄牛,扛了梨仗、牛套正准备去找妹夫和表姑夫一起去耕地,刚走到前街上,忽然,小柱子骑着房起梁的

阅读全文

第10章:石小沟传第十章爆发户

整个小村一直被恐慌胧照着,村里所有人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病魔惊呆了,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村里凡是有女孩子的家庭全都看的严严实实的,连大门都不敢出,林和玲同也样担心,把两个女儿关在家里,哪里都不让去。所幸表姑家的女儿没事,过了几天,出院回来了,大家这才放下心来。又过了十几天,村里也再没有在出什么事,只是村东头的郑有年和老史队长家里还沉尽在在悲痛之中,犹其是老史队长家里的始终无法从悲痛中解脱出来,见人就说,而且泪流不止,因为在她眼里,她家三妮在家里五个孩子当中是最老实最听话的一个,而长的也最漂亮。没过多久,她的头发就白了一大伴。 随着时间的推移,村子淅淅

阅读全文

第11章:石小沟传第十一章 电影

这一段时间林一直在犹豫着,玲、二弟、还有表姑的话一直困扰着他,他有时候竟自言自语道,难道我的思想真的落伍了吗? 时间就过样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又要到秋收的季节了。不过还好,现在玲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二女儿静也小学毕业了。因为要想上初中要到二十多里路以外的于家店上学,不但路途遥远,而且还要翻过一座山,再加上那座山很长,常有被劫持的消息,所以林为了女儿的安全,最后还是决定不让二女儿再继续读下去了。就这样,家里也又多了半个劳动力,对今年的秋收也是一个很好的帮手。林蹲在自家的一等地头上抽着烟,望着眼前这片金黄色即将等着收割的大豆寻思着,憧憬着……今年真是个丰

阅读全文

第12章:石小沟传第十二章 过年

这一年秋收刚过,林正在因有了一个好收成沾沾自喜,他看着包米架子上堆着满满的那金黄色的玉米棒子,还有仓库的二十几麻袋大豆,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从来没有过的喜乐。 东北的冬天来的真快,小村里的人们还没有从秋收的喜悦中回过神来,天上就飘起了雪花,小村里的一切又被大雪淹没了。 林和玲在这个小村子生活了快九年了,经过他们的努力,生活现在已经好多了,不但家里填了一套新家具,而且还有了几仟块钱的存款,两个女儿都已经长大了,而且都很健康,也很漂亮,人见人夸,儿子小桐也考上了中学,而且成绩很优秀,学校里的老师和校长都很看重他,培养他,这一切都让林和玲感到高兴,感到欣慰。

阅读全文

第13章:石小沟传第十三章 提亲

这一年春节刚过,表姑就来找林和玲来说关于她给大女儿提的那门亲事,林和玲是不打算同意的,因为她们不想在东北给大女儿找婆家,因为他们现在仍然没有最后决定是否会一辈子留在这个地方,虽然林时常说他一辈子也不愿意在回到老家,可是他心里并没有决定。另一方面,女儿才十九岁,还没到非要嫁人的年龄,尽管在半年前表姑就来说这件事,可是直到今天林也没有同意,今天表姑又来提及这件事,林和玲一时间却不知如何是好,因为他们还没想好怎么对表姑解释。这件事对林来说是件很难办的事,一方面表姑是个大好人,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也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他不应该拒绝,另一个原因是,表姑提及的那家人的

阅读全文

第14章:石小沟传第十四章 道别

一九八七年秋收刚过,表姑和表姑夫最后决定搬家了,他们想搬回山东老家去。一来是自已的女儿长大了,到了该找婆嫁的年纪,二来两个人觉的他们也都老了,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如果现在再不搬,过几年想搬也搬不动了。 这天晚上,林和玲刚收拾完堆在院子里的一大堆玉米,表姑就来了,他一进门就拉着玲的手把心里的决定说了出来。玲听了表姑的话一方面为表姑高兴,一方面又感到失落。因为在村里表姑是自已这么多年来最让她信赖的人,虽然小姑子也住在这儿,可是她们的感情并不好,两家不担没有过的亲密的来往,而且还不时的炒嘴,虽然左邻右舍相处的也很好,可是玲还是觉的表姑走后自已会感到不舒服。

阅读全文

第15章:石小沟传弟十五章 回家(结局)

冬天的积雪渐渐的融化了,汇成条条溪流流入村前的那条从末间断过的小河,咕咕的浪花欢唱着顺着弯弯曲曲的河道前赴后继的簇拥着奔向远方,草屋上面的雪也渐渐的变少了,被融化的雪水顺着屋沿往下滴,汇成一个个冰柱一直和地面凸突起的冰唾相接,房前房后排成两例,屋子里面不时的有一股股热气涌出来,这情景就象是神话故事里面讲的冰城一样,美丽而又神秘。河边的柳树被风吹的摇来晃去,鸭子在河水里高兴的呱呱叫着、相互追逐着戏水,田野里成群结队的牛羊悠闲的一边走着一边啃着刚刚从冰雪里钻出来小草的嫩芽,春天又来了。 眼看着就要种庄稼了,可是林还是没有回来,玲越来越着急,他盼望着林能早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