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第一章 铜铃

每年春节大相国寺都香火鼎盛,前来祈福还愿的香客络绎不绝。而初三初四两日,寺里的云破大师会亲自解签,引得香客早早前来,希望有缘得高僧指点。云破大师平日深具简出潜心修行,并不轻易见客,哪怕是初三初四两日,也不过替十位香客解签。这十位香客也并非来得早就能得他指点,一切皆靠缘分。 缘法无影无踪却又千丝万缕,冥冥之中的命数谁也难以窥破。云破大师端坐在大殿偏角,阖眼轻捻佛珠,细看可见他嘴唇微动,无声念着佛经,唯有挂在佛珠上的两个铜铃撞击出些微声响。香客一一从他跟前经过,却无一能触动他分毫。今日云破大师已经解了九支签,第十个有缘人会是谁? 包思善朝后头

阅读全文

第2章:第二章 浓雾

到空处站定,包思善摆足了架势,大有一拳打倒展昭的意思,谁知才迈开一步,出拳不到一半就扑通一声自己跌倒了。展昭定在原处留心着声响,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措手不及,赶紧上前两步扶起她,“怎么就摔了?” 包思善拍着身上的雪沫,觉得丢脸丢大了,还没开打呢,就自己跌倒了。有些懊恼,“踩到裙摆了。”平日里她也是个皮的,甚少穿这样繁复的衣裙。大过年的,包夫人说她怎么也得有点大家闺秀的模样,硬是给她打扮了一番,裙子比寻常穿的略长一点,确实斯文秀气许多,只是不宜施展拳脚。 展昭一听,忍不住笑开,大致可以想象她是做何打扮了。“罢了,大过年的动手动脚确实不宜,你

阅读全文

第3章:第三章 做客

百书斋铺面不大,里头的东西却不少。文房四宝各类诗词自不必说,最有特色的当属四处搜罗来的古籍。林宝喜欢搜罗奇闻异志改成段子,每隔一阵就要来看看,久了百书斋的伙计见有新书到便会顺带地知会他一声。而包思善闲暇时也喜欢看杂书,也是百书斋的常客,她跟林宝就是在这相识,且一见如故。 到了百书斋,包思善跟着伙计前去看新到的古籍,展昭则在书架前随意翻阅。他并没有看书的闲情逸致,但包思善常把她喜欢的书借给他,渐渐地养成了每日睡前看几篇杂文的习惯,也颇为有趣。当然,那些书都是包思善的。他多少能从中瞧出她的喜好,是以,在书架高处落灰的角落里发现了这本破旧古籍时,他

阅读全文

第4章:第四章 妖夜志

虽然包思善对出门做客有些不上心,可到了李府又觉得出来走走也不错,尤其是被李二小姐拉去园中玩耍之后,心中的那点不乐意早就散了。园里的梅花开得正好,几个小姐正在亭子里喝茶赏梅。包思善还未到亭子就一眼看到了庞丽,庞丽也瞧见她,有些不屑地略抬了抬下巴转开眼。 李二小姐轻扯一下她的衣袖,笑得有些歉然,“她就那脾气,不搭理就是了。走吧,元欣等你许久了。”包思善微抿了抿唇,出门前得了包夫人和展昭的叮嘱,也不想好友为难,转眼去找陈元欣的身影。那个庞丽不就是想显摆么,处处都想压她一头,哼,且让她一回。 转眼间,一个姑娘从亭子里迎了上来,笑吟吟地拉着包思善,“你

阅读全文

第5章:第五章 阴风

包拯从府衙归来不见包思善,以为那丫头还在展昭那,突然间觉得平时喝惯的茶有些不是滋味起来。闺女大了总有那么一天要出门,他这心里还真有些别扭。想她年幼时总是在差不多的时辰守着他回家,爹爹长爹爹短的叫唤,如今被她挂在嘴边的却是展大哥。展昭自然是好的,他一直把他当子侄看待,可说到把女儿托付给他……蓦地,他摇摇头,八字都没一撇呢,依他看,展昭对思善多半是兄妹之情,扯不上旁的。 放下茶盏,问道:“思善还没回来?”包夫人笑着,“早回来了,展护卫送了本书给她,正在屋里看。”见包拯面带笑意,知道他对展昭万般满意。不要说他满意,就是她也满意,展护卫那样的人

阅读全文

第6章:第六章 困

十五未过,常乐茶馆里说得还是才子佳人的段子。这种段子林宝驾轻就熟,张嘴就能说,一口气说上十段都不在话下。讲了两段逗乐茶客后下台寻到包思善的桌子,包思善给他倒了杯茶,道:“林大哥,新段子打算说什么?”才子佳人的段子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林宝抿口茶,咝了一声,道:“我打听过,各家茶馆都想拿最近的迷雾编段子。”这无疑是时下最热门的话题,可大家都在编,要脱颖而出难啊。 “你打算怎么说?” 林宝摇头,“没有头绪。”包思善嘿嘿一笑,“我得了本古籍,里头说的事闻所未闻,若是改成段子一定出彩!” 林宝眼睛一亮,连忙道

阅读全文

第7章:第7章

飘忽的火光熄灭,四周顿时陷入黑暗,随之而来的还有庞丽紧紧地抓附。展昭眉头拧紧,有些艰难地将她扯开一些,“庞姑娘,只是灯笼灭了。” 庞丽浑身颤抖着不敢松手,灯笼怎么会无缘无故灭了?分明是刚刚的阴风吹灭的!这雾就是鬼怪作祟!她怕极了,眼泪在眼里打转,见展昭抗拒地拉回衣袖,心里又气又怕,大小姐脾气顿时冲了上来。“展昭!你们开封府的人就是这么当差的?本小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当的起吗?”这种时候让她扯一下袖子能怎么样? 展昭嘴角微沉,她这说得是什么话?略顿了顿,他当做没听见她的话,带头迈开步子,“跟紧了。”争论无益,还是快些出去才是。庞丽一愣,有些意外他的反

阅读全文

第8章:弟8章

雾在上元节晚上出没了一回之后又没了踪迹,叫人摸不着头绪。外人不知道其中的细节,包思善却不然,展昭亲口说了里头有邪物,她更加不能安心。展昭再厉害也是肉体凡胎,拿什么跟邪物斗法?故而,勉强在开封府安静了两日之后她瞒着包夫人偷偷溜往大相国寺去了。 许是大伙都被那诡雾搅得心慌,来大相国寺烧香拜佛求平安的人特别多,包思善也是来求平安的。既然展昭不收她的铜铃,那她就另给他求个平安符。可当小和尚双手奉上平安符她却有些说不清心中感受,也不知大相国寺一天要送出多少这样的平安符。是展昭面对的不是普通邪物,这个只怕用处不大。心念一转,既然云破大师赠了铜铃给她,她去求求或许能

阅读全文

第9章:第9章

常乐茶馆似乎比往常更热闹了,包思善跟如喜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竟寻不到空位。如喜见状便道:“小姐,不如我们回去吧。”她们不过是路过这顺道进来瞧瞧,既然没有位置回去也好,出门时夫人就叮嘱了别在外头逗留太久。 包思善觉得有些扫兴,她还想听听林宝的新段子呢。瞧这座无虚席的盛况,她有些心痒。正打算走,听见台上的林宝道了句预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她眼睛一弯,林宝得闲了。 林宝在台上就瞧见她了,一下台就迎上来,“思善,可把你盼来了!我还等着你给我送古籍的手抄本,今日可给我送来了?”他一副讨债口味听得包思善一愣,继而才想起自己前些日子送来的手抄本,有些尴尬地笑笑,“你不

阅读全文